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其实,李杰和吴爱可只说了一半。
此一时,彼一时。
既然他决定去体会一下汉东省的风波诡谲,那么必然要做一些必要的切割。
比如和陈明章之间的生意。
关于这一点,他决定不参与了,那份工艺配方就当是白送给陈明章好了,免得未来被其他人用来攻击他。
全系魔法 齊曉柒
毕竟反贪工作可不受人待见。
君不见陈海开局直接被车撞?
陈海是什么人?
踏青遙 玦妃原創
汉东州反贪局局长,父亲陈岩石更是参加过抗X战争的老兵,说撞就撞了。
后来,侯亮平去了汉东,依旧被人盯上了,差一点就死在了狙击枪下,若不是关键时刻来了一通电话终止了暗杀行动,他也得步陈海的后尘。
对此,李杰非常不理解,赵瑞龙为什么会做这么蠢的事?
如果侯亮平死了,和他一起吃饭的祁同伟、高小琴能抽身事外?
此举可谓是丧心病狂!
没脑子到了极点。
当然,这是影视剧中的情节,导演、编剧为了营造剧情冲突也是无可厚非的,但这不符合常理。
用枪,无疑是下下之策,尤其还是再和利益相关人士聚会的时候,更是下下策中的下下策。
不论是陈海的车祸,还是后来侯亮平与死神擦肩而过,都足以证明一点。
赵氏集团为了自保,可以不择手段!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这个都市副本中,李杰可不是挥手引动天象,以一敌万的大宗师,面对枪械,特别是大口径的长枪,一个不慎,也有可能性命不保。
如果他选择蹚汉东这趟浑水,必然会和赵家对上,到时候谁知道赵瑞龙会怎么对付他。
李杰自己倒不是特别怕这种暗箭伤人的举动,大不了自己多注意一点ꓹ 以他异于常人的灵觉,想要暗杀他ꓹ 很难。
但是他不怕,不代表吴爱可不怕。
万一那帮人对他的家人使什么阴招,那才是防不胜防。
沉默的真相中ꓹ 胡一浪便曾经威胁过‘江阳’的家人,一个小小的胡一浪都敢这么做ꓹ 祁同伟会不敢?赵瑞龙会不敢?
永远不要高估人性,永远不要把主动权交到别人的手上。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考虑ꓹ 李杰凭借自己的个人能力ꓹ 调去汉东基本上问题不大,可是要想和吴爱可一起调去汉东,就有点难了。
超級無良小子
组织用人是有程序的,机关又不是企业,哪是你想调就能调的。
李杰暂时有两种打算,一种是尽量让吴爱可和自己一起调职,另一种则是如果事不可为的话ꓹ 那么就让吴爱可辞职,当然ꓹ 前提是吴爱可愿意。
前者是困难模式ꓹ 后者是简单模式。
假如要选ꓹ 身经百战的李杰肯定会选困难模式ꓹ 没有挑战,哪来的乐趣。
傍晚ꓹ 吴妈妈使劲浑身解数做了一大桌子菜ꓹ 桌上全都是李杰和吴爱可爱吃的菜ꓹ 谁让他们长期身在外地,难得回来一次ꓹ 而且可以预见,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不会经常回家。
年轻人和老人的口味自然有所差别,从吴副检一会东挑挑,西捡捡的样子就能看出,这桌菜不太和他的口味。
虽然菜不合口味,但是有一点却让吴副检很欣慰。
老伴今天准许他喝酒了,而且没有限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吴副检似有意似无意的问出了一个问题。
“小江,刚才我听爱可她妈说,你和县法医中心的陈明章准备搞一个什么厂?”
闻弦而知雅意。
一瞬间,李杰便明白了吴副检的意思,虽然吴副检没有明说,但是看他说话的语气,对方明显是在提醒自己,不要突破某种底线。
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组织上要想查你,没有什么是查不到的,查不到,只能说明力度不够。
都市為王
恰好李杰此时也有放弃这桩生意的打算,于是便借坡下驴。
“吴叔,之前我和爱可一起出门的时候,她也说了这件事,现在想来,我之前的想法确实有失妥当,虽然我百分百肯定这次合作是正当的,没有夹杂任何商业之外的东西。”
“但是我没办法说服所有人相信,而且只要陈明章的生意越做越大,这个点就是被其他人无限的放大。”
“因此,我决定,放弃合作!”
吴副检哈哈一笑,李杰如此明辨事理,令他非常高兴。
当官,谨小慎微是必备的品质。
纵观古今,凡是张扬人性的,有几个能有好下场的?
何况,体制内的队伍那么庞大,而职位又是有限的,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有人升,有人升不了,后者的比例远超过前者。
单从国考来说,几千人竞争一个岗位也不罕见,这还只是第一步,等你进了体制后,你就会发现,想要上去比你想要进来还要难。
多少人一辈子止步于科级?
因此,竞争无处不在!
打铁还得自身硬,想要晋升,首先一点,你不能身上带着太多的毛病。
獨家秘戀
“好,你能想明白就好!”
李杰握住吴爱可的手,谦虚道:“多亏了爱可提醒我。”
吴爱可眉毛一扬,脸上的表情要多得意有多得意,仿佛是在说。
風與翼 菊夢秋雨
唯武巔峰 夢裏走飛沙
‘嘿嘿,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
吴副检和吴妈妈看到两人之间小小的互动,彼此会心一笑。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李杰和吴爱可哪里都没去,活动范围仅限于清州市区。
浪子神鷹
期间,李杰和陈明章见了个面,将合作的事情说开了,一开始陈明章非常不理解这一点,毕竟当下的风气还没有后世那么严。
很多家属都会经商,比如平康县招商局的官员,他的夫人就开了一家饭店,该部门的聚会、招待等全都在这家饭店,基本上等同于员工食堂。
这种情况实际上是明令禁止的,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并没有那么严格。
而他和李杰之间的合作完全符合规定,李杰是在都察院工作,他们要做得生意是化工类企业,即不存在区域限制,又不存在行业限制。
虽然不理解归不理解,但是陈明章最终还是被说服了。
萬域獨尊系統 七斤九錢
凭白的了一份专利,少一个人分钱,全都对他有利,陈明章没有不答应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