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在接通白宣语电话的时候,佩罗斯这心里还是有几分复杂的。
毕竟,他刚在集团大会上与霍华德谈笑风生,回头沃夫戈尔德就对自家集团大举进犯!
白宣语追问起来与他有没有关联,这不好解释的!
虽然佩罗斯乃堂堂的董事局主席,白宣语不过是代理董事长,现在还不是了,看似没任何必要向他去解释。
但有些事情一时说不清楚,白宣语背后的管理层,那就会产生强烈不满与抵触情绪。
眼下这节骨眼,需要的是众志成城,而不是内乱。
罅隙一旦产生,佩罗斯知道那意味着严重后果。
严重到,他都担不起!
终究,佩罗斯自己也不过是大一点的股东,虽然平时在董事局威望无两,但那也就是平时,一旦是因为他损害到大多数股东们的利益,那帮人就能当场翻脸,把他给掀翻了。
因为知道厉害关系,佩罗斯这心里难免有一丝凝重紧张。
“佩罗斯先生,您已经知道现在的情况了吧。”
白宣语在电话里说的相当直接了当。
“是啊,我听说了,也在召集人想对策呢!”
佩罗斯一腔愤然,“沃夫戈尔德家族简直混账!居然偷袭我们,肆意攻击我们的名声跟产业!毫无道德!卑鄙!无耻!还有那个霍华德,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居然不念旧情,忘恩负义!这种无耻小人,我要与他决交!刚刚我还想着打电话过去,去痛骂那个混蛋!”
佩罗斯言辞粗暴,甚至连连爆出粗口。
網遊之掉級成神
他是以此来先声夺人,在白宣语那里表明自身立场。
“是吗。”电话那头的白宣语,声音倒显得有几分平静,“那您现在就打电话给霍华德吧。”
佩罗斯,“……”
英雄聯盟之超神召喚師 白色的橙子
佩罗斯都懵了,他只是抒发情绪而已,白宣语居然当真了。
真让自己现在就打电话给霍华德,去……骂他?
骂人,这对现在的局势于事无补吧……
腦海裏的雲盤 栢鷺
再者,一旦骂出了口,那俩人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就彻底完了,恐怕没有回旋余地了。
需要这样吗……
佩罗斯清了清喉咙,试探问道,“真的,非要我去骂霍华德一顿吗?是不是太没有风度了,对咱们现在的局面没什么帮助吧?”
说到底,他也就是口嗨一时爽罢了。
白宣语在电话里声音平静道,“我是让您给霍华德先生打电话,去跟沃夫戈尔德家族沟通,问问怎么样他们才能收手。不是叫您去骂人。”
佩罗斯自己都怂了,白宣语也就知道他什么德行了。
“你看看,我这理解能力啊。”佩罗斯闻言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旋即狠声道,“咱们要向他们去求和?怎么能这么示弱呢,是他们不义在先,我们那必须得强硬一点啊。最起码,最起码我会从道义上,去谴责他们!”
“那倒不必。”
白宣语可没想去听佩罗斯的义正言辞,道,“咱们这边也就您有最合适的沟通渠道,可以跟沃夫戈尔德家族最高层交流,去谈如何中止眼下的冲突。所以,谈判这件事,我们就拜托给您了!”
絕代天香
为了让佩罗斯出力,白宣语也说得很郑重。
佩罗斯闻言,当即跟白宣语保证道,“这件事,你就放心交给我。我会全力去跟他们商量,不,是磋商。我还会去斥责他们,对他们的行为予以谴责!”
