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站在一个老式的小区门口,方欣雨看着顾言问道:“真的没事?”
霸道冥婚:鬼夫饒了我 顧三
“没事!”顾言搂着她的腰,“别在这站着了,这是邻居吗?认出你来了?”
強制愛:壞男送上門
方欣雨看过去,只见一个大妈惊异地问:“小方啊?好久没回来了!”
她看着方欣雨,更多的是看他身边这男的。
器宇轩昂是没错了,几年没回来,这是终于找男人了?看架势,好像不是个穷小子。
大妈一时八卦之心爆棚,非常想去老方家坐坐。
神獸玄奇 甜粥添加劑
方欣雨挤着笑容:“是啊。”
说完就拉着顾言的手急忙往家里走。
到了楼门口,顾言抬头望了望,只见上面3楼的窗户边,缩回去两个人影。
商縱少年 一梵
昨晚就打过电话,她父母都惊喜不已,又哭又笑的搞得方欣雨也掉了不少眼泪。
电话里无所谓了,看看待会是什么反应。
到了3楼,门已打开。
方正刚和金秀芳都站在门里,看到方欣雨,金秀芳就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当然顺便也用红了的眼睛看到了她手指上特别的戒指。
这是彩钻吗?好大!
顾言和她一起进了房间,方正刚和金秀芳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这一对一言难尽的父母。
一时沉默无言。
还是金秀芳先开的口:“昨晚小雨也不肯细说。小顾,我们还不了解你……”
顾言笑了笑:“确实,我很了解您二位了,但作为父母,应当关心女儿找了个什么样的人。”
方正刚和金秀芳都看了一眼方欣雨,丫头都说到那种程度了?
两人有点不自在。
顾言就平静地说道:“我孤身一人,现在自己做点生意,生活无虞,对欣雨也始终如一,这一点爸妈可以放心。”
方正刚听他直接就喊爸妈了,皱了皱眉,但想了想又恢复了表情。
做点生意生活无虞……那是多大的生意?开个小卖部过日子也可以叫生意的。
金秀芳拿胳膊肘捅了捅方正刚。
方正刚咳了两声,然后问道:“……小雨也一直不听我们的,只要你们好,我们做父母的也就放心了。我听小雨说,这几年你们一直是在乡下……小顾你现在做什么生意啊?”
方欣雨说道:“爸,他的事你别打听了。是顾言说,都在一起这么久了,该让你们知道,我才给你们打电话。我们就在家吃个午饭,见见面让你们知道我平平安安过得开心就行了,下午还要去鹏城。”
“啊?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不多住两天吗?”金秀芳有点慌。
方欣雨摇了摇头:“已经安排好的。”
方正刚欲言又止,顾言笑道:“确实已经安排好了。不过以后的日子还长,慢慢了解吧。见到我们,爸妈多少放点心,知道欣雨没在吃苦。”
两人怕说什么方欣雨发飙,搞得有点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顾言觉得也不能什么都不说:“我跟欣雨现在住在江北西部那边那个新成立的生态旅游示范区,结婚证是已经领了的,还没办过婚礼。”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都低着头,有点生闷气。
根本就不问过他们。
但女儿都做得出断绝联系几年的事了,现在要是说什么彩礼不彩礼,会不会以后钱都不寄了?
方欣雨叹了一口气:“爸,妈,你们就不能像别家父母一样,过点安安稳稳的中老年日子,别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吗?”
“女婿”在这,两人脸上有点挂不住。
顾言说道:“既然我跟欣雨都已经结婚了,你们也是我的父母,不用担心晚年过不好。一家人是应该什么都说的,但我情况确实有点特殊。今天我过来,大概别人也安排好了。我问问看。”
方欣雨有点不明白,就听顾言打电话说道:“老高,你们是不是对我老婆家也做了布置?”
“是,避免您的行踪被有心人注意到,从这里下手。”
顾言摇了摇头:“安排他们也到陈家湾那边是不是省事些?”
“那当然,不过一切看您的安排,我这边人手是够的。”
“行,我知道,辛苦了。”
顾言挂了电话,方正刚和金秀芳听得惊疑不定。
什么叫对他老婆家也做了布置,什么安排到陈家湾?
顾言对方欣雨温和地笑了笑,然后就对方正刚两人说:“以后还是就安安心心过点好日子吧,一家人总要像一家人。我跟欣雨在那边也认了个义父义母,是原来欣雨工作那家公司余秋一家。往后也不用工作,但恐怕跟我们一起住到那边去更加安全。”
安全?
