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魔法门开始发光。
越来越亮,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有一股压力从虚空中降临,仿佛有一双巨大的眼睛,在他们的头顶上,盯着他们。
然而他们的头上,只是洞穴层的土壤。
可这并不是错觉,就连安多娜拉都有点紧张地盯着自己的上方,又时不时看着越来越亮的魔法门。
回到三國當王爺
和他们不同,罗兰感受到的压力则是另外一回事。
一股让他十分不舒服的精神力量,从魔法空间门那边传过来。
分成了无数条精神触须,似乎是用精神力在探路。
每个人的精神力‘味道’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安多娜拉的精神力,就是甜甜的,像是蜜糖。
薇薇安的是苹果味的。
大公主丝特芬妮是大约感觉和雪梨差不多。
当然,这也是个人感觉。
有很强的主观性。
而对面伸过来的精神触须,充满了硫磺的味道,甚至还有一股屎坑里的硝石味。
相当恶心。
这里也就罗兰的精神力最强,也只有他能‘看’到这些细细的,仿佛是须绒一样的精神力网。
其它人都没有感觉。
“都退后。”罗兰小声喊道。
看到魔法门亮起来的异像,空中又有古怪的威力,似乎是什么鬼神盯着自己一样,聚宝盆公会的玩家们,早已经是极有警戒心了,闻言立刻快速后退。
安多娜拉没有走,她站在罗兰身后,手放在剑柄上,万一有什么事情,可以立刻保护好他。
風雲修仙路
虽然她也明白,黄金之子死不了,但她就是不想罗兰受伤。
这就像明知道轻微磕伤不会死人,但亲密的人看到了,一样会心疼的道理。
罗兰此时很为难。
正常情况下,想要斩断精神力,只有另一股精神力过去拧断对方的精神丝线才行。
但问题在于……罗兰真的不想用自己的精神力去碰对方。
捕影者 若兮
这就像你看到了坨翔,肯定不愿意用手去碰的道理一样。
只是这些精神触须越来越多,而且还开始在渐渐凝聚,似乎要弄出什么动静。
罗兰很想阻止,这种情况下ꓹ 很明显阻止对方的行动才是正道。
但他又不想用自己的精神力去碰对方那屎一样的精神触须,正在为难的时候ꓹ 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似乎有可以对付精神力的武器。
伸手在自己的系统空间中一探,罗兰把黑色的巨镰拿了出来。
穿越時空來戀愛 八月香
舞了几圈耍帅后ꓹ 再直接切向那些密密麻麻的精神触须。
黑色巨镰很轻,几乎没有重量ꓹ 即使罗兰也能舞得虎虎生风。
这段时间以来,他和安多娜拉学习战镰的用法ꓹ 也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
已经深得快狠准三味了。
这一镰刀切下去ꓹ 所过之处的精神触须应声而断。
就像是用剃刀帮信徒剃渡一样干净利落。
唰地一声,所有的触须都断了,掉在地上,还扭动了几下,然后才化成虚无的精神能量,最后消失于空气中。
斩断这些精神力触须的同时,魔法门那边传来了痛苦和愤怒的吼声。
从声音的洪亮程度来看ꓹ 应该是一个体形相当巨大的生物。
对方很谨慎……先用精神力过来探路。
但可惜,罗兰手上的冥神战镰ꓹ 连灵魂都能切ꓹ 别说区区精神力了。
斩断了对方还收不回去ꓹ 很伤身的。
“对面是什么东西?”安多娜拉有点点紧张。
她感觉到很不舒服ꓹ 勇者血脉的本能告诉她,对面的怪物ꓹ 和她似乎有点渊缘。
这使得她又想起了一年多前ꓹ 迪亚波罗说过的话。
所谓的勇者ꓹ 其实只不过是魔界的叛徒罢了。
而刚才罗兰又说这魔法门是魔界的,所以不知怎么的ꓹ 安多娜拉感觉到有些心神不宁。
罗兰扔下三只魔力蜘蛛,看着它们钻进魔法阵中,说道:“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去看看。”
很快,魔力蜘蛛那里就传来了画面。
穿过魔法门的蜘蛛,出现在一片红色的土地上。
不是沙漠,就是单纯的红土,也看不到什么植物,周围是起起伏伏的丘陵,看不到边际。
天空是黑色的,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星星,大大小小的,光暗不一,像极了密密麻麻,或近或远的萤火虫。
整个世界看起来很荒凉,似乎没有什么生物。
但在不远处,罗兰看到有一只巨大的身影,正在缓缓走着。
它上半身有点似人形,背后有一对巨大的,有点像是蝙蝠翅膀的双翼。
然后下半身有点像是龙身,很臃肿,却又用四条腿走路,还有一条肥肥肉肉的长尾巴拖到地上。
它走路的时候,左右微微摇动身体,罗兰让三只蜘蛛在后边悄悄跟上,然后他发现,这个奇怪的巨型生物,似乎是受了伤,它身体的摇晃是走不稳导致的。
这就是被我斩断了精神触须的魔界生物?
