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广成子是莫元的依仗,或者应该说,整个玉虚宫都是莫元的依仗。
莫元可不是姜子牙这样将门中关系搞得不怎么好的弟子,他有混沌钟在手,又与杨戬友善,修为更是极其火速,展现的天资谁都不容轻视,再加上其人作为与截教牛魔王等人为难的急先锋,阐教弟子上上下下对其都是很有好感。
我的兒子是只公
是以,临来之前,莫元能轻松邀请到广成子来助自己撑场子,甚至还不止广成子,毕竟他对上的可是妖师宫,鲲鹏那厮可不好惹,莫元没做好万全的准备,又焉敢这般强硬,杀鬼车,甩白泽和九凤脸子?!
只听那广成子笑道:“还望两位道友给贫道一个面子,速速离开这真武神殿,不然的话,今日只怕贫道与两位却再难把酒言欢,而是要做过一场了。”
当初逐鹿大战之际,身为黄帝一方的帮手,三人也偶尔一起饮酒作乐,广成子虽然秉承了阐教一众金仙的高傲脾气,看不起截教一众妖魔弟子,但是对于九凤白泽这样成名在上古之际,甚至是在他修仙之前的前辈妖帅,还是颇为尊敬的。
事实上那个时候,单论道行,广成子还不如这两尊大妖,只是时移势迁,身为圣人门下的嫡传弟子,这么多年的苦修下来,广成子的修为这才一举超过两人。
白泽和九凤两人的眉头紧紧皱起,按理说他们两人是该给广成子这个面子,可是偏偏此事两人做不得主。
今日鬼车上门,乃是鲲鹏定下的试探之计,叫他二人跟来,一方面是怕鬼车出事,一方面却是想要压服莫元,省得这位新任的真武大帝不知深浅,日后再闹幺蛾子,与他妖师宫为敌!
梔子少女的曼珠沙華 殿·雪辰
可是如今这两个目的,却是一个都没达成,鬼车身死不说,这新任真武大帝与他妖师宫分明便是针尖对麦芒,一点也不让,更不曾给半点台阶让他们下,今日如要退去,三界神魔说不得当他妖师宫怕了这新任真武大帝!
鲲鹏必然不会满意这个结果,也定然不会容忍他二人的退却!
限制級特工_6
白泽道:“广成子道友,不是我等不给道友这个面子,委实是这位新任真武太过于咄咄逼人,斩杀我妖师宫大妖鬼车不说,我等让他去妖师宫赔礼,他却言行无状,出言侮辱我等,今日这个面子,是当真给不得!”
“笑话,尔等妖师宫在朕初临真武神殿的第一日便派那鬼车前来捣乱,此人大胆至极,擅闯帝宫,朕杀他亦是符合天规,又如何要与尔等赔罪?!”莫元冷声说道,却是没有半分退让的意味!
九凤见状又是大怒,她本就是因为广成子在场,才停下手,眼见莫元这幅模样,当下气道:“广成子,休说吾等是道友,今日你如是执意护着他,便是与我妖师宫为敌!”
“与你妖师宫为敌?”
广成子闻言,眉头微挑,却是笑道:“你妖师宫又算什么东西,也配做我玉虚宫的敌人?”
言语之中,尽数都是一股轻蔑不屑之意。
“你……!”
九凤再也按捺不住,脸色一变,抬手一掌便朝着广成子印了过去,然而她面对的可是广成子,可不是莫元,哪里是这般好对付的?!
却见广成子抬手一挥,雄厚法力当即凝聚出了一道青色禁制,将其人护住,那拳头砸了上来,青色禁制上光华一闪,随即将九凤的拳力尽数抵消,直接将九凤震飞了开去!
九凤原本便被广成子以落魂钟打伤了元神,此刻又被广成子法力反震,伤上加伤,终于是承受不住,闷哼一声,人在空中,却是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
“九凤!”
白泽惊呼一声,却是伸手揽过九凤的娇躯,一脸关切的道:“你没事吧!”
九凤轻轻摇了摇头,一张玉面已然是苍白如雪,她恨恨的盯着广成子道:“圣人弟子,果真是名不虚传!”
