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图腾的警告,自然是不可能阻止谢铭四人前进。所以在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众人便接着迈开步伐前进。
本来,谢铭还以为自己等人的前进,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一些阻拦。可实际上,这一路上却是畅通无阻。甚至路上遇到的班图族人,也仅仅是看了他们一眼后,便继续开始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这也算是他先入为主的原因,班图族虽然好战,但也不是见个人就会上去打架。见人就咬的,那不叫人,那叫疯狗。
游戏中关于斯顿雪域的关卡里,之所以经常出现班图族的战士,并不代表班图族战士真的会成群结队过来找你干架。他们又不是没有事干,怎么可能闲到那种程度。
不要忘记,在第二次雪色战役当中,他们班图族甚至被德洛斯帝国打到了自家的圣域当中。80%的班图族族人都在那场战斗中丧生,又怎么会随便挑起战斗?
哪怕经过了这段时间的修养,恐怕班图族现在的总人数也不会超过十万之数,年轻力壮的青年班图族更是不到总人数的一半。
事实上谢铭几人一路走来,遇到的班图族人都是五六十岁的大叔阿姨,基本上看不到15-30岁年龄段的年轻人。倒是有许多10岁以下的小孩子,在帮着大人干活的同时,睁着大眼睛十分好奇的看着他们这几名外来客。
这也是当然的,在严重缺乏战力的情况下,班图族的年轻人们肯定是进入到了雪山更深处去进行训练,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帮着做杂事?
虽然一路上有着不少目光盯着谢铭四人,但好在这些目光都没有什么敌意,所以他们也算是顺利的来到了班图族的营地当中。
冷清,暮气沉沉,这是四人对这个营地的第一印象。这不仅仅是人少导致的,更是因为德洛斯帝国对班图族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太深了。
老人们都非常清楚,自己一族人之所以能继续生存下去,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厉害,纯粹是因为帝国太轻视冰龙斯卡萨了。
被视为圣地的圣都被占领,族民找到屠杀,儿子女儿死在战场上,最后获救的原因居然还是那只恶龙?
在这样的多重打击下,又有多少人可以重新振作起来。
不过好在,班图族的脊梁并没有因此被打断。从之前在悲鸣洞穴前遇到的布万加的模样就能看出,接连的挫折并没有让这个部族从此一蹶不振。
魔物娘手冊 星熊勇儀
年轻一代的班图族们正在布万加的带领下,重振着班图族。但这肯定需要时间,至少在这20年时间当中ꓹ 班图族是绝对没有能力发起任何中小型战争的。
话又说回来,被自己的次元流放斩给流放出去的布万加ꓹ 也不知道究竟回来了没有。
要是已经回来的话,那最好还是不要碰面比较好。毕竟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曾经把他们的族长给流放出去的话ꓹ 恐怕营地中80%的人都会扑上来找自己算账。
心里耸了耸肩,谢铭回头看向自己的队友们。
“以班图族现在的状况来看ꓹ 应该是没有那个闲工夫来帮助我们的。所以,我们还是做好自己前往雪山深处ꓹ 寻找囧克和斯卡萨踪迹。”
“现在我准备去那边的铁匠铺询问一下情报ꓹ 你们准备怎么办?”
“那么就分开行动吧。”
诺羽沉吟了几秒后,提议道:“谢铭你和赛丽亚去铁匠铺打探情报,我和诗乃则是去向其他的班图族村民打探。毕竟不同的人,可能会有着不同的发现。”
林正英世界中的武聖
神秘老公你是誰
赛丽亚和诗乃,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
谢铭点了点头:“两个小时后,我们就回到这里碰头。你们若是打探了什么非常重要的消息ꓹ 就直接到铁匠铺里来找我们。”
“OK。”
“明白了。”
诺羽和诗乃回应了一句,便向着旁边正在开垦的农地走去。而谢铭ꓹ 也带着赛丽亚进入到了铁匠铺当中。
——————————
“欢迎光临。”
察觉到冷风的吹进ꓹ 正在教导着弟子的一名健壮中年人回过头ꓹ 随后说道。随后ꓹ 再看到谢铭和赛丽亚的模样后,微微眯了眯眼睛。
如精铁般稳重的声音中ꓹ 也多了些许冷意。
“刚刚听到那群小鬼头说ꓹ 从外面到来了四名客人。想必ꓹ 就是你们了吧。不知道几位来到班图族,是有什么事情吗?”
