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蓝田将军?
李聂的脸色阴晴不定,蓝田是个什么地方,那里是前秦训练大军的地方,在前朝的时候,大隋也在那里训练过军队,甚至在李唐的时候,也在那里练兵,现在到了大夏的时候,蓝田同样在那里练兵,那里汇聚了整个关陇道,甚至是西北道的兵马,是一个硕大的军营。
按照李煜的布局,蓝田大营中,不仅仅有军队,还能培养出军官来,蓝田大营的最高统领就是蓝田将军,只是这个蓝田将军名字虽然很不错,可归根结底也只是一个训练的主官而已。从边疆主将,变成了蓝田将军,从三等公变成了三等侯,是彻底贬谪,难道大夏皇帝真的准备削弱军中将领的兵权了?
李聂绝对将这个消息传到温大雅处,等待着温大雅的回答,在他看来,裴仁基目前还没有到低谷,现在去接触裴仁基无疑是不妥当的,甚至他还建议动用其他的人,让这些人继续打压裴仁基,最好将裴仁基贬为平民,这样一来,李唐才有机会获得裴仁基的青睐。
寵妻無度,王爺乖乖纏
一个裴仁基不算什么,裴仁基身边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若是能得到闻喜裴氏的帮助,李唐的机会将会增加许多,更不要说在南方掌握军权的裴元庆,甚至有可能帮助李唐,在遥远的南方夺取一块土壤,成为李唐崛起的根据地。
裴仁基并不知道已经有人打着他的主意,散了朝之后,自己回到在京师的府邸,他的夫人和幼子都已经接到燕京来了,这是常识,大夏的文官以及家眷没有到来,但武将的家眷们已经纷纷从江都来到燕京,武将在外厮杀,朝廷需要照顾这些武将的家眷,免得让他们有后顾之忧。当然,这里面也是有将这些人当做人质的嫌疑。
只是裴仁基刚刚回到府邸,裴世矩就赶了过来,裴仁基无奈之下,只得亲自将裴世矩迎了进来,他看着裴世矩一眼,顿时面色一变。
“阁老,你为何苍老如此?”裴仁基忍不住上前搀扶着裴世矩,他记得上次见到裴世矩的时候,裴世矩面色红润,行走之间健步如飞,没想到这个时候,手上都拿着拐杖了。
“做的事情多了,自然就老的快。”裴世矩摇摇头,虽然自己说的苦,但听的出来,裴世矩还是乐在其中的,裴仁基想了想,才明白其中的道理,现在大家都是在江都,燕京这边的事情太多,都是裴世矩一个人来处理,刘洎也只能处理一下地方上的事情,裴世矩到底是老了,才会老的如此之快。
師父,吃完請負責 欹孤小蛇
重生再為家姬 青山臥雪
我真不想當偶像
“或许等到明年就好了。”裴仁基只能是叹息道。这些话他还真的不好劝的,裴世矩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这是裴世矩的为人。
“明年啊!”裴世矩并没有说话,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是知道的。未必等到那个时候,只是现在裴氏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裴寂已经死了,裴蕴虽然有些才能,但为人处世太过阴沉,在处理土地的时候,已经得罪了不少的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走太远的。刘洎虽然号称是自己的弟子,但日后未必会帮助裴氏多少。猛然之间,他发现自己能用的人只有眼前的这个裴仁基了。
两人在书房中坐下来之后,裴世矩才看着裴仁基一眼,说道:“老夫原本是来劝说的,但现在看来,你的心情很好,老夫也就放心了。”
裴仁基瞬间明白,李煜做出的决定,裴世矩这个阁老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按照道理,裴世矩是随驾的大臣,这样的事情,他应该知道才是,难道裴世矩已经失宠了?裴仁基顿时心中有些担心。
“下官明白,雷霆雨露俱是君恩。”裴仁基想到这里,就将心里的想法收了回去,有些事情他可以说,但有些事情却是不敢透露。、
“你是这么想那是最好了。你也已经老了,我裴氏的希望只能是放在元庆身上了。”裴世矩叹息道:“江山太大了,日后都是看那些年轻人的。”
裴仁基并没有说话,有些话只能放在心里,也不知道这个裴世矩最近做了什么事情,虽然手中掌握着权力,但他看的出来,裴世矩的政治生命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裴仁基认为自己应该可以主导裴氏的大权了。
“阁老老当益壮,还能干十几年。”裴仁基赶紧说道。
“蓝田可是一个好地方啊!不仅仅是练兵,甚至还练将。”裴世矩忽然说道:“在文官路上,我裴氏已经没有这个可能了,裴氏没有可以继承我的身份地位的人,唯独武将中,元庆神勇,你虽然这次吃了亏,可只要努力一些,练出精兵,迟早有一天,还是可以上战场的,陛下迟早会进攻西北,那个时候必定会用你。我已经让人将西北的情况收集起来,回头你拿去,或许可以帮助你的一臂之力。”
裴仁基这个时候,猛然之间想起,裴世矩当年曾经奉杨广之命经营过西北的,对西北的山川地形十分熟悉,这个时候为自己提供这些东西,的确是帮了自己一把,想到这里,不由的为自己的心思而感到惭愧。
“阁老,下官。”裴仁基正待说什么,却被裴世矩给阻挡住了。
小偷王妃可傾城
“有些话,你自己知道就行了,不必告诉我。”裴世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当今天子乃是古往今来最圣明的皇帝,而且,你裴仁基是一代名将,有些事情你会做,但有些事情你是不会做的。所以说,你的贬谪不过是陛下的计策而已。德本啊!这正是陛下信任你的地方,你可要好生把握啊!”