罗兰来了兴趣,它让三只蜘蛛一直跟在后面。
这只奇怪的巨型生物一直往前走,走了一阵子后,空中突然飞下来一个背有恶魔双翼,头上长着羊角,穿着相当暴露,并且有着一双羊蹄的女人!
魅魔!
这形象太经典了。
几乎所有讲述召唤生物,或者讲述男人梦想的书籍中,都会多多少少提到这种魔界生物。
所有术士的梦中情人。
有‘忠贞能干’‘契约时间内永不背叛’两大称号的魔界之花。
到现在为止,玩家中也有不少术士召唤出了魅魔。
但要召唤出这种魔界生物,要的可不仅仅是运气。
还得有实力,和特殊的献祭物。
没有那么简单。
否则翔炎流术士,怎么会去契约一只粪蛆,这不是召唤不到魅魔才不得已为之的事情嘛。
这魅魔挺强的,蜘蛛传回来的画面,是看不到NPC等级的,只是提供一个画面。
但从气息上来看,罗兰估计其也应该是接近传奇了的。
她降落到巨型的奇怪生物面前,说了几句话,然后突然视线看过来,再伸手一指,罗兰就使去了三只蜘蛛的精神印记。
“被发现了”!
罗兰啧了声,他看着这个传送门,想了想,就要退出洞外,然后用大火球术把这里炸塌。
但也就在这时候,所有玩家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系统消息。
‘玩家罗兰解开魔界传送门封印,成功触发服务器既定事件,资料片‘魔界远片’正式上线,同时声望商店正式开启,半个小时后,玩家可以看到声望商店中的货品。’
‘与‘魔界远征’有关的内容,官方不会透露任何资料,具体内容请玩家们自行探索。’
‘罗兰获得‘法兰高级开拓者’称号,增加10点生命上限,25点魔法上限。’
这系统消息,所有玩家都看到了,也包括这些聚宝盆的队友们。
罗兰很无语。
聚宝盆公会的玩家们更无语。
特别是还在德尔邦城待着的查尔斯。
他本意只是想让罗兰做打工人,带他们的公会成员起飞。
结果小计谋被识破不说,现在这任务的后续如此重要,也就是所谓的开门任务,如果是他们公会的人完成,那势必狠狠大涨一波名声,以后招厉害的玩家进来也容易些。
现在成全了罗兰。
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越想越气,他忍不住把自己手中的酒杯狠狠摔在地上。
“妈的,和罗兰交锋,就从来没有赢过。”
酒杯碎成几块。
道格列斯早习惯醒尔斯的晚怒的性格和作风了,他喝了口果酒,说道:“我们两人出身好,这是我们的幸运。而虚拟游戏的出现,也是罗兰的命。我们互相之宰都羡慕不来的。”
“我就是不服气。”查尔斯颓然地捂着脸:“我用尽心思了,甚至忍辱负重,都还是这个结果,上天太不公平。”
“确实很不公平,你一出生就是二代,很多人一出现,家里穷不说,可能还有先天性的残疾,他们找谁说理去!”
