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说白了科苏特其实就是想白票,如果能不花钱就能得到军火,那自然是最好了。
科苏特这种想法其实很正常,每一个白手起家的革命者都会有这种“朴素”的念头,毕竟像他们这类组织资金一般都比较拮据,能不花钱就把事情办成自然是最好。
但问题是李骁是什么?不客气地说是白票的祖宗,向来只有他白票别人的,哪里会让别人白票。更何况他虽然打着法国的名头招摇招骗,但真心没从法国政府那里领过工资,他也没有那么多资本白白支援科苏特。
当然,就算有那么多资本,李骁也不会让科苏特白票。匈牙利革命注定是竹篮打水,他傻了才把钱扔水里。
所以哪怕看出了科苏特的失望,李骁也是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回答道:“主席先生,如果这些军火是我个人的,自然可以全额奉送给您,帮助您包围匈牙利……但是您应该清楚,俄国和匈牙利以及土耳其都宣布封锁边境,严格禁运军火进入匈牙利,这些军火并不属于法国政府,而是属于瓦拉几亚……”
卡牌籃球
稍微一顿,他继续解释道:“瓦拉几亚临时政府并不打算将军火赠送给匈牙利,他们只想要钱……这么说吧,我个人和法国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牵线搭桥,帮助你们获得宝贵的军火。交易是你们和瓦拉几亚临时政府的事务,我们并不从中获利……所以如果你们不能让瓦拉几亚人满意,我们也是爱莫能助!”
李骁完全是一副老子不是军火生产商只是军火搬运工的架势,这让科苏特有点没辙。他也知道如今匈牙利想要搞点军火有多难,原指望能讹法国一笔,谁想到法国人比猴都精,根本不上套。
科苏特是不相信法国或者某人在这些交易中真的只是中间人的角色。他能看出瓦拉几亚人对某人十分敬畏,几乎是对某人俯首帖耳,就这儿要不要钱还不是某人一句话的事儿么!
他认为某人就是想赚钱,根本就是无良的吸血鬼,准备讹诈匈牙利一笔。
这倒是没错,因为李骁还确实是这个想法,他虽然想让匈牙利帮着拖奥地利和帕斯科维奇的后腿,但并不觉得因此就要哄着匈牙利人,相反,他是既要达成目的还要从匈牙利人身上刮油水。
“迪奥梅德先生,您应该很清楚,我们当前的财政情况十分不乐观,资金的缺口非常大,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让我们拿出巨资购买军火,着实为难。不怕跟您说实话,上次的交易已经基本耗尽了我们仅存的资金,现在我们的政府已经揭不开锅了!”
科苏特决定卖惨,他觉得再怎么说李骁也是法国政府的代表,只要他咬死了不松口,法国人应该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奥地利消灭,怎么说都得多少意思一下。
这个判断实在错得离谱,因为李骁虽然找了法国外交部背书,但真心是***,法国政府并没有给他一毛钱。所以就算科苏特说得惨绝人寰,他也不会退让分毫。
只见他很是平静地回答道:“主席先生,对于你们的困难我感同身受,也希望尽全力帮助你们,所以之前我们想尽办法赠送了你们一大批武器弹药,这已经是我能做的极限了。”
不等科苏特插嘴,李骁又道:“如果你们财政实在紧张,我觉得你们可以尝试没收奥地利人的产业或者发起全民募捐,瓦拉几亚那边只认钱不认人,没有钱是真拿不到军火的!”
科苏特愣愣地看着李骁,他是真没想到法国人如此决然,竟然是油盐不进,尤其是那句认钱不认人更是让他恶心不已。漠然的,他觉得法国人是那么的丑陋,真心让人厌恶!
但科苏特还不能翻脸,毕竟李骁是他唯一能获得军火的希望,如果给某人撵走了,他所有的政治野望不说全部落空,至少也会落空大半。
想了想,科苏特厚着脸皮再次哀求道:“就算如此,那您能不能做一做瓦拉几亚人的工作,让他们给予更多的优惠呢!”
李骁都有点烦了,人心总是贪婪的,他开始后悔之前那么痛快给科苏特军火以及完成交易了。就应该拖着他吊他的口味,让他知道获得军火有多么不容易,该多么去珍惜。
哪里像现在,交易太痛快,让他以为事情很简单,竟然没皮没脸的讨价还价,真心是贪心不足啊!
所以李骁很干脆地回答道:“抱歉,主席先生。这已经是我能为你们争取的最优惠的价格了,不能再低了。瓦拉几亚人之前甚至准备涨价,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消他们的念头,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价格依然太高,那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您,这是没办法完成交易的!”
無上神道
科苏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李骁的拒绝实在太果断了,让他认为法国人一点诚意都没有,觉得法国人太过于贪婪。他觉得一些瓦拉几亚的破烂武器卖得那么贵,根本就是敲诈嘛!
只不过他却没想想,就是这样的破烂匈牙利离开了李骁都买不到,所以说跟政客千万别谈感情,因为他们从来就没得感情!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滞,科苏特是气鼓鼓的不想说话,而李骁则是该说的都说完了,没有多余的话可说,两人就是那么沉默对视,谁也不愿意首先低头。
混在南宋的日子 斷欲
二零一四之世紀大冒險 愛寫作的小生
良久,见李骁始终不为所动,科苏特也没办法了,但他依然不愿意轻易就范,所以很冷漠地回答道:“这样吧,迪奥梅德先生。价格方面您再去做做瓦拉几亚人的工作,如果他们能够优惠一点,那我们再继续谈如何?”
絕色丹藥師 水靈妖十二
極品高富 櫻花墨
三國之董卓之婿
李骁好悬没直接骂娘,优惠你大爷,没钱还穷拽什么,真是惯着你了。
他也懒得继续废话,站起身断然回答道:“主席先生,优惠是不太可能的,我只能说今天这个价格已经非常优惠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如果您今天能做决定,那就是这个价格……但是过了今天,很有可能会涨价。请您尽快做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