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片場
小說推薦逃生片場
一个出乎意料,但在情理之中的答案。所有的优待与纵容,所有的越界与违规,一切都在于利益二字。
千江月想明白这点后笑了,现在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这一“真相”,因为这真相实在让他感觉太过讽刺,仿佛是个笑话。问题在于,越是仔细思考,越能发现两者之间的关联。
地狱电影本身应该是一个机密项目,把经过训练的人类当成渺小的间谍,让其在终焉之地掌控的世界活动,寻找一条安全稳定的通道,然而,出于收回成本的考虑,这一项目被半商业化,最终形成一条完善的产业链。地狱电影有种种规则限制,例如演员的思维不允许被篡改,地狱电影不能直接干涉演员生死等等,所有的限制条件都是为了吸引观众,同样,这些条件也为博彩提供了绝佳的繁衍场地。
赌输赢、赌生死、赌参演电影、赌片酬数量,甚至将赌局封装起来,再赌这个赌局哪些观众能赢……由此形成的庞大利益链,甚至比地狱电影本身获得的收益更为夸张。
然而,正如一直以来演员都不受干扰一样,此时,千江月的行动也不会受到干扰,无论他做什么,本身都是赌局的一部分,他不可能决定赌局是否成立,因为即使他下一秒了结自己,依然是赌局的一部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忘记一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也变相验证了小太说的话,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成功,这句话换一种说法就是“越低的概率意味着越高的倍率”。
超級科技創意
千江月深吸一口气,右手放在胸口,让激动的心情平复,掌心的跳动逐渐变得平缓后,他环顾一圈,接着找到一面较为干净的墙壁。他没有忘记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试试“滑行”的效果。
且婚 錢來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使用技能,瞬间感觉脚底抹油了一样,轻轻抬脚,整个人就向一旁滑去,像是穿了轮滑一样,不过在滑行过程中,上半身却十分平稳,有一股力量在控制身体平衡。随后,他转向面朝墙面,接着抬起右脚,踩在墙壁上,身体倾斜45度,然后,他再抬起左脚,在这个过程中,身体依然维持平衡,直至左脚也踩在墙壁上,此时,身体与地面完全平行。
神的後現代生活
惡魔羽翼下的天使
“的确很方便,无视重力,虽然需要双脚紧贴地面或者墙壁,但是可以随意滑行,也不算缺点,只是生命力消耗有点大。”千江月注意到生命力槽的边框,粗重的黑线正在一点一点消失,虽然速度不快,但显然维持不了多久,“试一试组合后的效果。”
他在墙壁上转了几圈,一路滑到墙壁顶端,又滑下来,重新回到地面。解除技能后,他调整位置,对着不远处的栏杆发动第七联系。
带钩的锁链斜飞向街道上方,如同一条黑色的蛇,不过,这次的铁链与之前都有所不同,表面似乎更加光滑,甚至能够反射月光。
一种奇特的感觉浮现在千江月心底,没有任何人提醒,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能够在铁链上滑行,似乎在使用技能的瞬间,技能本身就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他没有抗拒内心的冲动,右手紧紧握住铁链,接着原地起跳,双脚稳稳踩在铁链上。即使站着一人的重量,铁链依然没有任何晃动,显然,千江月的重力已经被技能消去,丝毫不影响铁链,随后,他开始在铁链上滑行,同时,右手将铁链收回。
夜空中,微风吹拂发梢,让人倍感清凉。
論反派的錯誤演繹方式 慕韶七
铁链飞到一半之后,千江月操控铁链转向,朝天空飞去。之前第七联系已经有过一次加强,能够凭空转向一次,当时,地狱归途众人共同的评价都是鸡肋,现在,转向效果与滑行效果配合,反而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直接将灵活程度提升一个档次。
直到飞到楼顶上方,千江月调整姿势跳向楼顶,双脚落地后,他将铁链回收,再观察生命力的消耗,与先前直接使用滑行不同,这次配合第七联系本身的效果一同使用,生命力多数都是消耗的他原本的生命力,能够回复的生命力,黑色边框没有太明显的变化。
“这也太……”千江月看着不远处的楼房,“……酷了。”说着说着,他嘴角不自觉露出笑容,“现在这技能效果才配得上我。”
说完,他右手一伸,手掌对准狸猫兽人方向,铁链从掌心窜出,直直朝目标飞过去,接着他右手抓住铁链,然后以右手为支点,侧翻之后踩在铁链上,再向目标滑去。铁链飞到一半,他再伸出左手,发射一条新的铁链,再从旧铁链跳到新铁链上。虽然整个过程与直接飞行相比较为麻烦,但是对于现在的千江月而言,几乎没有任何难度可言,他能够轻松做到在空中切换铁链。
几秒后,他从楼顶跳下,落在狸猫兽人身侧。
青燈鬼 君子無
狸猫兽人原本十分紧张,一直看着千江月离开的方向,忽然听到身边传来异响,吓得差点跳起来,身上柔软的毛发直立。
“你可以走了。”千江月说,他特意来提醒狸猫兽人,主要是担心之后如果不小心暴露,里面的守卫不会从狸猫兽人身上知道他的特征,至于明天之后的事情,他不考虑。
狸猫兽人听到千江月的声音,提到嗓子口的心才放下,接着他转头看着千江月,问道:“你怎么在我后面?”语气中颇有责怪的意味。
千江月没有多说,直接将钱递给狸猫兽人,他这个身份,银行中有不少存款。
狸猫兽人盯着千江月手里的钱,明亮的眼睛充满渴望,但是却迟迟没有伸手,三秒后,他摇摇头,说道:“我不能拿你的钱,不管你想做什么,如果你失败,他们很可能找到我,因为有很多人看见我和你一起离开格斗赛场。我拿了钱就是你的同伙,但是不拿钱,就只是被你胁迫。”
说完,他叹了口气。
千江月听到这番话感觉十分意外,虽然小太一直提醒他深层梦境的真实,但他一直抱有怀疑态度,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意识到所谓的“真实”究竟是什么,在预想当中,梦境中的人物在性格方面多数都比较扁平,基本不会拒绝,这主要是为了满足做梦的人的想象,然而深层梦境中,这些人,会拒绝会愤怒也会反驳,有自己独特的思考方式。
“随便。”他将钱收回口袋。
“那么,再见了,不知名的熊猫先生。”狸猫兽人道别后朝远处走去,他走了两步,转过头来,用十分谨慎的语气说道:“当我说到他的时候,能够从您的神态中看出轻蔑,虽您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所以,我还是提醒您一句,他绝对没有您想的那么简单。”说完,他没等千江月回答,一路小跑离开。
千江月知道,狸猫兽人指的是寓言,“他会变强吗?”他眉头紧皱,但不到两秒便舒展开,“那岂不是更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