“啊ꓹ 的确是来办一些事情的。”
看了眼正在铁砧前流着汗的青年和少女,谢铭便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名铁匠铺的主人身上。
“不知道师傅清不清楚,前段时间来到斯顿雪域的一名,蓝拳圣使的情报。”
“蓝拳圣使…..”
總裁前妻
“师傅,他说的是囧克大哥对吧?”
江山一鍋煮 劍道江湖
“巴尔雷娜!”
“有什么关系嘛!师傅你对外来人的成见太深了,不是所有外来人都是坏人!你忘了布万加族长也说过,我们需要多和外面接触了吗?”
少女面对中年人的喝声,有些不满的反驳了回去,随后放下铁锤,脸上挂着开朗的笑容说道。
“你们好,外来人。我的名字是巴尔雷娜,旁边这个一直偷偷色咪咪的看着你的女伴的白痴,算是我的师兄雷诺。而这位是我们两人的师傅,班图族赫赫有名的匠人古古莱恩!”
“不知道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们的名字呢?”
“巴!巴尔雷娜!!谁,谁色咪咪的偷看了啊!”
被少女戳穿的青年瞬间涨红了脸,大声嚷嚷着,但随即就被巴尔雷娜一巴掌给摁了回去。
“你好,我的名字是谢铭。不过她并不是我的女伴,而是我的队友。”
“我是赛丽亚·克鲁敏,见到你很高兴哦,巴尔雷娜小姐。”赛丽亚捂嘴轻笑了一声,随后和巴尔雷娜握了握手。
开朗的人,总是能够让僵硬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巴尔雷娜这么主动的介绍,让铁匠铺的主人古古莱恩只能无奈的摸着自己身上的牛角挂饰。
隱婚老公很神秘
想要区分面前的班图族属于哪个氏族,其实只需要看他们身上的挂饰就能知道。
野狼沃克族的身上,一般会有着狼牙雕饰。野牛图卢斯族,则是真牛角挂饰或者牛角状的装饰。野兔库尼克族,大多都是带着毛茸茸的兔耳棉帽,且长相比沃克族和图卢斯族要清秀可爱的多。
面前铁匠铺的这师徒三人身上,都有着牛角或者牛角状的挂饰。因此可以判断出,他们都是属于图卢斯族的。
班图族的族内婚嫁其实也特别的有意思,虽然沃克族和库尼克族的关系非常不好,但沃克族的男人大多数都会选择娶库尼克族的女性。
而沃克族的女性,是图卢斯族和库尼克族对半开。
事实上,沃克族和库尼克族看不对眼,基本上可以用同性相斥来形容。但对于沃克族男人来说,库尼克族女性还是非常有魅力的。
至于沃克族的女性,在看上自己的目标后就会化身为母狼,发起凶猛的攻势。甚至出现过沃克族女人将看中的男人直接打晕,拖到自己的皮质帐篷中生米煮成饭的现象。
大道爭鋒 誤道者
阿拉德大陆版的亚马逊女战士,正是沃克族女性的真实写照。
侯門逃妃
“既然巴尔雷娜你对他们这么热情,那么你就带着他们出去说吧,不要在这里呆着打扰我铁匠铺的生意。”
古古莱恩摆了摆手,面露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是,真是的。”
将隔热手套和围裙脱下,巴尔雷娜不好意思的对着谢铭两人说道:“对不起啊,千万不要在意我师傅的话哦。他虽然话这么说,但其实还是非常面冷心热的。好几次囧克大哥…..”
極品透視眼
“巴尔雷娜!!”
“糟了!”
看着胡须已经竖起来的古古莱恩,巴尔雷娜急忙闪出了铁匠铺。紧接着,一块冷铁就被丢到了她原来站着的位置。
巫小七靈異事務所 蘇若袖
“…….”
