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告诉我保存之法!”
“使用之法!”
无视地下空间的异动,苍璩手持承影,力场掌控三株灵草,听着地下幽深处传来的兽鸣蛮荒之音。
看向鬼谷师徒二人。
“我们的一株!”
鬼谷子单手平伸而出,笑意看向苍璩。
昂!
又一道更为狂暴的怒吼从幽深地下涌出,当其时,还未等苍璩和鬼谷师徒二人继续商榷什么。
便是一道道地下岩浆一般的液体从幽深处涌出,进而以高台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
三人的身形瞬间避退数十丈之外。
星海迷蹤 真紅燭
可没有一人从地下空间里去。
按照先前的承诺。
只要还在这里,一切都可以商量。
若然在外面,一切不好说。
昂!
精變 尚可的天空
这道蛮荒的兽吼更为之霸道了,也更加的近了,大地的颤抖更为之剧烈了,地下空间的不稳更为明显了。
轰!
不远处,一根粗壮的石柱落下,再一次震颤着大地。
连带着嵌入地下空间顶端的晶石都纷纷掉落,原本还算明亮的地下空间,此刻缓缓的暗淡下来。
昂!
一道红色的流光从幽深处飞出,又一道丝毫不掩饰的怒吼迸出,扩散在此刻几近坍塌的地下空间。
“火蟒?”
至阳炙热的气息从那红色的身影上扩散,强大的气息流转,看将过去,一条长约十多丈的红色蟒蛇正盘绕在高台之上。
扬起那颗巨大的头颅,吞吐着长长的芯子,正竖起一双红色眼眸,看向三人所在。
邪王的禍水罪妃
咻!
速度极快,顷刻而至。
红色的流光一闪,便是出现在三人所处的区域,更是苍璩所处的区域,整个大地再一次抖动,不远处,一根根粗壮的石柱再次倒塌。
“追我?”
“活久了,也该死了。”
身形挪移,手持承影,看着先前所处之地出现的巨大火蟒,苍璩周身玄光扩散,几近运转玄功。
从开始到现在,一身实力虽没有恢复原样,也恢复七层以上了。
身侧悬浮三株灵草,一剑落下,剑罡同流,一道道凌冽的剑气直接落在那刺客再次冲向自己的火蟒身上。
叮!叮!叮!
一道道剑气落在火蟒身上,迸出金石之音,似是并未对火蟒有什么伤害,万物一体波动施展,身形出现在另外一处。
“你这一身皮还真是坚硬。”
“横剑术!”
苍璩眉目涌动寒光,先前自己所挥出的一道道剑气,足以重创化神武者,落在这只畜生身上,却是……挠痒痒?
旋即,又是一道剑术施展,龙吟有恙,横贯八方,更盛之前的狂暴剑势弥漫,剑道阴阳,乾坤一体。
落在远处再一次冲向自己的火蟒身上。
叮!
以头迎上,漫天红色火光闪烁,剑气溃散,火蟒呼啸近前,苍璩身形再次挪移。
“不将这只火蟒除掉,你们一根草叶子都得不到!”
正欲施展后续攻伐,苍璩身躯侧向鬼谷师徒二人所在。
此刻,二人倒是悠闲,静立于远处地下空间的入口,想要离开?
哪有这么容易!
鴻蒙之我道自然
心随意转,承影消失不见。
轰隆隆!
远处的入口通道直接被承影携带的道道剑气摧毁,石块碎片落下,顷刻间将入口空间堵住。
那鬼谷子几近同时落下的一掌,仅仅陷入石壁丈许有余,其上仍存拥堵,不可推开。
“哼!”
只手一握,承影在手,想走……也得将火蟒的事情搞定。
否则,一跟叶子自己都不会给他们。
“何至于此?”
看着地下入口通道被石块堵塞,身侧的地下空间又要坍塌,鬼谷子神容略有些不好看。
龍霸天外天
打量着此刻再次陷入同火蟒战斗的苍璩,语落。
“你们不是想要这个东西吗?”
“给你们!”
苍璩身形不住的挪移,本想要施展更为强大的手段,可……略微一想,不在运转玄功,服下一粒丹药,炼化药力。
一掌打出,将身侧沉浮的一株灵草击飞,劲力滚动,连带碎焱玄冰草身下的石块也都顷刻间击成粉碎。
一株通体火焰通红,最深处略有一丝紫意的碎焱玄冰草完全的出现在地下空间。
如鬼谷子先前所言一般无二,其行如神草,根茎晶莹如晶莹美玉,玄冰一般的散发寒气。
一片片火红色叶片、枝叶虚空划过一道流光,一边快速枯萎着,一边飞向火蟒的头颅。
昂!
火蟒有觉,张开火焰巨口。
火红的细小叶片虚空枯萎,可那如神草形体的晶莹根茎却是绽放别样的碧玉之光,映衬着地下空间残余的光芒,别有光泽流转。
咻!
一道流光忽闪,在那那碎焱玄冰草即将落入火蟒口中的瞬间,便是落在一人手中。
“小庄!”