佩罗斯说得非常严肃威严。
白宣语知道,佩罗斯也就跟他这儿硬气罢了,真与沃夫戈尔德家族,不定会如何低头,所以也没有任何阻拦之言。
“那我,就等您的好消息了。”
“你等等。”佩罗斯见白宣语要挂电话,忙道。
“还有什么事吗,佩罗斯先生?”白宣语问道。
“宣语董事长,这关键时刻幸好有你啊,你真是集团之幸。”佩罗斯开始了赞美模式。
没办法,现在振北集团度过危机需要一个主事人,白宣语在管理层那边是不二人选,总得追捧一番,好让他能够卖力。
“那白小升在这时刻,还是太嫩了,就连这些事情都得你来提醒我,他根本没这意识。”佩罗斯不忘找个参照物,想填补白宣语心里可能的不满情绪。
“这就是白小升董事长请我来给您打的这通电话,双边斡旋,也是他的主意。”白宣语如是道,声音平静。
“……”
佩罗斯沉默两秒,“哦”了一声道,“看来咱们那位新任代理董事长,还是没经过风浪。瞧瞧,一遇到这种情况,居然第一时间想着求和,有些让人失望!若是宣语董事长,那必定会先制造优势条件再谈!”
佩罗斯所言,也是他心里的一些真实想法。
竊唐
这时刻,他就觉得白小升不如白宣语。
閃婚厚愛:帝少寵妻成癮
双标到如此地步,白宣语也无话可说,只表示希望佩罗斯尽快与沃夫戈尔德家族联系,便挂了电话。
撂下电话,白宣语还将佩罗斯双标一事,说给旁边看大幕的白小升听。
“真是有点气人啊。”旁边,李韵元也忍不住摇头道。
“小事,不值一提。”白小升一笑道,“还是开始逐一把各位负责人叫来,一一传达任务下去,让他们尽快奔赴一线吧。”
这才是实事。
白宣语、李韵元当即点头,让人去叫人。
……
半小时后,佩罗斯那边跟霍华德通上了电话。
佩罗斯不可能真的指责控诉霍华德,而是相当客气地询问,为什么沃夫戈尔德家族会如此。
“家族安排我也是才知道,我没想到是这样。”霍华德睁眼说瞎话。
佩罗斯不是傻子,知道再问也没什么意思,道,“咱们之间不至于如此刀兵相向,我们那位新上任的代理董事长白小升,非常有诚意的想问问你家族那边,怎么才能平息双方的摩擦。”
佩罗斯抛出求和意图。
“您这电话,是那位白小升先生的意思?”霍华德在电话里问道。
“没错。”
佩罗斯道,“他了解过情况,第一时间请我与你沟通,看看能不能斡旋善了双方之间的矛盾摩擦。你们家族有什么要求啊,可以提的,我们集团可以尽量满足。”
佩罗斯以一种极低姿态,打着集团名义,恳请对方开谈和条件。
“这真是那位白小升先生说的?”霍华德语气不免一奇。
“也是我方的意思。”佩罗斯肯定道。
电话那头,霍华德脸上明显有些失望之色。
此前,不管从情报来看,还是见识过白小升本人,他都认为那是一个颇富进取精神与狼性的年轻人。
没想到事态一出,那年轻人居然第一时间想的是求和。
真让人大失所望。
不过,也能理解,那白小升终究是刚上任,经验不足,再加上旁人怂恿,是想着尽快息事宁人。
看来促使白宣语下台,是一个极为正确的策略。
“这件事我会尽快跟家族反应,一定会尽早给你答复。”霍华德对着电话和声道。
实际上,他要向家族反应的,可不是谈和,而是针对振北集团目前糟糕的管理层现状,制定出更狠的进攻策略!
佩罗斯对霍华德连声感谢,也把希望寄托在沃夫戈尔德家族开具条件和谈方面。
……
振北集团总部那边。
仅半天时间,各副董、事业总裁、执行总裁便都飞离加南德,奔赴一线。
没有召开大会,没有群体商议。
温言从能搜集到消息的人口中得知,白小升只让他们去维持现状与稳定,减少与沃夫戈尔德家族那边的冲突,甚至还要有步骤有层次的“退让”市场,以此来避战求和。
得知这些的温言,气的脸色铁青,对白小升止不住地破口大骂起来。
“白小升,我真看错了他,没想到他居然也是个孬种!”
“退让求和,让出市场?他不配当这个代理董事长,迟早集团要毁在他手里!”
“白宣语为什么不拦着,难道是被白小升架空了,还是负气当个甩手掌柜的!”
“混蛋,我的集团,要毁在他们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