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凤殊没有想到大河当真会有这样的决断,而一直优柔寡断的凤瑄被缠得终于不得不点头正式承认了他们的关系。这样一来,不管爱德加斯汀想要派的人凤殊接不接受,大河她却是必须一同带走的,毕竟也算得上是凤瑄的配偶,而凤瑄,哪怕是旁系,也算是凤家核心圈的成员。
“看来我们帝国也有这个福气啊。他们兄弟五个都是里奥救下来的人,即使想要效忠,也不是效忠于我,而是想要报答里奥。你也是因为认可里奥这个姐夫,所以才会不怕麻烦和我们皇室扯上关系。就凭这一点,你应该相信即使帝国居心叵测,也不会通过大河起到作用。”
“大哥,你确定要用这样的语气?不是说了我已经和小殊说过了,要是能带她还能不带?就是因为于情于理都不合礼数,所以才不能带。
她并不是认为我们帝国会算计凤家,就算是算计,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强龙不压地头蛇,这是凤婉说过的话。实力差距太大,可不是计谋就能够成事的。
而且,凤家是小殊的庇护,你去算计凤家,那就是陷我于不义,将来我死了有什么面目去见凤婉?”
凤小七原本对爱德加斯汀兄弟俩都观感不好,但现在听到阿里奥斯的话,突然就觉得当他哥哥其实也挺辛苦的,不由地可怜起爱德加斯汀来。
爱德加斯汀自然也发现了凤小七眼里的怜悯之色,哭笑不得。他弟弟也只有在亲近之人的面前才会这么放松,放松到了口不择言的地步。
“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去算计凤家了?你问问这里的人,他们谁认为我想要了解凤家那头的情况就是为了算计凤家?”
炮灰女主不逆襲
凤殊和君临都默默喝茶。凤小七不准备搭腔,乐得看戏。
“不一定是往坏里算计,但大哥你总是雁过拔毛。”
凤殊闻言咳嗽起来,心里憋笑不已。
很显然,也是从她四姐那里学来的。
原来在姐夫心中,他唯一的兄长形象并不如何伟岸嘛,相反ꓹ 还是铁公鸡一只,只进不出。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夕陽西下
其他人没听懂ꓹ 但爱德加斯汀自然听懂了,见凤殊忍俊不禁,便也明白她也听懂了ꓹ 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里奥,你这是害怕小九不认你这个姐夫吗?
又不是刚刚相认ꓹ 你还不知道小九是什么样的人?你说这样的话,不单只伤哥哥的心ꓹ 也是在折辱小九啊。
折磨哥哥也就算了ꓹ 反正从小到大你就不省心,哥哥习惯了替你收拾烂摊子,但做姐夫可不是这么做的,第一次来我们家你就让她面子上下不来台,你觉得她会想要在这里长住?”
回到英國當大亨 紅場唐人
爱德加斯汀的话让阿里奥斯愣了愣,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凤殊倒是听明白了。
“大哥,别戏弄姐夫了ꓹ 明知道姐夫老实巴交的,不像你心较比干多一窍。”
“心较比干多一窍?”
