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看看对面那眼神,感觉好像能把你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卡尔罗斯一脸戏虐的对自家王牌说道。
成宫鸣转过头,看了一眼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
那些即将上场的打者们,的确跟凶神恶煞一样,正在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
看起来只要他站上球场,这些家伙一定会毫不留情的跟他玩命。
“一帮小毛孩而已,今天就零封他们。”
成宫鸣若无其事的说道。
哪怕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非常清楚自家的王牌只是在虚张声势。
可是面对青道高中,面对这个被称为全国第一打线的队伍。
成宫鸣还能这样。
就算是在说大话,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也感觉无比的安心。
“虽然这个家伙平时臭屁的不得了,说话的时候能够噎死人。但只要是站在投手丘上,再也没有比这个臭屁的家伙,更让人放心的投手了。”
悍卒 又見青山
第二局上半,青道高中棒球队先行进攻。
率先站上打击区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第六棒,曾经被称为青道救世主的明星捕手御幸一也。
对于这样一个长相帅气,实力强大,就算是因为毒舌减了一分,戴了眼镜形象扣一分。
依然有不少的球迷,非常喜欢青道高中棒球队场上的这位指挥官。
而且这位指挥官,不仅仅是在守备的时候,存在感十足。
在打击上,他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不然也不会被青道高中棒球队,安排在了核心打者的位置上。
所以哪怕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非常清楚自家这位明星选手的弱点,他们依然对自家的这位明星选手充满了期待。
“看你的了,把球打出去吧……”
“我记得这个戴着眼镜的捕手,在垒包上没有人的时候,打击实力比较一般啊!”
也有一些偏中立的球迷,提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只不过这样的疑问,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来说,已经不是问题了。
“你说的是哪年的老黄历?现在的御幸,跟去年比起来可是截然不同的。”
今年的御幸,肉眼可见的成熟了不少。
就算再没有人上垒的情况下,他打击的成功率,也有不小的提升。
在跟成宫鸣对决的时候,这家伙一开始就放低了自己身体的重心,做好了打任何球的准备。
獸魂無雙 夜色訪者
因为自己是第一个上场,情报收集的严重不足,御幸没有办法盲目的选择,然后把球打出去。
所以他给自己制定的策略,就是纠缠。
张寒一个人纠缠了十几球,现在好像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现场没有多少人继续谈论了。
但是御幸的心里非常明白,那一次对决的结果,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而言,有着何等重要的意义。
青道高中棒球队落后稻城这么多分,单纯想要从成宫鸣一个人的身上薅羊毛,就算之后的比赛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一分都不丢。
青道高中棒球队最终反超的概率,也不会超过三分之二。
所以他们最稳妥的做法,就是把眼前这个让他们感觉棘手的投手,给彻底的打崩溃。
最起码也要赶他下场!
不然的话,青道高中棒球队之后的比赛,怎么都不会太顺利。
“先纠缠几球,然后再找机会把球打出去。”
御幸设计的很好,成宫鸣投出来的球,也很快。
似乎就在御幸做好准备的瞬间,白色的棒球就已经飞了过来,而且球飞得相当快。
来了!
打击区上的御幸,做好了打击的准备,耐心的等着棒球过来。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棒球进入好球带,然后穿过去,钻进了捕手原田张开的手套。
“啪!”
“好球!!”
被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们寄予厚望的明星选手,竟然在第一球的时候,没有能够做出任何的反应,反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球数落后。
一好球,打者球数落后。
等到第二球的时候,御幸出手,把球碰到界外。
“乒!”
“界外!”
看到御幸一也把球碰到界外的时候,看台上很多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感觉十分的满意。
他们心情不错,对这样一幕看得也很舒心。
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和选手就不一样了,尽管现在他们等于是两好球领先。
但是青道那个戴着眼镜的阴险打者,留给他们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
会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回忆起张寒跟成宫鸣纠缠的那一幕。
“青道该不会,又想来吧?”
“这些家伙光明正大的对决虽然不怎么样,耍起小花招来都是一套一套的。他们这是打定了主意,非要拖到成宫鸣体力崩溃不可。”
尽管对方使用的方法有些无耻,但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还是非常担心。
青道高中棒球队采用的方法,是不是无耻?
