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湧動熱推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达成了来梁家的目的,田生兰并没有久留,很快离开了梁家。
“老爷,您真的要和虎字旗作对?虎字旗可不是范家那种普通的晋商,惹急了,是要吃人的。”
送田生兰等人离开的梁友回到了梁嘉宾的身边。
梁嘉宾叹了口气,道:“你觉得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内心深处,他不愿意与虎字旗为敌,毕竟虎字旗不是一般的商号,背后有着强大的武力,连边军都曾败给过虎字旗的战兵。
“老爷,您要是担心的话,可以暗中给虎字旗传信,两边咱们都不得罪。”梁友出主意道。
梁嘉宾微微一摇头,说道:“连东林党都要对付虎字旗,虎字旗覆灭是迟早得事情,这个时候去联络虎字旗,难保将来不会被东林党清算。”
“那也是虎字旗活该,让他们养私兵,还在各处抢占各家生意,就连咱们梁家与蒙古人和金人之间的生意都不得不断掉。”梁友站在一旁说道。
梁嘉宾喝了口茶水,说道:“虎字旗这几年做事在嚣张了,被盯上是迟早得事情,只不过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不过,这对梁家来说是一个机会,只有虎字旗倒了,商会会长的位置才有机会轮到我来做。”
对宣府商会会长的位子,他一直觊觎,从没有放弃过,只因为虎字旗势大,才不得不甘心只做一个商会理事。
“老爷,您说田家真的有这么好心,放着好好的商会会长不做,愿意让出来给老爷您,这面会不会有诈呀!”梁友担心的说。
虽说他只是一个下人,却也清楚宣府商会会长的重要。
只要坐上了商会会长的位子,等于间接掌控了宣府的商界,这么重要的位置,他对田家是否真的会让出商会会长的位子持有怀疑。
听到这话的梁嘉宾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些道理,对田家不能完全信任,这样,你亲自去一趟王家,把王东主找来,就说今晚我在家中宴请他。”
“小的这就去。”梁友佝偻着腰,从屋中退了出去。
王家在宣府也是颇有实力的行商之家,这一代王家家主王大宇与梁家交好,两家更是结了姻亲。
梁家府门前街上的一个拐角处,停着一辆马车上。
一名穿着短打的下人站在马车车窗边上,低声说道:“老爷,梁友从梁家出来了。”
“跟上去,看看他是去见谁。”马车里面想起了田生兰的声音。
下人转身离去。
马车里。
田管家说道:“老爷,真被您给说中了,梁东主还真派人出去了。”
“梁嘉宾这个时候要还是稳坐钓鱼台,我才要担心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合作。”田生兰嘴角一挑,冷冷一笑。
田管家说道:“老爷您就不担心他派梁友出门,是去给虎字旗通风报信的?”
“所以才要派人盯着梁友,看看他到底是去见谁。”田生兰转了转手中大拇指上面的扳指。
这个扳指,是范永斗死后,范家的一名下人从范家偷出来卖给了当铺,恰巧这家当铺是田家的产业。
他一看到这个扳指,一眼认出这是范永斗生前最喜爱的玉扳指。
而且他听说这枚扳指是范永斗从奴贼的手中买到的,仅仅用了一斗粮食。
坐在马车中,他甚至在想,若将来田家取缔了虎字旗在宣府的地位,他一定与奴贼合作,用奴贼缺少的粮铁,换回奴贼手中的金银玉器。
在他眼里,虎字旗实在太傻了,居然因为大明与奴贼之间的战争,便不与奴贼做生意,放弃了赚取大笔金银的好机会。
他们是商人,大明与奴贼的战争关商人什么事,商人天生就是应该逐利,至于辽东死多少汉人,那是大明朝廷和皇帝的事情,与商人无关。
田管家恭声询问道:“老爷,小六子已经暗中跟着梁友了,咱们还在这里等吗?”
“不等了,回去!”田生兰交待了一句。
田管家这次对赶车的车夫说道:“回田府。”
得到命令的车夫拉着牲口的笼套,牵着牲口往前走去。
晋商中的王梁两家的关系一直十分亲密。
王大宇得知梁嘉宾有事找自己,便带着随从乘坐马车一路来到了梁家。
梁友是随王大宇的马车一块回到的梁府。
有他在一旁带路,梁府中的下人自然不会阻拦,王大宇一路畅通的来到了梁府待客的厅堂。
“老爷,王东主到了。”来到厅堂内,梁友率先开口对梁嘉宾说道。
王大宇快步走到梁嘉宾面前,说道:“梁兄,这么晚让人把我找来,莫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湧動相伴
这会儿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黑下来。
从王家到梁府这一段路,梁友嘴巴很紧,什么都没有说,王大宇一头雾水的来到了梁府。
“先坐,咱们二人就在这里用饭。”梁嘉宾指了指一旁的座位,旋即对边上的梁友说道,“通知下去,可以上菜了。”
“是。”梁友答应一声,佝着腰,退了出去。
王大宇性子比较急,屁股刚一落座,便忍不住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来的路上问梁友,他什么也不说。”
“不急,一会儿边吃边说。”梁嘉宾缓缓说道。
时间不长,一盘盘菜肴被梁府的婢女端到桌上。
梁嘉宾和王大宇面前各摆放了一只酒杯,里面斟满了酒,两个人身后各有一名婢女留下,手里提着酒壶,随时可以给两个人杯中续酒。
“来,咱哥俩喝一个。”梁嘉宾举起酒杯。
王大宇只好同样举起面前的酒杯,与梁嘉宾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
一杯酒下肚,梁嘉宾吃了一口菜,咽下后,说道:“哥哥我准备争一争宣府商会会长的位子。”
啪!
王大宇手中的一根筷子掉落到了碗碟上。
“你疯了,有虎字旗在,商会会长的人选只能由虎字旗来任命。”王大宇皱着眉头说。
要不是两个人才喝一杯酒,他甚至认为梁嘉宾已经喝多了,在说醉话。
梁嘉宾用筷子夹起盘子里的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嘎吱嘎吱嚼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