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之道友留步
小說推薦輪迴之道友留步
这是一场菩提老祖与司法天神的博弈,猴子敏锐的察觉到自己成为了其中的关键一环。
对于猴子来说,自己能否逃过这一劫,完全在于自己身处什么地方。
通过两位大能简单的几句对话,猴子能够从中得出几个重要信息,第一,菩提老祖确实有大能耐,但比天庭似乎稍微差一些;第二,或许老祖与天庭之间有什么约定,天庭管不到方寸山,但老祖也不能插手方寸山之外的事务;第三,老祖似乎有保下自己的意愿。
总而言之,猴子眼下算是暂且逃过一劫,别管怎么说,这位看起来逼格满满的司法天神,确实非常忌惮菩提老祖,愣是没有踏入方寸山一步。
“虽然本座不进入方寸山,但此妖猴乃是天庭通缉的要犯,尔乃方外之人,本座还是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有话不妨明说。”
“哼。”司法天神寒声道:“如果你收它为徒,教其道法神通,便是与天庭为敌,那么方寸山,便不是化外仙山了。”
猴子闻言,当即就是一愣,如果自己不能拜老祖为师,又如何学得本领?
我的絕美老婆 旺角黑夜
学不到本领,不说是否能救出被压在五指山下的红牡丹,就连自己的性命恐怕都难以保住,好不容易看到希望的猴子,似乎再次濒临着绝望。
司法天神并没有多逗留,留下几句狠话就化虹而去,像极了话本中的大反派。
而老祖在司法天神离开之后,只是看着猴子连连叹了几声可惜,便带着小道童扭身离开,猴子想要跟上去,却发现自己迈不开腿,想要说话,竟也张不开嘴!
一颗心ꓹ 在瞬间跌入了低谷。
猴子觉着自己的猴生起起落落,充满了曲折ꓹ 活着甚是艰难。
如果它只是猢狲,或许还能更加快乐,如今习得了圣人书的知识ꓹ 再加上这万里路的见识,猴子便也越想越多ꓹ 越想越慌。
见识得越多,才知道自己懂的越少。
用老祖教导过的话来说就是ꓹ 人生而有涯ꓹ 其知也无涯。
狂妃難寵:腹黑相公是顆蛋 三秋
直到看不见老祖的背影,猴子才觉着自己顿然一松,不论是张口说话,还是踢腿迈步,才皆无阻碍。
虽然司法天神已经不在山外守着,但猴子依然不敢出去,毕竟它也是听过守株待兔的故事ꓹ 虽然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显得愚蠢…
“哎——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猴子的耳边ꓹ 似乎响起了老祖当日的声音ꓹ 原本十分颓废的猴子ꓹ 也渐渐的恢复了精神。
顺着山间的小路ꓹ 猴子强打起精神,想要寻找老祖的洞府所在ꓹ 心中只剩下一点点期望。
它走的很慢ꓹ 似乎是希望希望迟一些破灭。
三星洞之中。
扮成了童子的昊天揉着自己的脑门ꓹ 觉着这个申公豹的戏实在是太多了,明明只是个猴子ꓹ 这是要把它当杨戬培养么?
它有杨戬那个天赋么?
没有妈,就把人家暗恋的仙子压在山底下?
这红牡丹还是申公豹自己的弟子…而且,说到底,猴子也是他的弟子…
是师徒三个,究竟再搞什么名堂?
昊天心中难免疑惑,申公豹当真不知道“改天条”的讯息么?
虽然昊天自己利用权限,将这一条天机遮盖,但疑心已经升起,便没有那么容易平息。
不过自己眼下就跟在他身边,完全能够掌握他的一举一动,倒也不害怕做出什么意外之…
想到这里,昊天难免无奈,人家已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乱搞了,若非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自己哪里知道申公豹对于猴子竟然是这样的安排?
昊天暂时放下心里的疑惑,也不去看还在山脚下磨蹭的猴子,正经看着这一处申公豹一手修建起来的方寸山。
千峰排戟,万仞开屏。日映岚光轻锁翠,雨收黛色冷含青。枯藤缠老树,古渡界幽程。花瑞草,修竹乔松。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蒨崖苔藓生。
山石全都是天上的星石所铸,上面刻画着传承自上清一脉的恐怖阵法,申公豹在雕刻阵法的时候并没有瞒着昊天,但很多玄奥之处,昊天并不能理解,甚至觉着非常荒谬。
按照他的理解,阵法路线如果按照申公豹的设定运行,阵法一定会崩溃,但事实上…单独拎出来一座,确实也有问题,但就是这密密麻麻的阵法组合在一起,便混元一体。
昊天甚至在其中看到了十绝阵的影子,也曾经多嘴问过一句,申公豹告诉他:“这是十绝连环大阵,是一个完整的大阵,并非是是个独立出来的阵法。”
昊天基本上已经明白了其中的恐怖之处,或许对他构造不成什么威胁,但对于这个世界的其余人来说,进了方寸山就相当于把性命交给了申公豹,就算是慈航道姑没有防备之下,也要陨落之危。
“这猴子,你还教不教?”昊天看向了申公豹,毕竟搞出这样一出闹剧,菩提老祖还如何教猴子本事?
“教啊。”
“如何教?”
為死者代言
“等猴子求着教。”
“那你如何向天庭交代?”
“不让天庭知道就是了。”
昊天脸色一黑,道:“朕还在这里。”
申道长拱拱手:“只能劳烦师叔当装看不见了。”
魚肉三國
大周權臣 白島先生
呵——
都市雷電掌控者 清唱華年
六零奮鬥俏軍妻
对于猴子的教导方案,已经撕了好几版方案了,现在完全就是看申道长心情,想一出是一出,别说昊天没有想到,就连申道长自己也是突发奇想…反正猴子已经不正常,害怕更歪一些?
司法天神,自然是申道长的分身之术,当然,被压在五指山下的红牡丹就是她的真身,毕竟演戏要演全套…只是,申道长并没有给红牡丹看剧本,全都是本色出演,真实反映。
偷個男神帶回家
现在被压在山底下,基本已经回过味来的红牡丹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并没有被逐出师门,忧的是自家师尊过于喜怒无常…现在她完全摸不准师尊究竟是什么路子了,也担忧猴子在师尊手里会被彻底玩坏。
猴子上山,然后又遇见了一个群众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