他们这些坐在看台上的球迷,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公正的评价。
但是这样的办法是不是有效?
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人是肉做的,又不是铁做的,肯定会存在一个极限的问题。
即便是他们再怎么崇拜成宫鸣,他们心里也非常清楚,自家的王牌只是血肉之躯,并不是铜头铁壁。
真的纠缠到一定的球数,成宫鸣肯定是撑不住的。
“怎么办?”
有不少球迷的脑袋上,都露出了苦恼的问号。
将心比心,他们这个时候如果站在球场上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比赛。
恐怕已经头疼到,不能不放弃了。
妖孽總裁霸上妻 安小楠
不是他们这些人没有骨气,也不是他们这些人没有志气。只不过青道高中棒球对开始使用这样的方法以后,以他们的智商来看,稻城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破解的办法了。
“你以为你是张寒啊?”
球迷们似乎已经放弃了,他们只是担忧的看着自家的王牌。
但是作为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王牌,成宫鸣明显然没有就此束手就擒的打算。
他冷冷地注视着御幸,投出了非常自信的一球。
“嗖!”
这一次,棒球投到了好球带的正中央。
一个就算想要把球碰到界外,都很难的位置。
一个打者就算不想把球打进球场,也很难控制住自己打击欲望的位置。
御幸,也是凡夫俗子。
他的身体和肌肉,早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这个位置的球,根本不可能放过。
“嗡!”
御幸是看准了打的。
不,准确的说,他是猜中了成宫鸣的投球。
“陷入了困境的成宫鸣,一定不会服输。所以在看到形势不好之后,他最有可能投过来的,就是正中位置的变化球。”
变速球!
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选手,看到了御幸一也的反应,个个都是心中一震。
这个戴着眼镜的阴险家伙,比他们想象中,更加的难缠。哪怕是垒包上一个跑者都没有,他也猜中了成宫鸣的投球。
捕手位置上的原田,两个眉毛立着,就好像随时要跟人拼命一样。
他看到了御幸的打击,内心的震惊情绪,毫无疑问是最大的。
又猜到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个二年级的明星捕手,就好像是他的克星一样。
不仅仅是在打击的时候,在守备的时候,御幸似乎也能够完全看穿自己的意图。
原田有的时候甚至怀疑,他在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所磨练的那一切,该不会都是水货吧?
不然的话,这个家伙怎么能够每次都猜中自己的意图,知道怎么来对付自己?
御幸眼中的惊喜,越来越浓。
“来的好,猜对了!”
猜中了的变速球,他还是有很大把握把球打出去的。即便最终没有能够拿下分数,能够漂亮的拿下一支安打,帮助球队往前推进垒包。
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而言,同样是大功一件,而且是那种非常非常大的功劳。
可是御幸眼中的欣喜,还没等完全展露出来,他就惊讶的发现,这颗变速球,竟然下坠了。
这是?
之前对付伊佐敷纯学长的那一球?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御幸措手不及,他勉强控制自己的球棒往下沉,可顶多也就是勉强碰到了球而已。
“乒!”
被碰到的球,滚到了球场的正前方。
成宫鸣一马当先的冲了出来,把这一球给接到了自己的手套里,然后马不停蹄的传给一垒。
“啪!”
“出局!!”
御幸跑了连一半都不到,就这样出局了。
看台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爆发出不小的唏嘘声。
太难了!
今天跟他们比赛的这个对手,实力太强劲了。
以至于他们想要拿下安打,进而拿下分数,都变得无比困难。
刚刚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结果转眼就化为了无有。
看台上的球迷,顿时感觉非常的失落。
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现在的这种失落,还都只是小意思。
接下来他们的失落感,会更强,强了将近10倍。
一出局,无人上垒。
紧随其后站上打击区的,是青道高中棒球队头号力量型打者,增子透。
这个男人光是站在那里,就能够给对手带来无比强烈的压迫感。
虽然他是第七棒,排在了下位打者的位置。
但是考虑到他的力量,考虑到他之前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贡献。
人们一般也是把他当成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核心打者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核心打者,在站上打击区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被成宫鸣给三振出局了。
“好球!”
“好球!!”
“好球!!!”
“三振出局!!”
