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之我是至尊
小說推薦龍王之我是至尊
安抚好了这个暴躁的尸奴,魔尸老者继续牵着锁链,朝着城主府走去。
他相信整个城主府里的人都不是尸体奴的对手。
除非今天运气实在太差,胧月城主里有一位准古神坐镇,否则,今天他魔尸老者就是胧月之城里的王。
四周被吓的躲藏起来的月神族人,都一脸惊恐的盯着他们,当他们发现这个老者居然要去的地方是城主府时,都是大惊失色。
难道说,这个月魔族人想趁今天的环境,攻下城主府?
異風 千葉羽落
这也太疯狂了吧?
“我们要不要去向城主府报信?这可是一个立功的大好机会!”
有人问道。
“我们都是月神族里的异类,你觉得我们去报信,人家会相信吗?”
“不管信不信,我们总归是月神族人,总不能看着外族魔道侵害我们一族吧?”
“要去你去,我反正是不去,月神族一向不喜欢异类,别报了信,还被他们当成奸细抓起来!”
魔尸老者的行为,虽然有人想去报信,可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了自保。
“咦,又有人出来了!”
就在这时,冷清的街道之上,又有几人缓缓的走了出来,他们与魔尸老者相向而行,看样子正是冲着这老者来的。
謎情 朵瀅然
“他们好像不是我们月神族的人。”
有人指着他们的衣服说道。
“确实不像是我们月神族的人,这装扮,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一名中年男子皱着眉头思索。
“啊,我想起来了,这是羽鹤一族的装扮,我在集市里见过!”
“什么?是羽鹤一族?难不成月魔族人就是他们引起来的?我早就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高层的那些家伙还主动要跟这些人结盟,现在可好,引狼入室了吧!”
有人痛心疾首的骂道。
“别过早的下结论,先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如果真的要对我们月神族不利,我们就算拼出性命,也要阻止他们!”
一群最初只会争抢位置的异类月神族人,此刻竟然全部团结了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虽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但如果月神族完蛋了,他们也将没有立足之地,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比任何人都明白。
“羽鹤一族吗?”
魔尸老者扫了一眼前方的人,咧嘴笑道:
“朝我走来,你们可是有事?”
为首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开口,而是转头对羽嫣然道:
“嫣然,是不是他们?”
“罗叔,半路劫我的并不是他们,不过他们既然也是月魔族人,想必都是一伙的。”
羽嫣然回答。
那中年人正是羽罗。
今天是极阴之日,原本他们并不打算出来的。
可羽罗接到族里的命令,说今天肯定是胧月之城守备最松懈的一天,让他趁这个机会,好好在外面观察一番。
说不定能找到一些胧月城的秘密。
所以他才会跟羽嫣然一起出来。
重生的紅小鬼 無印品
结果没想到,半路遇到了一个非常嚣张的月魔人。
真是冤家路窄。
别看他在集市里舍不得给羽嫣然他们买宝物,但遇到欺负过羽嫣然的敌人,他还是会全力帮忙报仇的。
“哼,既然遇到了,也别挑时间了,今天就帮你把仇报了!”
羽罗身上的羽衣开始飘动起来,看样子是准备动手了。
“羽鹤一族的人,我要把话说清楚了,想劫那个丫头的人是你们自己一族的羽桀,他不想你们跟月神族人结盟,所以花了大价钱请我们帮忙。
现在你们既然已经结盟了,那就跟我们月魔族人没有任何关系,要报仇,你应该去找羽桀。”
魔尸老者淡淡的说道。
他并不想跟羽鹤一族发生冲突。
至少在月魔族成为月神之境的真正领头人之前,他都不想与兽人族有任何的冲突。
“羽桀!”
听到这个名字,羽罗的面容阴沉了下来。
果然是那个男人做的。
嫡女攻略 綠袖子
这分明就是想背叛羽鹤一族。
異界刀冢 雙鍵合璧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你们让开路吧。”
玲瓏千金
魔尸老者摆了摆手,让他们把道路给让出来。
“哼,羽桀是我们一族内部的事情,但你们出手动了我嫣然侄女,这笔账,必须算清楚!”
羽罗话音刚落,鼓动的衣服之下,忽然一记掌影拍出。
尸奴见状,就要冲过来与羽罗一战。
却被魔尸老者拉住了。
“这个人我来对付,你的对手只有一个,那就是龙皇!”
尸奴可是他的大杀器,岂能随意用来对付一个羽鹤族的中流高手?
这样的人,他自己就能搞定。
黑气浮现,魔尸老者轻飘飘的一掌拍出,正印在了羽罗的掌影之上。
殺神(白雲天)
轰!
少談多怪
气流乱飞,街道两旁的建筑被震的出现了裂纹。
好在这些建筑都用结界加牢过,不然哪里能承受住如此恐怖的力道?
“没想到,你一个月魔族里的老头竟也有如此掌力!”
羽罗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掌,说道。
“哼,你一个中流水平的人,还能与我一战,你才应该自豪!”
魔尸老者说完,再次挥动着他的魔气之掌,攻了过去。
很快,街道上就魔气与羽翼碰撞不休。
通天之路
本来还在呆滞的尸奴,看到这一幕后,忽然眼里闪过了一抹异样的眼神。
“原来……主人的力量这么弱?”
这是尸奴心里的念头。
“主人说我是最强尸魔……主人说弱者只配被强者踩在脚下……那主人是弱者,我能把他踩在脚下吗?”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的锁链,然后迟疑了片刻,然后尝试着抬起手,去撕扯脖子上的锁链。
他讨厌这个锁链,他明明是最强的尸魔,居然还要被弱者束缚,这让他非常不开心。
正在跟羽罗打的不相上下的魔尸者忽然感觉到手里的锁链传来异动,他扭头看了过去,发现尸奴居然在撕扯锁链,这可把他吓坏了。
当即立刻高声喝道:
“尸奴,你在做什么?立刻给我安静的待着!”
这一声喝斥倒是起了一丝效果,尸奴放在锁链上的双手停顿了一下。
不过当他看到羽罗趁机攻击魔尸老者时,他又继续撕扯起来。
他虽然还脑子浑噩,却也知道这是他摆脱锁链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