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復仇者”王燕茹:扳倒“官二代”父子後 被控兩宗罪一審獲刑三年

(原標題:“前任復仇者”王燕茹:扳倒“官二代”父子後 被控兩宗罪一審獲刑三年)

運河邊的古城揚州,73歲的王元鳳獨自生活在梗子街的棲鳳客棧中。

古香古色的大門旁,“揚州市庭院藝術研究會”的招牌彰顯着這座院落的不同。客棧正廳的桌子上,女兒王燕茹直播用的手機和拍照燈擺在一旁,但屏幕上落了一層灰。


全球疫情簡報:美國日增確診13.4萬例刷新紀錄 烏克蘭總統住院隔離

王元鳳已400多天沒見到女兒,在梗子街甚至揚州城,王燕茹曾是人盡皆知的人物。2017年,她因網絡實名舉報揚州市原國資委主任黃道龍及其子——時任揚州市公共資源交易中心政府採購科科長黃宇,引起廣泛關注。

兩年內,王燕茹將前男友黃宇及其父親先後“送入”高牆。但王燕茹可能沒想到,在扳倒“官二代”前男友及其父親後,自己也將面臨牢獄之災。

王燕茹(圖片來源:王燕茹個人微博)

曾經戀人互相舉報對方信用卡套現

11月13日,揚州市廣陵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王燕茹非法經營、尋釁滋事案。封面新聞記者從王元鳳處瞭解到,該案當庭宣判,王燕茹因犯非法經營罪和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罰金三萬五千元。

據瞭解,法院沒有當庭下發判決書,判決書將在5日內下發。得知判決結果后王元鳳對記者表示,“肯定將上訴”。

記者瞭解到,當日庭審中,公訴機關指控王燕茹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爲自己及他人刷卡套取現金700餘萬。但王燕茹對指控的大部分金額予以否認,其辯護人葛樹春和魯文婧亦爲其進行了無罪辯護。


河北豐寧抽水蓄能電站下水庫正式開始蓄水

記者注意到,公訴機關指控王燕茹4次利用POS機套現,其中爲前男友黃宇及黃宇持有的他人信用卡套現610餘萬,爲自己及其他人套現110餘萬。公訴機關當庭出示了王燕茹的POS機申領資料、銀行交易明細以及證人黃宇等人的證言。

知名博主騷擾女愛豆 求愛不成罵女方“活該不紅”

記者從庭審現場瞭解到,王燕茹辯護人在庭上表示,王燕茹的套刷套現事實不清,不能排除合理懷疑,從證據來看,黃宇陳述是王燕茹刷卡套現,王燕茹陳述是黃宇親自實施的套現行爲,自己沒參與。而除了證人證言之外,沒有直接證據能證明王燕茹實施了套現行爲。

記者瞭解到,在庭審中,王燕茹認可其中98萬元套現行爲。王燕茹的辯護人指出,根據“兩高”2018年發佈的相關司法解釋,利用POS套現數額在100萬元以上,屬於刑法二百二十五條規定的“情節嚴重”,應以非法經營罪論處。換言之,金額在100萬元以下則不構成犯罪。

王燕茹的辯護人葛樹春還在庭上提出,王燕茹舉報黃道龍,並導致黃道龍被判處有期徒刑系立功行爲,我國刑法第68條規定,犯罪分子有揭發他人犯罪行爲,查證屬實的,或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現的,可從輕或減輕處罰。但該辯護意見未獲採納。

王燕茹父親王元鳳對記者表示,據其此前向警方瞭解,王燕茹之所以被以非法經營罪指控,系黃宇舉報,但該消息記者並未得到確認。而黃宇已於2019年8月因非法經營罪被判有期徒刑兩年,線索則來自王燕茹的舉報。

關於王燕茹,有媒體稱她“前任復仇者”。這個揚州女孩的微博名字叫“鈕祜祿王燕茹”,頭像是電視劇《甄嬛傳》主人公甄嬛。

白酒股行情火爆!券商透露兩大選股法寶(附股)