“三振出局!!!”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第七棒,第八棒,接连被三振出局。
成宫鸣投出来的棒球里,包括整整三颗直球。可即便是直球,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两个打者也没碰到。
“接连拿下两个三振,之前在春季甲子园赛场上仿佛被光环加身的成宫鸣回来了,展现了他全国第一投手的恐怖实力!”
这个时候的成宫鸣,以及这个时候的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给人的感觉是非常不友善的。
他们表现得咄咄逼人,气魄十足。
就好像是在用这样强硬的方式,来告诫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所有小伙伴儿。
“你们还差得很远!”
别以为现如今能够站在一个平台上比赛,青道高中棒球队就真的能够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并驾齐驱了。
你们不行!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小伙伴们很明显的get到了这一点。
只不过他们,却无可奈何。
糙漢子與白面書生 根號二
他们看着嚣张的稻城实业选手,心里当然也是不满的,甚至是充满了愤慨的。
蟲族修士
但是没有用,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没有办法把这个对手解决的话,青道高中棒球队就只能低着头任人宰割。
三出局,攻守交换。
球场的一个角落里,几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聚集在了一起。
他们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这几个人里,就包括已经进入职业赛场,现在贵为职业选手的东清国。以及刚刚加入大学,就在学校里闯出不小名气的秀泽。
这两个人,到现场来支持母校,如果被记者们看到,那肯定是超大的新闻。
但他们,却并不愿意让这样的新闻传播。
他们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看一场比赛。
“这一下,结城他们,恐怕要挠头了。”
不久之前,刚刚跟自己的学弟们交过手的田中角荣,对于自己小学弟们的实力,那是非常认可的。
球队里几个核心主力,实力已经丝毫不比他这位前队长差了。
至于像张寒和结城……
他们两个人的实力,现在具体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就连田中都没有办法妄自揣测。
他只能说,这两个男人很强,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强。
在这种情况下,田中他们原本以为今天学弟们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比赛,就算其中有一些曲折,应该也能顺利拿下胜利。
但是等到比赛真正开始以后,这些学长们才惊讶的发现,有了进步的,不仅仅是青道高中棒球队。
甚至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步,都算不上是最大的。
最美的時光,遇見你
眼前的稻城实业,尽管比赛开始了不足两局。
这些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核心主力,就已经判断出了现在他们所见到的这支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实力究竟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单纯从球队的结构,和双方纸面上的实力来对比。
眼前这支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实力,绝对不比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实力差,甚至还要高出一些。
至于说成绩,青道虽然是关东地区的霸主,人家却是全国的霸主。
“最近这十几年里,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支稻城,应该是最强的一个了吧!”
面对这样的评价,几个前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核心选手,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异议。
他们都是认可的。
也正因为他们认可这一点,他们对于自家学弟接下来的比赛,才显得更加的担忧。
二局下半,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进攻。
虽然在第一局的时候,丹波光一郎一口气就丢了三分。
但是之后他能够很快的稳住局势,再加上这已经不是第一局了。
最终片冈监督忍住了换人的冲动,继续派丹波上场。
如果球队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这个时候片冈监督也不得不考虑两个一年级的新人投手。
但是今天显然不一样。
在比赛之前,片冈监督已经决定让张寒上场。
只是因为张寒投球的副作用,不敢让这个爆发型王牌,一口气投完整场比赛而已。
在拥有真正王牌的情况下,丹波的表现,还算比较可靠。
片冈监督在这场比赛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设想过让新人上场投球。
之前没有那样的打算,现在即便遇到了危机,他也依然没有那样的念头。
片冈监督坚定的认为,最后能够稳住局势的,终究还要看他们球队真正的王牌。
丹波光一郎也没有辜负片冈的期待,虽然第二局出现了一点小风波,但最终还是被他成功化解了。
三出局,攻守交换。
就这样比赛来到了第三局,也是非常关键的一局。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者,重新轮到了上位打线,他们卯足了劲儿,想要拿下分数。
但是面对成宫鸣灵活的变速球,刁钻的滑球,让人摸不准变化的指叉球。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第一棒打者和第二棒打者,还是接连出局,没有能够拿下一分。
甚至连一支安打都没能拿下来。
青道高中棒球队,被逼到了墙角,陷入了苦战的边缘。
三局下半,丹波继续上场。
他的第一个对手,依然是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先发打者,小黑人卡尔罗斯。
这一次卡尔罗斯没有再用之前那种近乎无赖的技巧,而是直接采用了短打。
“乒!”