谢铭嘴角抽搐了几下,赛丽亚苦笑。他们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民风淳朴,什么叫做师慈徒孝。
将那块冷铁捡起,放在了柜台上,谢铭苦笑着说道:“那么,我们两人就不打扰了。”
说罢,便和赛丽亚走了出去。而刚刚慌忙逃跑的巴尔雷娜,正靠着一根图腾,朝着两人招手呢。
只能说,年轻人是真的有活力啊。
——————————
“谢铭你和赛丽亚随便坐吧,家里就我一人,我先给你们去热点马奶酒喝,你们这些外来人来到这地方,肯定多少会有些不适应吧。”
“啊,不…..”
还没等赛丽亚把话说完,巴尔雷娜就风风火火的进到了里屋去。这让她,只能把那个‘用’字给咽了下去。对于赛丽亚对巴尔雷娜的不适应,谢铭反而感觉比较有趣。
在游戏中,斯顿雪域这地方的NPC可以说是相当的少。除了布万加这个耳熟能详的四剑圣之一,他记得的也就这几名。
布万加的弟弟奥尔卡,爽朗大婶巴尔雷娜,光头的好色大叔雷诺,以及娇小可爱的敏泰。
不管按照如今的时间点来看,敏泰应该还只有五六岁才是。所以在营地里没有见到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没有想到,游戏中的那个爽朗豪放的大婶,在少女时期就已经是这样了。
之所以谢铭对巴尔雷娜这么熟悉,应该还是因为那一句对白。
“有想要的东西就跟大婶说,会便宜点卖给你。”
这种扑面而来的亲切感,真的是让人很难去忘记。可以说光凭着这一句,巴尔雷娜这一角色的形象就被完全塑造起来了。
能够见到自己熟悉的角色年轻时的模样,对于谢铭而言,实在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久等了~”
从里屋中拿着两袋马奶酒走了出来,巴尔雷娜熟练的,架上锅点起火,将马奶酒全部倒进铁锅里。随后,又从衣兜中掏出了几片淡蓝色的叶子丢了进去。
“好了。”
拍了拍手,巴尔雷娜一屁股坐到了谢铭和赛丽亚的对面:“应该过一会儿就能喝了。不好意思啊,能拿出来招待你们也就只有这些。毕竟….”
“我们明白,有这份心意对我们来说就足够了。”
“那就好。”
巴尔雷娜盘起腿来:“那么,这段时间里,我们就说说正事吧。”
“谢铭,赛丽亚姐姐之所以来到班图族,真的就只是为了找到囧克大哥?”
“为什么这么问?”
谢铭忍不住挑了挑眉毛,有些好奇的说道:“我们的确是受到别人的委托,所以才到这里来的啊。”
“唔…..或许这么说会让你们有些奇怪,但我还是和你们说清楚吧。”
挠了挠自己银色的齐肩短发,巴尔雷娜托着腮帮子说道。
“你们应该清楚,我们班图族的情况吧。对于我们来说,库尼克族的预言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而在距离现在大概一年之前吧,永久冻土中的那只坏龙似乎又有了异动。”
“而这份异动,被库尼克族的大长老给发现了。可当时,族长又不在,一时间大家变得无比焦急起来。但没有办法,该迁徙还是得迁徙,不然大家可真都要死光光了。”
“可是斯卡萨在异动之后,貌似又陷入到沉睡当中。这让着急收拾行李的大家,感到非常莫名其妙。就在这时,库尼克族的大长老又聚合了所有族人,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预言。”
“而这次的预言,却让所有人感到了吃惊。”
“未知的命运即将到来,沉睡的冰之恶魔将会在剑士的刀刃下,回归到它应去的地方。”
说到这里,巴尔雷娜挑了挑眉毛,示意了下谢铭挂在腰间的阿波菲斯。
“虽然预言有些神神叨叨的,但剑士两个字我们还是清楚的。”
“从预言出现,谢铭你可是来到班图族得第一个剑士。你说,这让大家如何不在意呢?”
“……..”
这下子,谢铭可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了。要知道在当时,他可还没做出那么详细的计划。对于邪龙斯皮兹和冰龙斯卡萨,都还没有想法呢。
可就在那时,库尼克族的大长老居然就已经看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怎么可能。
对于预言和命运什么的,谢铭可是从来都不信的。未来是可以改变的,人是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未来的。他,已经多次证明了这点。
但是,倘若有存在,可以观测到未来的分流的话,那话题,就要另当别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