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祖大寿被常宇以阿济格从鞑子手中交换过来后直接委以重任,坐镇宁远总管军务,这手棋对朝廷来说是步险棋,不光内阁朝臣觉得太过托大,更别提多疑的崇祯帝了,当时反对声一片。
但最终崇祯帝还是咬牙同意了,这主要取决于他对常宇的信任,相信常宇的安排。
但以他的尿性当然不会信任祖大寿了,所以令吴孟明派遣大批锦衣卫出关去了宁远盯着祖大寿,若其有任何异动能抓就抓能杀就杀。
于此同时还不忘暗中安抚扶植吴三桂的人,御下之道讲究的是平衡,不能让他们一条心,若是相处的太融洽万一祖大寿又要降,那宁远就无反抗之力了,这才是为什么吴孟明会私会吴三桂的心腹好兄弟方光琛还恰好撞见了晋王府郡主。
而祖大寿也是个有意思的人,他和崇祯帝早有嫌隙,在当年崇祯帝杀袁崇焕时把他吓的跑回锦州后轻易不离开军营,生怕被东厂番子和锦衣卫的人抓捕,至此十四年了,君臣再无见过一面,从君臣变成了笔友。
这期间,崇祯帝对让他是又恨又感动,祖大寿对崇祯帝呢是又怕又忠心,仅凭死守锦州便可见其忠心耿耿,不得不说俩人的关系相当畸形。
后来祖大寿投降了,崇祯的反应比之得知洪承畴投降的反应小了很多,如常宇所言那般,祖大寿尽力了,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原谅的降将。
俘虜黑暗天使 安悠韻
这一次常宇将他换回来后,他依然没有进京面圣,崇祯帝也没下旨召见,两人依然维持原本的那种诡异的关系,一个依然疑心重重,一个依然不声不吭的埋头做事。
也不能说祖大寿一声不吭,在常宇南征这段时间,他折子可没少上,但只口不提自己,哪怕为当年投降做一句辩解,或者感恩皇帝没忘了他还重用他之类的话。
一句都没有!
上来就要钱要粮食,胃口还不小!
崇祯帝知道边防的重要性,宁远作为关外孤城更是重中之重,于是咬牙给他拨了二十万两银子,因为那边要重修塔山堡,而在锦州的鞑子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开工的,所以说即便此时鞑子发动不了大规模的战争,但小冲突是免不了的。
银子还能挤挤,可是粮食呢?
朝廷都在饿肚子了,京城每天都饿死多少人,哪还有粮食,偏偏这厮一张嘴就要十万石……崇祯一想到这就气的不行。
可祖大寿才不管他气不气,不停的催,这次还让锦衣卫的人以急报送来,崇祯好一番大骂才逐渐消气,于是就想到了常宇,或许只有他才能解决这件事,看看能不能将从济南抄刘泽清的家底分一些运往关外,又或其他办法。
婚令如山:遵命,老公大人 箬寧寧
我的校花大小姐
養屍為夫 藍大大
所谓能者多劳,谁叫小太监既会打仗又会捞银子还会抄粮食,不知不觉中崇祯帝对他早已形成了依赖感,而常宇也不负所望的成为了皇家擦腚官。
豪門總裁別放肆
但常宇一时间想不通祖大寿为什么这么急催粮草,他在宁远的时候查过库存,粮草储备还算充足,毕竟吴三桂这几年经营的好加上年初那场宁远大战从鞑子那里也得到不少战利品,按说省点吃应该也能撑个小半年的。
不过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太陽照常升起
宁远关外小城土地贫瘠收成仅够糊口,却因开春那场大战误了春耕失收了一季,让老百姓断了粮,城里那些库存虽够支撑几个月的军粮却远不足救济几万老百姓的。
明末英雄
不过祖大寿也不可能将粮食全部拿来救济百姓的,以他的性子当年都杀人充军粮,绝对会先紧着麾下兵马用,但因现在要修塔山堡需大量劳力,没吃的老百姓自然不会干,而之所以催的这么急,倒非那边已至山穷水尽,常宇估摸宁远的存粮至少可供全城人口食二个月的。
而是因为那边要下雪了,马上就会大雪封山封路,到时候有粮食都未必运的过去,祖大寿这是未雨绸缪。
中秋临近,即便在后世的京畿一带已有初冬的感觉,关外已算入冬有些山区下雪也常见,何况这个时候大明朝正处于小冰河时期,冬天来的早也冷的很!
但眼下到处粮食都告急,哪里给他弄去?
