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老爷子就这样走了,平平静静没有一丝波澜,很安详也很突然,但这一切却又好似显得那么的顺理成章。
安详的面孔没有一丝痛苦的痕迹,悲痛欲绝的刘禅竟然从老爷子脸上看到了几分坦然的神色。
重生之王者歸來
“到底出什么事了?两位神医究……”
網遊之天狗吞日 寡人未婚
農門悍婦寵夫忙
老爹刘备的声音远远便传来,可当他匆匆忙进到屋内之后,却是震惊到无法言语的程度。
谁人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给人以震惊的感觉是无比巨大的,哪怕是如刘备这等历经风雨见过不知多少大场面的人,在此时此刻也难以自持。
张机再一次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却是让刘备心中的悲痛更甚几分。
老爷子年已七旬,这个岁寿在当今已经算的上是高寿之龄,少之又少的存在。
甚至在民间能够活到这个年岁再去世的老人,应该都是以喜带丧了。
可华佗华老爷子于大汉于天下之利,又岂是寻常百姓人家可以比拟的?
医道之发展,医学之进步,种种不一哪个都离不开老爷子的身影。
然而天命有数人生有终,突然之故却又好似一切都那般的合情合理……
悲伤的情绪弥漫在众人之间,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严肃且悲痛的。
甚者如刘禅极尽哭嚎出声,可是却始终压下了这份不敬。
在老爷子最后生活的这个地方,不论是刘禅还是刘备,所有人都十分默契的保持着安静和沉默,没有打扰老爷子的想法。
哪怕平日里狭小的草庐现在沾满了人显得有些拥挤,可是唯独在华老爷子那张榻前,却是空出来一块宽阔,没有谁踏入其中,只此为发自内心的表达尊敬之意……
覆水不能收,人死不能生。
老天爷定下来的规矩,哪怕是有着起死人而肉白骨之能,却也仅仅不过是一句比喻罢了。
人注定是人,还没有办法做到扭转生死改变天命的能力。
浪漫校園:pk妖孽四少
哪怕所有人心里都难以置信,哪怕刘禅悲痛到无法自持,法正哀切到几近昏厥,却也对现实无法进行半点的改变。
反而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应该更快的从悲伤当中走出来,越是不能一味的沉浸在回忆里面。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
想必老爷子在天之灵ꓹ 也不会愿意见到刘禅等人如此悲痛到难以附加的程度吧……
閃婚老公來抱抱
益州是繁忙的,刘备是劳碌的。
能够急匆匆亲身感到城郊来ꓹ 这已经是他对两位神医极大的看重了。
在事情已成定局,无法扭转天命的注定结果面前,刘备能做的只是心中缅怀ꓹ 而后便将华老爷子的后事交给了刘禅。
这一次,刘禅不仅没有任何反对的意见ꓹ 反而若非不是老爹先开口的,刘禅这一次也必是会主动要求这般做。
老爷子人生在世孑然一身ꓹ 没个一儿半女赡养奉老ꓹ 仅有的几个徒弟也都被刘禅安排到其他地方负责军中医者的调度去了。
这种时候,刘禅自是应该肩负起后辈晚生的责任,理所当然之事焉有推辞的道理!
别说他跟老爷子之间有着往年交情,年龄虽然是爷孙的差距,可是相处的状态却更似于谈得来的好友。
刘禅总是能够引出一些前世的医学,哪怕这些在前世仅仅只是粗略的东西,就算没学过医的人也能略知一二。
但领先了一千八百多年的经验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ꓹ 刘禅为华老爷子提供了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灵感跟有用的建议了。
甚至很多时候,老爷子都动过要收刘禅为徒的想法。
这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教出来的徒弟ꓹ 也不是刘禅让两位老先生广开医道用来发展军中医者的那种教法。
入门之徒亲传子弟ꓹ 华佗华老爷子是真觉得刘禅有天赋有能力有想法ꓹ 敢于尝试敢于设想ꓹ 这绝对是医道上的一个好苗子。
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刘禅心里清楚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ꓹ 自然是不敢高攀。
再加上学医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ꓹ 殊不见两位老先生钻研了大半辈子ꓹ 也没说穷尽医道所学堪称为举世无双吗。
名为神医也不过是外人所称道,实际上两位老先生却向来只是称呼他们自己为一乡野游医而已啊……
以晚辈礼ꓹ 以弟子礼,以忘年之交好友为礼。
有此种种,刘禅来亲自主持老爷子的后事,自然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甚至于当仁不让!
只是在敲定规程上,刘禅却是想给老爷子一个更加体面,或者说更加符合他为天下人做出的贡献!
寻常丧仪怎么用在华老爷子的身上,医道先行者福泽天下人,这种贡献之大,若说老爷子的后事寒酸了,刘禅都觉得这是在骂人,而且还是当着天下人的面骂他们益州荒野无知不懂礼节!
故而刘禅已经想好了,老爷子的后事要办,要大办!
想法敲定的刘禅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跟自家老爹请示,只有得到了老爹的首肯之后,刘禅才可以进行下面的准备。
然而就今日这段时光,他却是想要留下来静静的再待一会儿,再陪老爷子待这最后的一段时间……
草庐之中仅剩下刘禅与张机两人,而在这时候,刘禅却也知道了华老爷子临走前的一些表现。
有些人逝世前是嚎哭大喊大叫,有的人抱憾后悔,也有的人如老爷子这般悄无声息的便离开了人世间。
但仅刘禅所知,如老爷子这般洒脱坦然的,却只有他一人!
不为别的,只因是张机对刘禅言道,老爷子在走之前十分平静的坐着,膝上放着那卷他编撰的《青囊经》,而后面容和熙十分平静的道了一声:“无憾……”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老爷子对自己人生中最大的评价!
外人言道神医如何,世人评说圣手又如何。
种种评价也不过外人之眼看到的,想到的,说来的。
却从来都不是老爷子内心深处自己得想法,因为他们并不了解老爷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也完全无法明白老爷子亲口所说这两个字的分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