结合上下语境明白是什么意思ꓹ 但却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ꓹ 爱德加斯汀嘴角微勾。他想起了自己弟媳妇的种种奇特之处来。
如果不是和凤婉相熟ꓹ 他还真的没有办法推测到那一点去。然而凤殊就这么出现了ꓹ 两相映照之下,还真的很难不相信这种事情的确就是如此。因为除此之外ꓹ 真的是无法解释清楚。只有当真按照惊世骇俗的想法去反推ꓹ 反而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总之大哥你要是算计了小殊ꓹ 我就和你没完。”
如果是站在家族立场上,那么立场不一致的情况下ꓹ 他自然还是偏向于家族,毕竟皇室能够成为他大哥后盾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其他人都算不上助力,算得上助力的下属又不是皇室成员。但如果站在个人立场,那么他还是坚持不能伤害凤殊。
看见凤殊,就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凤婉真实的存在过。
阿里奥斯知道自己陷入了偏执,他年纪不小了,情|爱再真挚,也应当能够抽身而退,毕竟身死道消。
但他不愿意抽身,一如凤婉曾经说过的那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当遇到人生挚爱,身心都无比契合的灵魂伴侣,那么情之一字,就只有在双方都死亡之时才会消亡。
凤婉走了,他一度想要殉情,却都被兄长救了回来。因为失去爱人,他曾经万念俱灰,但兄长给了他活下去的支持,帝国的责任也使得他不得不重新振作,回到战场。
他的爱人说过,该自己承担的责任就必须承担,哪怕没有能力,也一步不能后退,否则就是万劫不复。即使进一步会直面生死,但进一步就会发现变化,就有可能从中寻找到一线生机。
他其实是懦弱的,如果足够坚强,他不会做了那么多年的逃兵,一直沉浸在丧失所爱的悲痛之中,置责任于不顾,更一度抛弃了手足之情,和兄长大打出手,一度重伤了对方。
凤婉一直都很明白他的弱点在哪里。她也一直都很清楚兄长是什么样的性情。他会为了她陷入偏执,难以自拔。而兄长为了护他,会无所不用其极,只求他能够脱胎换骨,重新获得生的乐趣。
所以她才会要求他不可以背弃兄长,随她而去,才会要求他要承担帝国亲王该承担的职责,毕竟他享受了帝国皇室的恩泽,才会要求他继承她的遗志,去寻找凤殊。
他相信她没有欺骗他,她的确就如她所言是久远年代的人,机缘巧合之下才会来到这个时代。但他其实对于妻妹也会出现在这里半信半疑,所以哪怕后来不再寻死,他也没有立刻就投入到找人的工作里。
从前陪着凤婉一起寻人,不过是为了陪伴爱人,他并不在意所谓的妻妹是生是死。
可当他当真意外和凤殊相认,两人一起抱头痛哭,他才知道自己的爱人执着多年是为了什么。
对于抢占被家族放逐的妹妹的院子这一件事,即便当初只是无心之举,甚至都算不上是错误,可凤婉依旧对自己少年时的行为懊悔终生。
凤婉是为了亲口向这个早年离家的妹妹说一声对不起。是为了给她一个久违的拥抱,告诉她并不是所有凤家人都忘记了她,她也有把她放在心里记挂一生的至亲手足。
可这一声迟来多年的道歉,最终还是没有诉之于口。姐妹二世为人,也依旧没有办法重逢。
阿里奥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爱德加斯汀,“大哥,不要欺负小殊。欺负小殊就是欺负凤婉,欺负凤婉我就会和你拼命,你知道的。”
刻在心尖的你 冷在
爱德加斯汀头痛不已。
这种级别的爱屋及乌,他怎么就没有这个待遇?!他其实不是在给自己养弟弟养儿子,而是在给凤婉养男人,给凤殊养手足吧?突然就有种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的感觉啊。
不单只他是这么想的,就连凤小七闻言也是面色古怪。
“你这个弟弟是不是小时候摔坏了脑袋?”

爱德加斯汀苦笑,“七小姐也看出来了里奥不是一般人?有没有兴趣带走他去亲自调|教一二?”
凤小七诧异,“你打算卖了他?”
见阿里奥斯完全没听懂他们话语里的机锋,爱德加斯汀咬牙,“不,我打算倒贴,给嫁妆。七小姐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我可没兴趣教笨蛋。要教也让凤殊去教。”
被拖下水的凤殊哭笑不得。
好吧,自家姐夫,总不能被人嫌弃。
“大哥,你现在是多了一个妹妹,妹夫,还多了外甥,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否则就不是姐夫摔破脑袋,而是大哥你的脑袋被门板给夹了。”
爱德加斯汀闻言大笑。
“你们在说什么?”
阿里奥斯还真的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重生戰凰:狂女狠囂張
被点名的君临只是嘴角微勾,“姐夫你是香饽饽。”
“香饽饽?”
除了凤殊,这一次其他人都没听懂。
“姐夫,大哥这是难得跟你这个当弟弟的撒一次娇呢,你还是配合配合他,免得他那脆弱的玻璃心真的碎掉就麻烦了。”
被凤殊揶揄,爱德加斯汀只是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小殊啊,要不要大哥我向你撒娇撒娇?”