崇祯帝本想着从济南刘泽清那里分拨一些过去也被常宇否定,那是准备西征的军粮,一颗都不能动。
还有扬州的汪氏兄弟此时虽也在筹粮,只是比之关外京畿的饥荒形势严峻真的无法再分拨出去。
只能让他稍等等,待两三个月后给他送一批番薯土豆去,常宇有此打算,但崇祯帝觉得一来宁远那边能否撑到那么久,二来一点粮食不拨会不会让祖大寿胡思乱想,万一……,第三那时候大雪封山运输不便啊。
一时间君臣两人皱眉无语,在半山腰的歪脖子属下坐着沉思,常宇抬头看了看这科枝叶茂盛的大槐树,心道,堂堂皇城中怎么种可槐树呢,这不是城中又鬼的意思么……
高第!
胡思乱想之际,脑中灵光一闪。
高第坐镇山海关,是眼下大明真正的国门,宁远仅算是国门外的桥头堡,可是这时候的山海关又有那么点鸡肋。
名为国门,实则出力的抗压的都是宁远城。
山海关实则躲在后边清闲自在。
但毕竟是国门,朝廷非常重视山海关,粮饷调度有优先权,而且关内土地肥沃军队亦有屯田,除了自立更生外朝廷也会拨款拨粮草,虽说时有断饷但一直都没缺过吃的。
所以常宇的意思是先将山海关的储备调往宁远,而后在慢慢的挤挤分期调粮给山海关,可是听了这个建议后崇祯帝苦笑:“高第未必会愿意啊!”
“一道圣旨下去,莫非他还敢抗旨?”常宇不信邪现如今那个军阀还敢抗旨违令。
旁边的吴孟明叹口气:“常公公,高第自是没胆子明着抗旨的,但是这年头谁手里有点吃的会拿出给别人,不信的话这边圣旨一下,那边高第就哭穷手里粮草不足,你若遣人去查他就藏起来”。
“他手头足不足遣锦衣卫去查,不足就以他公报私囊或吃空饷问罪,足了让他无话可说!”常宇冷哼一声,崇祯帝和吴孟明对视一眼:“手段太过强硬或激怒那些将士引起兵变可就打不妙”。
边军历来最容易兵变,这种事倒也不可不防,然则眼下这局势常宇可顾不来太多,冷哼一声:“兵变,嘿,他高第若有胆子就扯旗反了,就山海关那几千人瞧臣能不能将他手下屠光了重新遣兵守关!”
“好,既然你说了,这事就交由你去办”崇祯帝一拍手:“这些守边大将一个比一个难缠,但相信都会给你些薄面,此事没人比你合适了”。
常宇呃……我靠,被算计了!
这老狐狸,原来在这等着自己呢。
看着崇祯帝和吴孟明得逞的笑意,常宇忍不住叹口气:“得嘞,臣自己拱着去的,怨不得别人呀,臣,明日便去”。
“倒也不急”崇祯帝解决了一个麻烦开心的紧,拍着常宇肩膀道:“后天就中秋了,吃过团圆饭再去也不迟,还有……你打算在节前还是节后乔迁啊”。
“呃……那不如就定在中秋当天吧”常宇随口说道,崇祯帝咦了一声:“不太好吧,中秋那天阖家团圆要吃团圆饭的,你那些宾客怎好登门祝贺呢”。
常宇笑了:“皇上,臣有一事不解想要问个清楚,臣乔迁时若有同僚或朋友送贺礼算不算受贿,都察院的御史会不会参臣一本啊”。
崇祯帝大笑:“你年纪小不懂人情世故,难怪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这贺礼和贿赂完全两码事,贺礼是人情礼节,受贿则是拿钱办事的违法乱纪之举,两者大不同”。
“是的,是的,人情礼节算不得贿赂”旁边的吴孟明也赶紧说道。
常宇哦了一声:“既然这样的话,臣也不要拒朋友面子了,臣是怕被那些御史骂呀……”
私有寶貝妻,總裁很斯文! 十裏雲裳
崇祯帝翻白眼:“你还怕被骂?”
“怕的,怕的”常宇耸耸肩叹口气,又看了吴孟明一眼:“吴大人,咱们算不算朋友?”
呃……吴孟明瞧了崇祯帝一眼,谨慎道:“至少是同僚吧”。
“既是如此,乔迁之时还希望吴大人光临寒舍蓬荜生辉什么的,礼么就不要送了……”常宇说着,吴孟明嘴巴咧好大:“空手去不太好吧”。
寵妻無度,王爺乖乖纏 水安然
極品弒靈師
“也是哦,那就现银吧”。常宇似笑非笑,吴孟明顿时目瞪口呆:“这……”
“怎么人情礼节都不顾了,真要空手上门?”
“那怎么会,届时自会让常公公满意”吴孟明赶紧道,崇祯帝哈哈大笑,指着常宇笑骂道:“滑头,吃不了一点闷亏,你是不是要从朕这讨点贺礼”。
“皇上看着给呗”常宇嘻嘻一笑,崇祯帝背着手举步往山上爬:“你南下平乱有功加上乔迁大喜容朕想想给你送个什么礼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