“我是鈕鈷祿燕茹,這就是我最後的心態”。王燕茹曾在微博上這樣解釋。電視劇裏,甄嬛在失去孩子之後變得強大,她說自己因爲“失去了愛而變得強大”。

聯通最快明年2G 全面退網

王燕茹自己發的最後一條微博停留在2019年9月7日。這條微博裏,她說“我在北京搞了複印機,打起材料起來可快了。”並配發了一張打印機照片。她當時準備用這臺打印機打印舉報材料,繼續舉報黃宇父子。

但同一天,王燕茹在北京的出租房內被警方帶回揚州。涉嫌的罪名是非法經營罪——與前男友黃宇被定罪的罪名一樣。

售37.18萬-55.18萬 新奧迪A5家族正式上市

一次爭吵引發的“復仇”

在成爲“仇家”之前,兩人曾交往七年。

王燕茹是揚州一家銀行職員,家境優渥,除了自己家的棲鳳客棧之外,王家還經營着服裝廠和旅遊公司等企業。王元鳳很疼愛這個小女兒,還爲她買了一輛70萬的奔馳跑車。

2010年,在單位領導介紹下,王燕茹認識了黃宇。王元鳳對封面新聞記者回憶,王燕茹與黃宇戀愛長達7年。期間,他曾多次催兩人完婚,兩人原定2017年7月結婚,但一次意外的發現改變了一切。

“兩人因爲一些事情打起來了”,王元鳳提供的不予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17年7月8日晚,黃宇與王燕茹發生口角和肢體衝突,後者報警,但警方認定黃宇毆打王燕茹證據不足。

美媒:拜登團隊考慮任命希拉里任美駐聯合國大使

王燕茹隨後提起行政複議,半年後,揚州市邗江公安分局作出複議,決定給予黃宇行政拘留五日的處罰。黃宇不服,向揚州市中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複議決定。

現代圖書館越來越“智慧”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裁判文書顯示,揚州市中院一審認爲,複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駁回了黃宇的訴訟請求。

據報道,王燕茹在派出所做筆錄時發現黃宇已於當年2月結婚。感覺被欺騙的王燕茹決定向紀檢部門舉報黃宇父子。

王元鳳回憶,在舉報之前,黃家曾派人請求“和解”,並達成了50多萬元的口頭和解協議。但由於後來王燕茹行政複議成功,黃宇被拘留,該協議並未實際履行。

“都是被逼的,十年青春,撕心裂肺。”王燕茹曾在回顧認識黃宇多年來的感受時寫道。

記者注意到,王燕茹向紀委提交的舉報黃宇父子部分財產清單中,包括十套房產、豪車和玉石、書畫、古玩等物品。“這十套房子,包括一套別墅,他(黃宇)都帶我去過”。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王燕茹曾解釋,最開始她只是因爲感情受到欺騙想舉報黃宇,但由於黃道龍將房產轉移到黃宇名下,她要舉報黃宇幫助其父親轉移資產,就必須將父子兩個人一起舉報。

王燕茹舉報“官二代”前男友事件迅速引發關注。2018年3月20日,揚州市紀委監察委微信公衆號“清風揚州”發佈消息:揚州市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原主任黃道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19年5月28日,揚州市中院公開審理黃道龍受賄、貪污一案,並當庭宣判。法院審理查明,1999年至2010年,黃道龍利用擔任揚州市審計局黨組書記、局長,揚州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爲有關單位和個人謀取利益,並於2000年至2016年,先後收受了有關單位和個人給予的現金及購物卡,玉器、字畫、金條等物品以及房屋裝修等,收受的財物及財產性利益共計摺合人民幣294.9214萬元。2005年至2011年,黃道龍利用擔任揚州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任職務上的便利,採取在本單位或下屬單位報支個人消費發票以及虛開發票套取公款等方式,侵吞公共財物共計人民幣43.711萬元。