棒球被碰出去的时候,丹波就连忙往棒球的落点赶。
“别以为这样的球,就能够难得住我们?”
他想要把球捡起来,传一垒。
可是等他把球捡起来的时候,丹波就看到了非常不可思议的一幕。
在奔跑中不断加速的小黑人卡尔罗斯,脚下就好像生出了风一样,让他的速度,飙升到了极致。
等丹波把球捡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距离一垒,只有七八米了。
丹波慌忙拉开架势,传球过去。
“啪!”
棒球几乎跟卡尔罗斯,同时到达了一垒。
一垒的边裁,默默的咬了下嘴唇。
天地良心,他真没有看清楚哪一个是先到的。
“安全!”
最终,裁判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那个被青道高中棒球队标注为最危险的对手,第二次成功上了垒包。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麻烦,来了!
如果是之前,这样的插曲,这样的挑战,青道高中棒球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投球守备的时候,不出现任何的意外。
但是现在,这个插曲却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绝对没有办法忍受的。
他们已经落后三分了!
到目前为止,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所有打者都已经跟成宫鸣交过手。
交手的结果,虽然不至于让人绝望,但也绝对让人轻松不起来……
他们想要从这个全国第一投手的身上拿下分数,尤其是想要拿下好几分,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片冈监督的忍耐,到达了极限。
他站了起来,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做出了换人的安排。
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在的投手丹波,被换下了场。
青道高中棒球队真正的王牌张寒,上投手丘投球。
“换人!”
看到片冈监督的举动,看台上的球迷一开始是不知所措的,但很快他们又兴奋起来。
真正的对决,终于要开始了!
如果有可能,片冈监督绝对不希望让张寒这么早就上场投球。
但是没有办法,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已经没有办法接受任何的意外。
他们必须全力以赴!
他们到了需要让王牌上场,挽救局面的时候。
“寒桑……”
“张寒,终于要投球了。”
“全国第一的球速保持者,有可能投出160公里的超人,终于要登场了!”
球迷们可没有办法体会,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在的心情。
他们更加不知道,片冈监督究竟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和选择。
将他们真正的王牌提前换上场。
观众们,只需要开心就好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真正的王牌登场,这个拥有全国最快球速的男人,终于站上了投手丘。
光是这一点,就打破了之前很多的流言蜚语。
张寒虽然成为了球队的王牌,但之前一直没有代表青道高中棒球队上场投过球。
以至于很多人都猜测,片冈监督之所以让他成为一号,只是为了虚张声势,吓唬自己未来碰到的对手而已。
实际上,张寒已经没有办法投球了。
不然他为什么不上投手丘?
现在张寒上投手丘了,之前散播的那些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他之前之所以不上场,显然是青道高中棒球队之前碰到的那些对手,不值得他这个真正的王牌登场。
现在的对手换了稻城实业,换了一个可以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旗鼓相当,甚至真实实力还要在青道高中棒球队之上的队伍。
青道高中棒球队也就没有办法在保持沉默,只能让自己的王牌上场。
“感觉怎么样?”
趁着换人的工夫,御幸跑上来跟张寒商量战术。
“状态好极了,不用担心。不过有一点……”
“什么?”
这么早就让张寒上场,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之前没有预想到的。
就连御幸,也没有心理准备。
当张寒提出问题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跟着紧张起来。
如果张寒真的出了问题?
御幸甚至都不敢继续想下去,他们接下来该怎么比赛?
“我的问题你也知道,整场比赛的话太危险了!现在这一场,我是从第三局开始的,我可不希望拖到加赛,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张寒面无表情的说道。
御幸感觉自己被耍了!
这个家伙,未免太猖狂了吧?他以为对手是谁,对手可是稻城实业。
不过,我喜欢。
“我也没有要拖到加赛的打算,你就全力释放吧。我争取让你的投球数,控制在一百以内。”
比赛重新开始,张寒投球。
场上的局面是无人出局,一垒有人。
他需要面临的第一个对手,是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第二棒,他们这一届的明星选手之一。
白河胜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