昔年广成子为黄帝师时,尚且才刚刚迈入大罗金仙,比之他们差的远了,可是就因为在圣人门下,这么些年来,却是后来居上,已然远远胜过了他们,饶是九凤心高气傲,想要教训一番莫元,可是有广成子横亘在身前,她除了暗自咬牙,如今也是没了半分办法。
“两位道友可是还要动手?”广成子问道。
白泽和九凤闭嘴不言,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彼此心中的那股无奈与愤恨,终于,白泽道:“今日既然是你亲自出马,那我和九凤就给你一个面子,只不过,我有一言提前说与尔等知晓,此事,绝不算完!”
说罢,他不再停留,拉着九凤便是朝着远处而去!
重生之豪門悍女
见状,莫元亦是松了一口气,他虽然表现的强势,可是内心实在是不想在此时与妖师宫彻底开战。
妖师鲲鹏毕竟是准圣三重天的强横存在,而且是老牌准圣,哪怕他来此之前,便邀请了广成子、南极仙翁、玉鼎真人还有杨戬等一众师兄师侄照拂,可是那毕竟是旁人的力量,这些师门中人可以助他退敌,却无法彻底替他铲除鲲鹏,鲲鹏这厮背后也站着女娲圣人,还有河图洛书在手,谁也不会替他承担这么大的因果,
而等这些阐教中人走了,那鲲鹏如是怀恨在心,隔三差五与他为难,他一个大罗金仙,却是极难阻挡。
现下这个局面正好,一是立了威震慑了局面,想来妖师宫的人却是不敢再这般视他如无物,二吗,则是没有全面开战,一个大罗金仙虽然贵重,可还不值得鲲鹏完全撕破脸,不顾身份亲自出手。
当然,就是这种情况发生莫元也无所畏惧,大不了这真武大帝不做了,躲到玉虚宫去,鲲鹏莫非还敢上圣人道场不成?
“师兄,此番援手,却是谢过了!”莫元冲着广成子拱手谢道。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师弟这真武大帝之位,可是用命从截教手里挣来的,也算是为咱们阐教添了几分光彩,咱们师兄弟帮你坐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广成子笑道。
情理之中个鬼,当真是情理之中的话,当初姜子牙那里,又有什么人帮他了?
这其中固然是当初阐教一众弟子被截教弟子堵在了玉秀山的缘故,可是在那之前,姜子牙请援兵围杀妖族七大圣之际,也只有紫薇大帝借出了麾下二十八星宿,其余几个帝君,哪怕是勾陈大帝,可都是半分表示都没有的!
帮人是情分,不帮人是本分,毕竟修仙一途,结的因果越多,越不利修为精进,便是圣人也是不敢随意承担因果,更不必说寻常的仙人了。
广成子和一众阐教仙人肯帮莫元,当真是极给面子的,对于这一点,莫元是心知肚明。
他道:“师兄说得对,咱们师兄弟之间,当是该互相帮扶,日后师兄但凡有所差遣,我必然无有不从。”
在广成子面前,用朕太过于生分了,不过莫元这个承诺,却是极有分量的,以他当下的修为,突破准圣是板上钉钉的事,届时有混沌钟在手,便是一重天境界,也未必逊色广成子多少,这样一个强大战力的允诺,是任何一尊强者都无法拒绝的。
“师弟有心了。”
广成子点了点头,对于莫元的表态却是极为满意,他道:“你新来真武神殿,贵人事忙,贫道便不多叨扰了,这便回山,日后如需相助,随时与贫道知会一声便是。”
歡喜記
“广成子师兄且慢!”
那坐在宝座上的敖茜此刻起身到了两人身前,盈盈笑道:“师兄好不容易来一遭真武神殿,我夫妻二人如是不招待一顿水酒,其余的师兄师侄晓得了,难免笑话我等,还是请留下来,品尝一番这真武神殿的仙酒吧。”
莫元亦是拉住广成子的袖口道:“就是此理,留下来喝杯水酒,也好让我夫妻二人一尽地主之谊。”
广成子却不过盛情,只是连连应是。
……
妖师宫,主殿。
鲲鹏坐在主位上,看着底下白泽和九凤那苍白的脸色,却是眉头紧皱,道:“你二人伤势如何?”