果不其然,凤殊耸了耸肩,没什么感觉,君临却眼神微冷。
关九依旧没有任何一句辩解,只是转身去了厨房,任由洪小星越发殷切地安慰丁春花,而找来的那几个人忙着问询与开解。
“妈,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还发抖?妹妹开的玩笑也太过分了,怎么搞得好像真的要杀人一样,吓了我一大跳。妈你一定也是被吓坏了吧?真是的,怎么一直抖个不停?”
洪小星殷勤地拥着丁春花去坐下,又是温言软语的哄着又是帮忙捶背捏肩。
“哎呀,小星越长越漂亮啦,难得回来一趟还是这么孝顺,去了大城市学到好的东西,也没忘了本,真是个好样的,怡静就该多向你学习才对。怎么这孩子一天到晚的性情都这么阴沉,不像爱国也不像你。”
“别,别这么说,小静就是我生的,当然像我跟她爸爸。怎么会不像呢,呵呵,芽儿她娘真是会开玩笑。”
尽管在洪小星的贴心服侍下丁春花终于情绪安稳多了,到底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就像是惊弓之鸟,就怕关九会冷不丁地放冷箭。
要知道,关九的箭术是十分了得的,能杀的了几百斤重的野猪,也能灭的了穷凶极恶的狼群。随意杀两个没有多少武力值的人,简直不要太轻松。
想到这些年来关九曾经猎杀过的无数猎物,丁春花打了一个寒噤,像是顿悟那般,意识到自己从前真的作了一手好死。
黑太陽
从前一直蹦跶得那么厉害,是因为哪怕态度再恶劣,关九也视她为母亲,但自从那一次头脑发热干下了夜晚袭杀的事件之后,丁春花知道,这个女儿是真的不会把她看做是母亲了。
这也意味着,真的惹恼了关九,关九随时都会让她好看。就算不杀了她,暗地里让她摔一跤断手断脚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容易!
俠武大宋 寂寞宇宙
丁春花被自己丰富的想象吓到了。智力好不容易上一回线,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狂奔在死亡的路途中。
悔不当初,可是即使重头再来,她还是会讨厌这个最小的女儿。她生的孩子,她却恨不得她去死。
可是现在,当初那个脆弱地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的孩子,却已经长大了,不单只身强力壮,还头脑聪明,不再像从前那么老实好欺负了,就连丈夫洪爱国,也完全偏向了她。
丁春花神情恍惚,在见到关九拿着一大盘的苹果切片过来时,甚至一瞬间狰狞起来,想要立刻冲过去甩她无数个耳光。
只是在触及到关九凉凉的一瞥后,丁春花理智回笼,立刻站了起来,就像是见到夫子的学生,压根就不敢好好地坐着享受洪小星的安抚。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坐,这里是刚才我跟我妈一块儿弄的苹果块,都吃。是卫国老师从京城里特意寄过来给我的,听说是进口水果,可好吃了。我妈削的皮,我负责一刀切,不是那么均匀,见笑了。”
关九口中说着见笑了,脸上的神情可一点儿都不见笑,反倒像是比从前更加的木呆了。
想起这个孩子受过的罪,尤其是曾经在那个夜晚送过她去医院的洪光,冷眼旁观了这么久,当下第一个伸出手去拿了几块苹果吃了,接下来便是一长串的拉家常式聊天,带动得气氛瞬间热烈起来。
关九有问必答,期间还泡了茶,给各位乡亲都送上一杯热茶。
洪小星见状心里懊恼,怎么刚才忘了这一茬,随后也跟进,讲了许多大城市里的见闻,把气氛炒的更加热烈了,最后客人们意犹未尽的离开,双方都忘了见面的缘由。
关九在客人走后,便把盘子拿了回去,然后收拾好东西,警告式的看了丁春花一眼,这才像是交代那般,表示假期她会在爷爷奶奶那头住。
迷糊嬌妻娶一送一
“至于农忙什么得,就让好不容易回家一趟的二姐发挥发挥,省得村里的人笑话她数典忘祖,去了大城市,回家来连农活都忘了,那不是瞧不起我们农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