方正刚迟疑地问:“小顾,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顾言摇了摇头:“现在知道这个只有坏处。放心,陈家湾那边的条件很好。只要是安心过日子,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欣雨说。”
两人看了看方欣雨,那敢说吗?说了有用?
方欣雨也已经想明白了,心底一时泛起柔情,温声说道:“爸,妈,就算顾言就是你们以前想象的乘龙快婿,如果你们还跟以前一样,也还是没好日子过,一家人不像一家人。就听顾言的安排吧!”
方正刚和金秀芳都不吱声,这有点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什么叫知道他的身份只有坏处,还安全不安全的,不会是做犯法生意的人吧?
这也叫我们想象的乘龙快婿?
两人一时大悔,小雨这孩子怎么就找了这样一个人?
顾言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就说道:“欣雨明年就30岁,您二位年纪也大了,享享清福。住在一起,将来跟孙子也亲。”
“住到乡下去,这……这……”金秀芳一脸纠结。
方欣雨嘟哝着:“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想住到那边去呢。”
“先去看看也行,我安排人先把你们送过去,等我们从鹏城回去。”
火靈術 電墨
方正刚忍不住问道:“小顾……你做的生意,没犯法吧?”
顾言楞了一下明白了过来,笑着说:“怎么会呢?放心,我可是党员。”
方正刚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说你身份特殊,还涉及到我们的安全……那爸能不能知道,你是什么级别?”
顾言很有深意地笑了笑,还是旁敲侧击的啊。
“行吧,也确实需要你们别想太多。”顾言拿出了手机,“什么事该做不该做,那就等会说说吧。”
说完他就直接通过已经架构起来的专门通道,用手机拨了一个视频过去。
方欣雨就听他手机的外放里响起一个声音:“顾院长,小余的婚礼办完了?”
方正刚和金秀芳觉得有点耳熟。
顾言笑呵呵地说道:“是啊,有点私事。我现在在我老婆家,我这老丈人丈母娘关心我的身份问题,我也不好说。让他们见见您,后面把他们接到陈家湾去。我老婆的事,上次也跟您聊过的。”
“一家人,是得把问题解决了。行,让我和二老说说话吧。”
顾言就把手机递了过去。
方正刚和金秀芳一看屏幕上的人,吓得站了起来。
他拿着手机直哆嗦,看了一眼顾言,又看回屏幕:“唐……唐元老……”
唐远峰笑得很温和:“是真的,不是演员。”
说完还把手机到处晃了晃,屏幕里出现的正在开会的人,看得方正刚和金秀芳脸色发白。
找演员还能找这么多都这么像的?
“我听顾院长聊过家事,作为他的入党介绍人我得说两句。我们工作了一辈子,不就是为了下一代生活幸福嘛。您二老还是听他的安排,和女儿住在一起颐养天年的好。”
“是是是!听元老的。”方正刚头上汗直冒的,羞愧难当。
合着自己两人的那些心思,元老都知道了?
这女婿也真是的……和元老这么熟,还讲这些事?
顾言伸手拿回手机,方正刚如释重负。
嘿妞兒我要泡你
“见笑了。明天去一趟任总那边。”
“好,那我们继续开会。”
顾言点了点头,挂断了视频聊天。
屋子里贼安静,方正刚和金秀芳感到莫大的压力。
顾言笑了笑:“慢慢了解。爸你下棋吗?”
“下……下……”方正刚都不太敢正眼看他。
邪王駕到:棄妃寵上天
他慌忙地去拿出棋盘摆在茶几上,顾言开始跟他玩了起来,方欣雨拉着她妈妈去厨房了。
顾言先架了一个炮说道:“希望女儿攀上高枝过上好日子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我确实心疼欣雨,你们以前也做得太过了。”
方正刚先下着套路棋说道:“是……是……”
“现在她男人什么都不缺,但她还是一直盼着跟你们感情好,你们真心为她着想。”顾言借势说道,“我的身份非同小可,但如果爸妈你们非得借我的身份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欣雨性子烈,只怕会做出让大家都不想看见的选择。不能让她难做人。”
“……一定,一定!”
“好日子是不用愁的。”顾言笑道,“我也希望一家人和和气气的。”
離婚不離家:腹黑老公小萌妻 金銀童
“我懂,我懂!”
“陈家湾那边环境确实不错,我在那边负责。”
“住过去,住过去!”
方正刚整个人都是懵的。
别的他还不知道,但他知道这女婿不好惹!
太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