白泽道:“多谢妖师关心,我等元神微有震荡,却算不上什么大碍。”
“广成子,不愧是十二金仙之首,修为竟然已经到了这等地步。”
鲲鹏感叹一声,道:“可惜,如不是杨戬那厮盯着,本座定然亲至真武神殿,好生会一会这位阐教大能。”
杨戬!
闻听这个名字,饶是白泽和九凤见惯了大场面,心中也是一颤,实际在以前,哪怕是经历了封神大战的杨戬,也未必被这二人放在眼里,奈何两百年前,杨戬这厮独闯大雷音寺,却是让天下神魔重新认识了一番这位天庭第一战神。
以区区三代弟子之身,跻身准圣三重天的境界,力战如来佛祖,还占有上风,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是古今少有,但凡消息灵通点的神魔,如今谁又敢招惹杨戬?!
“这位新任真武大帝,当真是好大的颜面,竟然有这般多的阐教大能助他,当初姜子牙也远不如他。”白泽脸色凝重的道。
“妖师,难道我等就忍下了这口气?!”九凤不忿的道,她素来心高气傲,这番被折辱,还吃了亏,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这口火气。
“忍,自然得忍,不过咱们忍,不代表旁人也会忍,且等着吧,有人会出头的,届时咱们推波助澜便是,真当那大力牛魔王除了圣人门下,就没有别的跟脚了?”鲲鹏笑道,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他此话一说,九凤尚且不解,白泽却是眸光一亮,却见白泽指了指脚下,道:“妖师所说,可是下面这位?”
“正是这老货,这厮杀性极重,心眼又小,真武杀了他的女婿,他又岂会善罢甘休,等着吧,说不得他便在筹谋什么呢!”
鲲鹏得意一笑,道:“你二人且下去养伤,传令下去,这些日子让手下的孩儿收敛一些,不要与真武神殿的人冲突,咱们可不能做了旁人的手中刀!”
白泽和九凤躬身领命,却是随之退出了这主殿之中。
行至外边,九凤道:“白泽,你说血海那位当真会出手,牛魔王虽然算是他们修罗一族的女婿,可是他自从那鸿蒙紫气之争后,便再没出过血海。”
两人所言,乃是血海的冥河老祖,此人道行法力,都是圣人之下最顶尖的,距离圣人也只差一步之遥,更有一众先天灵宝护身,如不是差了一点机缘,早便成了圣人。
而牛魔王的原配妻子铁扇公主,正是这血海阿修罗族的罗刹公主,是波旬魔王的大女儿,从这层关系上看,牛魔王是修罗一族的女婿。
白泽语气肯定的道:“妖师与这位打过不少交道,甚至当初鸿蒙紫气之争,便是两人的暗中的谋划,他对于这位的了解,必然比你我多,他既然说会出手,那必然便是会出手的,你我静待便是。”
九凤不再言语,她虽然也活过了漫长的岁月,但是毕竟道行尚浅,这些顶尖大能之间的勾当,根本不是她这个层次能知晓的。
这二人下去布置,妖师宫主殿内,鲲鹏轻轻拍了拍手,一道通体漆黑的身影走了进来,那身影顶着一只虎头,面目凶恶狰狞,嘴巴犹如鹰喙,头上长有两根淡金色的龙角,一身气势,赫然是大罗金仙巅峰之境!
“穷奇拜见妖师大人!”那妖魔拱手行礼道。
鲲鹏满意的点了点头,穷奇乃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亦是当初天庭十大妖帅,深受妖皇喜爱,不过那一只穷奇早就陨落在了巫妖大战的战场上,这一只,乃是当初那名妖帅的儿子,这些年一直被鲲鹏倾力栽培。
“穷奇,此番本座召见你,乃是有一桩大事要交代给你,你且走一遭血海,面见冥河老祖,便说如果他想为牛魔王报仇,本座,还有女娲娘娘,都会站在他背后,叫他不必有所顾忌。”鲲鹏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