裴仁基听了连连点头,到底是老狐狸,裴世矩不是知道,而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所在。只是他没有说出来而已。
“不久之后,老夫恐怕也要被贬官了。”裴世矩忽然笑道:“老夫老了,也应该为新人让位了。”
“阁老,何不让宣机跟随末将前往蓝田大营走一遭?好歹也能立下军功。”裴仁基想了想说道。裴世矩虽然有爵位在身,日后的裴宣机也能降一级继承爵位,但若是有军功在身,不但可以继承爵位,还可以保住三等公的爵位。
裴世矩听了点点头,这才是他这次来见裴仁基的主要目的,自己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闭上眼睛,裴宣机有点能耐,但想要立下军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趁着自己还在的时候,安排一番,还能立下军功,李煜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还能保住自己的爵位。
101℃惡魔美男
“这次老夫趁着岑文本不在燕京的日子,将关中的世家大族都召集在一起,有所收获。”裴世矩摸着胡须,得意的说道:“嘿嘿,关中世家就算是被李渊父子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可是手中还是有不少东西的。”
“阁老,您明知道陛下最忌讳的就是这点,为何还要如此?”裴仁基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李煜没有告诉裴世矩了,就是因为裴世矩和关中的世家大族接触太深了。
“那是自然。”裴世矩得意的说道:“所以,不久之后,我要送陛下一份大礼。相信那个时候陛下肯定知道老夫的一番苦心。”
裴仁基一颗心跌落谷底,脸上露出惊骇之色,眼前的这个老东西实在是太坏了,太阴险了,他知道自己的后人不过中人之姿,当不得大事,毫不犹豫的趁着自己还在世的时候,给自己立下足够的功劳,用来换取李煜对自己后人的支持。
“这些人见利忘义,看着吧,现在我们有些用处,所以才会靠着我们,一旦我们没有用处了,好不犹豫的甩掉我们。世家不可用,这句话,陛下说的有道理,看看入京的这些世家,他们表面上想为朝廷办事,现在的老夫手下,都是这些人,但实际上,私底下,有许多人都和李唐余孽、突厥人、甚至高句丽人接触。”裴世矩显然掌握了不少的把柄。
“阁老深谋远虑,末将不如也!”裴仁基还能说什么呢!眼前的这个老东西太过阴险了,太过狠毒了,狠毒的让他都有些担心,生怕自己父子两人有朝一日会被他卖掉。
裴世矩将裴仁基的小心翼翼看在眼中,也没有说什么,若不是自己身子骨不行了,也不会采用这样的手段,世家之间相互牵制,相互合作才是正道。
“好了,老夫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时间越长,就越有人会关注你,不利于陛下的计划,送送老夫吧!也让世人见识一下你贬谪的样子。”裴世矩忽然笑道:“说老夫奸诈,但在陛下面前什么都不是。”
裴仁基更不敢说什么了,您老将自己的盟友都出卖了,大夏皇帝狠还没有到这种地步。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资格评论。
他将裴世矩亲自送了出来,而且是阴沉着脸,而裴世矩也是满脸愤怒的模样。燕京再次有传言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