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从相貌上来说,若英大概是蛇精们的终极追求。
她的脸还没个巴掌大,尖下巴,眼睛大而明亮,普通女生开瘦脸开到十级,顶多也就这种效果。
但是从气质上来说,若英却一点也不柔弱。
商門嬌醫
巫,在周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
对人类来说,沟通天地,祝祷鬼神,是非常重要的职能,也是让一个庞大的国家集合起来的重要仪式。
而若英,能够在如此重要的祭典之中占据C位,因为她不但是一名巫女,还是一名司巫。
换句话说,是巫师们的掌管者和统帅。
《周礼·春官宗伯》有云:“司巫:掌群巫之政令。若国大旱,则帅巫而舞雩。国有大灾,则帅巫而造巫恒。祭祀,则共匰主及道布及蒩馆。凡祭事,守瘗。凡丧事,掌巫降之礼。”
又云“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旱暵则舞雩。若王后吊,则与祝前。凡邦之大灾,歌哭而请。”
楚地风俗,和其他地方略有不同,但也相差仿佛。
冷酷總裁的迷糊寵妻
换句话说,巫师、女巫们,更像是一群专业的歌舞演员。
但他们娱的不是人,而是神。
漢魏文魁 赤軍
而司巫,就是这个舞团的首领。
这样的若英,是一名司巫,也是一名巫女,集俗世的权力与宗教的神性于一身。
而作为群巫之首,她的舞姿,并不柔弱,而是原始野性兼具力量,动静之间,力量十足,以现代的话说,真是A爆了。
这么好看的小姐姐,而且是A气十足的小姐姐,别说男生了,连女生都喜欢看。
当初郝凡柏面试若英的时候,简直忍不住要吐槽谷小白一顿。
什么?小白竟然不想要这样的女子追随侍奉?
美丽是一种武器,这样一个女子,只要开口,她就能得到这世界上99%的东西。
除了瞎子,也就只有脸盲到谷小白这种程度的人,才会无视她的请求吧。
当这女子,在众人环绕之中,向天空中伸出手来时,真的是求雨雨下,求天天光。
但这样的女子,却求不来云中君的停留。
追随着若英的动作,吟唱着“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的巫师们,向天空中伸出了无数的手臂。
不同的肤色,有的黝黑,有的洁白,有的粗壮,有的纤细,有的青筋暴突,有的遍布伤痕。
天空中,有奇特的声音响起。
像是风吹过了截断的竹筒,空灵无比。
由像是飞鸟的翅膀掠过疾风,变幻莫测。
众人下意识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那白色的云雾,已经笼罩了整个海上龙宫。
无尽云雾之中,只剩下这海上龙宫中的一片空间,像是云雾世界里的一个独立空间。
一时间,观众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在云端。
这里,好像已经不属于凡间界。
云层之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闪现。
他就那么站立在云层之中,影影绰绰,看不清楚。
但从身形上来看……
“是小白?”
“小白带着云中君来了?”
“真的是小白吧!”
这是谷小白,但可惜的是,只是一个投影。
甚至连谷小白的“双重投影”都不是的,完全由“历史的迷雾”投影出来的投影。
那身影,在天空中,云层上,俯瞰着下方。
看到那天空中的影子,地面的巫师巫女,疯狂地舞动着,他们的动作时而整齐划一,时而就像是完全发泄的动,完全为了精疲力竭,让自己精神恍惚,以与天人合一。
配上他们近乎祈求的表情,像是由内而外,燃烧生命一般的感染力。
众人从上方,俯瞰着下方舞台上的巫女吗,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他们的服饰、衣物,质感和现代的完全不同,甚至显得有些破烂。
就连若英的衣裙,也远不如现代的衣服那么精致。
他们的舞蹈动作,野性却又有格式的美,显然是一种高度发展的舞蹈,但又与现代的舞蹈动作完全不同。
每一个动作,似乎都能唤起人类内心最原始的悸动。
面对自然,面对未知。
那个时代,世界很大,人类很小,一切都是未知。
神灵在九天之上,妖邪在九幽之下,人类艰难生存,自然只能崇拜,却很难征服。
唐朝童養媳
掌禦幹坤 月醉
所以虔诚。
所以祈求。
所以祭祀。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飘渺又雄浑的歌声,弥漫全场。
那一瞬间,现场的观众们,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似乎看穿了时光,从现代到了原始,从文明看到了蛮荒,从未来看到了过去。
但人类却一直是人类,永远会向往着比自己更伟大的东西,那种内心深处的震撼,让每一个人感同身受。
天空中,那隐约的身影,似乎就要破云而出,降落在地面。
来了,云中君来了!
就在此时,突然又有一个身影飞了过来,向那中央的身影发起了攻击!
站在空中的人影,拔剑!
两个影子,在空中战成了一团。
钟声似龙吟,鼓声如雷鸣,云层之中,刀光如电闪,搅动似沸腾。
地面的巫师们发起了整齐的呐喊,他们挥舞着旗帜,举起祭品,似乎在向天空中的云中君,献祭自己的力量。
许久之后,天空中的斩杀了敌人,手持长剑的身影,静静立在空中,向下看来。
现场的观众们屏住呼吸。
刚才的那一幕,他们看得清楚。
云中君战云师。
谷小白竟然把这一段,也编入了这首歌里。
但天空中的云中君,终究没有降下凡间。
他在空中俯瞰下方片刻,转身飞去。
云中,那身影越来越淡,越来越小,然后终究消失不见。
地面上,歌声变得格外悲戚起来。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祭祀的巫师们匍匐在地上,剧烈地喘息着。
若英凝望天空,满脸忧伤。
现场一片寂静。
许多人看着地面上的巫女若英,心中忍不住开始脑补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軍婚撩人:少將嬌妻太惹火 悄悄醬
这样的小姐姐,她和云中君,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的心,已经完全属于云中君了。
可云中君是神灵,她却是人类。
什么时候云中君才会出现?
是否下次祭祀的时候,云中君就会降下?
这一刻,他们觉得自己不像是在看一场表演,而像是直接融入了这场祭祀之中。
这已经超越了流行乐,进入了艺术的范畴。
周静飞连续呼吸了好几下,这才找回了说话的能力。
但他却不知道说啥好。
过了半晌,他道:“如果刚才小白飞下来,那就是神作了!”
旁边,女朋友使劲扭了他的胳膊一下,让他直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