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还真是壮观的一幕,这一场战斗的胜利者又会是谁呢!”
三界改命群 緣封
战场的边沿一座高山之上,面具男远远眺望仿佛神话战争一般的人龙交战,赤色半身巨人和青白光龙造成的震撼余波实在是波澜壮阔,这一场战斗进行到了现在,谁也不知道战斗的胜利者又会是谁。
战场中央,青白光龙和赤色巨人纠缠在了一起,双方互相角力毫不相让,就在这时光龙的内部忽然爆发出一股波动,光龙威势更猛迅速爆发出强大力量,而一道身影则是飞掠而下直取地面的宇智波鼬。
“佐助这是在干什么,须佐能乎可是号称最强防御,不是一般的手段……不对,他手上的那一柄黑刀,卡卡西……”
韓娛but i love u
面具男正对佐助的行为大惑不解,忽然又见到佐助的手中多了一柄仿佛黑洞一般丝毫不会反射任何光泽的黑短太刀,这把太刀出现的刹那,他的心脏不自觉怦然激烈颤动了起来。
“咔……”
青白光龙爆发之后急剧衰弱随后消散,而佐助的蓄势一刀也已经斩出,挡在他和鼬之间的须佐能乎能量巨人仿佛遭遇了不可抗拒的力量寸寸崩散,而二人的身影再一次拉近碰撞。
恐怖的爆炸席卷四方,余波荡起滚滚尘海石浪,原本的峡谷彻底崩毁碎裂,山腹之中传来了一阵阵沉闷的轰鸣之声,外面的所有观战者都无法看清里面的具体情况,一个个心里都是一点没底。
黑名單上的守護者
……
“黑刀,想不到卡卡西竟然把它都交给你了。”
鼬双手抵住佐助的手掌,半截袖子和些许头发已然被刀气绞碎,好在并没有被刀刃劈砍到了身躯,要不然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是啊,你也没想到吧!”
佐助一手抵刀一手施展更大的力道,同时双脚飞速踹向处在下风的鼬,刚才须佐能乎被强行打散对鼬而言并非毫无影响,又遭遇了这接连的重击,宇智波鼬终于是支撑不住,整个人飞了出去跌撞在了岩壁之上。
“宇智波鼬,你觉悟吧!”
佐助右手舞刀缓步近前,欲要给鼬最后一击,这个时候的鼬忽然抬头,右眼袭出一道黑炎蔓延上了黑刀。
佐助手中的黑刀一阵波动卸开了黑炎,不灭天照之火的优先级终究是比不过这达到六道级的产物遗存,只是给佐助造成了些许麻烦,但这点麻烦的时间已经给了鼬再度出手的机会。
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佐助的面前,一手把着他的手腕一手托着他的脑袋,两个人四目相对,两双写轮眼在这一刻对视,佐助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而鼬的眸光当中多了些许的温柔和解脱。
“原谅我,佐助,这是最后一次了。”
鼬的脸上显露出些许笑容,接着嘴角渗出滴滴血渍,把持着佐助手腕的右手缓缓抬起,在他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之后,他整个人忽然前倾,就这么倒在了佐助的身上。
“怎么……会……啊!!!”
佐助的脸上神情大变,双眼三勾玉疯狂轮转之后终于开启了实质性的变化,又一双万花筒,诞生了。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鼬的合眼的刹那,他的身上浮现出了丝丝蓝色光晕,好像保存了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情况怎么样了?”
峡谷之内,漫天的烟尘散去,面具男和蛇小队成员先后靠近了刚才传出动静的地点,原本只是有着些许破损的山壁出现了一个深贯入山腹的洞口,蛮横被轰开的洞口,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两人这交手。
观战的几人这才靠近洞口,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悲怆无比的啸喝之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阵疯狂的能量波动。
“这是……万花筒觉醒了,宇智波佐助吗!”
面具男比其他人更清楚这一股波动的实质,第一时间便是知道了这股波动的主人是谁,毕竟宇智波鼬已经觉醒过了万花筒,而万花筒就算是再次蜕变永恒万花筒,也不是这种状态的异象。
“佐助觉醒了万花筒,鼬的气息却……他输了吗!”
面具男有些不可思议,对于宇智波鼬,他一直都有所忌惮,有些无法相信这个被他忌惮了这么久的家伙就这么完蛋了。
面具男再度想到,“不过,如果是佐助的话,倒也有些可能,毕竟,这是他的弟弟,不过,为了成全自己的弟弟而选择了放弃一切,宇智波,还真是感情用事啊!”
岩洞之内的异变并没有持续太久,没多少的功夫,一道面带悲色的身影怀抱着一个闭上了双眼的青年走出了山洞。
“佐助,没事吧!”
香燐和红莲等人见到是佐助出来了之后心中大喜,但见到佐助的状态不对劲又有些担心。
“果然是佐助赢了吗,鼬就这样子死了,真的是……可惜啊!”
亲眼目睹了宇智波鼬失去了气息,面具男也不禁心生触动,刚才只是猜测,现在亲眼目睹,他内心震动的同时也暗自松了一口气,毕竟以前的宇智波鼬可是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呢!
“佐助,你应该~~~”
面具男这边放下心之后又有了些别的想法,正开口准备忽悠一波佐助,没想到佐助压根不和他逼逼,直接一蓬黑炎盖了过去。
“该死,他的天照怎么会比鼬的还要更加难缠!”
面具男瞬身闪避过了扑面而来的黑炎,但是这黑炎在佐助的手上却发挥的比鼬还要更加灵活,目光所及之地迅速蔓延,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时间。
面具男的空间能力的确厉害,但天照灼烧的地域一切都将会化作火焰,哪怕是空间也不例外,所以面对天照他也不敢在一个地方虚化太久,一时间烧不到他身上,并不意味着一点影响都没有。
“你这个宇智波的叛徒,鼬之后就轮到你了。”
佐助双眼渗血状态激动,但是却死盯着面具男不放,就在刚刚短短的瞬间他知道了许多事情,对这面具男的怒意也达到了巅峰。
“佐助,看起来你还不明白我所做的意义,回到祖地去,你会明白我做这一切实为了什么的。”
妖孽當道:至尊召喚師
面具男知道现在的佐助暂时不可能为他所用了,留下一句话之后身子开始彻底虚化,一阵波纹涟漪之后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