揚州市中院以受賄罪判處黃道龍有期徒刑九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百五十萬元;以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二十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一百七十萬元。

外交部:向拜登和哈里斯表示祝賀

王燕茹家(封面新聞記者代睿 攝影)

“將復仇進行到底”

大衆邁騰再添“新成員”,年輕人要的它都有

法院判決後,王燕茹並未“偃旗息鼓”,而是繼續向有關部門舉報。父親王元鳳認爲,法院認定黃道龍貪污受賄的金額與王燕茹舉報的金額差距過大是導致王燕茹繼續舉報的重要原因。

2021考研報名部分數據出爐:人數普漲,有高校暴漲42%

“我希望黃家所有資產能夠徹底充公,上繳國庫”。在黃道龍被宣判後時,王燕茹面對媒體時曾這樣表示。

爲了徹底向前任“復仇”,王燕茹從銀行辭職,在北京租了房,向有關部門遞交舉報材料。

王元鳳回憶,舉報期間,王燕茹曾一度患上抑鬱症並試圖自殺。其向記者出示的病歷顯示,2018年,王燕茹曾在北京、揚州等地就診。北京安定醫院的病歷顯示,病人自訴“間斷情緒低、少語與情緒不穩、衝動毀物、自殘一年餘。復犯2月伴自殺。”醫院初步診斷結果爲“雙相情感障礙,目前爲不伴有精神病性症狀的重度抑鬱發作”。

華爲: 5G迎來黃金十年 5G模組將大降價!

“我當時很擔心,因爲她感情上受到傷害,容易走極端、作出不理智的事情”。但王元鳳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2019年元旦當天,王燕茹服下安眠藥後昏迷。但被醫院搶救脫險之後,她繼續向有關部門舉報黃宇父子。

越秀濱海新城 在售 最新單價約23000元/㎡

“如果有記者採訪我,我就希望他被多判幾年”。她在微博中這樣說。

2019年7月8日,江蘇省儀徵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黃宇非法經營一案,中國庭審公開網對此案進行了直播。庭審中,黃宇被指用申領的兩臺POS機在無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使用其本人或他人多張信用卡爲自己及他人多次刷卡套取現金,共計刷卡套現人民幣1776萬餘元。

記者注意到,根據2018年最高法和最高檢發佈的司法解釋,使用銷售點終端機具(POS機)等方法,以虛構交易、虛開價格、現金退貨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現金,情節嚴重的,應依據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2019年8月29日,黃宇被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王燕茹的父親王元鳳(封面新聞記者謝凱 攝影)

父親:“完成女兒的使命”

黃宇被宣判後不到10天,王燕茹也被警方從北京帶回揚州。

大衆速騰店內放價數量有限 想買的抓緊

王元鳳提供的揚州市公安局廣陵分局逮捕通知書顯示,王燕茹涉嫌的罪名同樣是非法經營罪。

早評:滬指低開0.34% 汽車股活躍 海康威視低開2%

如今,王燕茹的微博賬號由父親接管繼續運營。他在微博中表示,要“完成小女未完成的使命”,繼續向有關部門舉報黃宇父子。

而獄中的王燕茹,也還惦記着舉報的事。王燕茹的律師表示,在最近一次會見中,還曾向其詢問舉報黃道龍的後續情況,“他們家的財產被沒收了沒有?”

王元鳳說,王燕茹出事後,旅遊公司被迫關停,客棧也無法繼續經營,每年大概要損失幾十萬元。妻子由於下身癱瘓常年臥病在牀,只能自己孤軍奮戰。

“我想救我姑娘,但能不能救得到就不清楚了,還是要盡力而爲”。王元鳳在微博上說,等她回家時,(我要)交給她一個幸福美滿的家。


農業銀行黨委理論學習中心組舉行專題學習交流會 深入學習領會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