“张嘴!”
鬼谷子手持那一只手掌不能够握住的碎焱玄冰草根茎所在,其形体如神草,如成人体形体。
却晶莹通透,一丝丝别样的红色余韵落入根茎,却消失不存,取而代之,则是那越发寒气四射的根茎。
獨寵萌後
长一尺有余,握在鬼谷子手中,踏步间,行至卫庄身侧,感受手中那碎焱玄冰草的霸道寒冰之意。
直接对着小庄语落。
碎焱玄冰草!
此物与众不同,其身本就秉承阴阳冰火造化,将至阳至炎的外在叶片、枝干力量逆转为至阴至寒。
本就已经淬炼过一次,故而,直接将其炼入体内,是最好的保存,也是最好的使用。
“师尊!”
卫庄惊讶,尚未从碎焱玄冰草的演变从回味过来,便是听得师尊一眼,没有迟疑,直接张嘴。
昂!
火蟒彻底的暴怒了,感知着那碎焱玄冰草的圆满气息,调转方位,直接冲向那从自己口中夺食的二人。
“你们自己玩吧。”
苍璩仰天大笑,一步踏出,直接落在地下空间的温热溪流中,玄力包裹碎焱玄冰草,潜入溪流深处,顺着水流的方向,快速游动。
当其时,于溪流之中,手持承影,一道道剑气肆虐于身后左右坚硬的石壁,没有理会更多,消失不见。
……
……
轰!
剑气纵横,一道周身闪烁黑色玄光的身影直接从一处水潭中迸出,连带先前没入水潭深处的石块都迸出甚多。
身形灵动,出现在另一处巨石之上,打量着身前的两株碎焱玄冰草!
山丹丹花開 張慈農
就知道鬼谷师徒二人没安好心,直接服用?
暂时自己不需要,这里也不是地方?
可灵觉笼罩其上,也能够清晰感知那碎焱玄冰草灵韵的消散,继续这般,怕是两株灵草就要废了,这也不是长法?
保存之法?
站在巨石之上,想了想,无论如何,先试一试……,灵觉扩散,一掌打出,落在温热之潭旁侧的石堆上。
虚空摄物,便是一只玄冰盒子出现在手中,那是自己先前从不咸山深处取得的百年玄冰铸就。
用来保存雪莲。
那碎焱玄冰草的根茎也是玄冰一般,应该相合。
打量着其中一株,屈指一点,劲力落在那根茎的石块上,顿时漫天细小的碎石落下。
一如先前地下空间的异象,火焰通红的细小碎叶快速枯萎,进而一缕缕火红的光芒涌入根茎。
短短数十个呼吸,手中只剩下一株如神草一般的晶莹事物,通体晶莹透侧,玄寒无比。
但灵韵初成,仍旧在快速扩散,看着玄冰盒子,将其放在里面,双手掐动印诀,施加禁制。
略微感知!
“哈哈哈,鬼谷果然诡诈!”
苍璩大笑,由着玄冰盒子的镇封,再由着自己施加的印记,那玄冰神草的根茎灵韵内敛,不在外泄。
不过,想来千年玄冰更好。
千年玄冰?
辽东塞外,最不缺少的就是这个东西。
至于这株碎焱玄冰草,待会寻找一个安稳之地,慢慢服用炼化,不知道能有多少裨益。
轰!
轰!
轰!
“嗯?”
“你们还真是命大!”
正要离开,却是先前的温热水潭之下,再一次迸出道道声响,随其后,便是两道流光从其中飞出。
滅世劍尊 黑澀白天
进而又一道熟悉至极的蛮荒怒吼狂暴弥漫,传荡十方天地,飘向极尽远方。
“它也出来了!”
那条火蟒也出来了。
苍璩诧异,地下空间的出路有两条,一条是山腹入口,第二条是地下暗河溪流。
只可惜,自己数月来,也曾下过温热水潭,却一无所得。
“师尊!”
鬼谷纵横之气运转,化作道图,护持鬼谷师徒二人,卫庄此刻通体上下,一股股至阳炙热的气息同一股至阴至寒的气息碰撞。
周身本源沸腾,玄光明灭不已,双手搀扶着身侧的师尊,卫庄低语不绝,感知师尊身上的气息,更是一股无言的冥怒之意扩散。
昂!
火蟒从温热水潭中迸出,却……不离开那个水潭,半身在水潭之中,半身在水潭之外。
四周酷寒雪山,无尽的寒意弥漫,阴阳碰触,天然的一股压制传来,火蟒搅动水潭,仰天长啸,无尽的愤怒夹杂其内。
“有鬼谷秘宝傍身,仍被火蟒击伤。”
“至阳炙热,至阳至刚,阴阳气韵,这种咒印在阴阳家内份属东君一脉,怪不得你们要前来塞外苦寒之地。”
“可惜了,刚才你师尊强行动用玄关之力,引发咒印,阴阳二气紊乱,脏腑五行逆转,应该活不成了。”
“哦……,于我动手,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