查尔斯站了起来:“不和你说了,我感觉你中了罗兰的毒,明明是上等人士,却偏要去舔一个打工人,有意思吗?”
“有意思啊!”道格列斯完全不为所动。
查尔斯摇摇头走了。
同一时间,罗兰看完系统消息后,他暂时放弃了弄塌这个龙穴的打算。
毕竟从资料片的名字上来看,似乎是要用到这个魔法门。
暂且就先留着吧。
他拉着安多娜拉的手,出了洞穴后,撇下聚宝盆公会的人,先传送回到了德尔邦城。
这一回到城里,就看到查尔斯在自己的庄园前等着。
对方见到罗兰,主动迎上来,说道:“大佬,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
“那就聊聊。”罗兰也没有意见。
两人坐下,安多娜拉亲自去厨房里调了果酒出来,放在两人面前。
查尔斯喝了口果酒,说道:“罗兰阁下,一会我就会让人把龙肉试剂的配方购买款送过来。现在我们谈谈其它的事情,比如说,关于这个魔界远征的内容,你知道些什么吗?”
“不清楚。”罗兰摇摇头:“不过从名字上来看,应该是我们玩家远征魔界的游戏内容吧。”
“但也有可能是魔界远征我们!”做生意是要懂得‘笑’的,但此时的查尔斯笑不出来,没有心情:“不管是那种,我们都需要大量的资源和战力。战力的话,大佬你有了,但资源想必不多,这是我们公会的专长,所以我认为大家应该合作,互补有无与长短。”
确实。
罗兰本身战斗力就强,而且拉拢到了罗兰,就相当于有了安多娜拉王后这个超强打手。
另外,可能也能把F6其它人拉过来帮忙。
特别是舒克,一人一龙就能顶一个公会。
但凡有点野心的公会,谁不想招募到罗兰和舒克!
“抱歉,我们F6是不结盟主义。”
“那互相帮忙总可以吧。”查尔斯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我觉得这个资料片,肯定是注重团体活动的。”
“但我们F6也是团体啊。”
查尔斯感觉很烦,这人怎么软硬不吃:“好吧,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肯帮助我们,请尽管说,只要不太夸张,我都可以答应你。”
“没有,谢谢。”依然还是语气平淡地拒绝了。
查尔斯气得站了起来,场面话都不说,匆匆走了。
事实上,不但是查尔斯,几乎所有的公会,都在想办法联系罗兰和舒克。
玩家中没有几个傻子。
‘魔界远征’这词一看就是大事件,应对大事件,自然需要团队的力量。
只要是团队,就需要领头羊。
而此时的论坛中,关于罗兰的讨论度也很高。
狐亂卿心 gl 塵染裳
‘妈的,又是罗兰,烦不烦。’
‘烦你也没有办法啊,人家就是有本事。’
‘个屁本事,就是狗屎运而已,我听说这功劳本来应该是聚宝盆公会的。’
‘啧,聚宝盆有能力解除别人的封印?他们一个高等级的法师都没有吧?’
‘打人不打脸啊。你这么扎心,会失去聚宝盆这个朋友的。’
‘声望商店刷新了,好多装备啊。’
‘我也看到了,还有很多配方,都是顶级的,但需要好多的声望,现在声望怎么有效获取还不清楚。’
‘等罗兰搞清楚不就行了?’
‘总靠别人,你自己没有手啊1’
‘我就喜欢当伸手党,你有意见?’
罗兰在服务器例行停机后退出游戏,刷了会论坛,正要去俞家祖祠那边打坐吸引能量的时候,舒克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到冷饮吧坐坐,有急事。
他立刻就踩着单车奔到了冷饮吧中。
本以为舒克叫自己来,是讨论魔界远征的事情。
结果舒克很神秘的,笑眯眯地拿出了个包裹,然后当着一群基友拆开。
看他这么得瑟,罗兰还以为是什么电子配件之类的玩意,比如说以90为编号结尾的显卡之类的。
结果是一个手办。
而且是罗兰被打得嵌入到城墙中时的情景手办。
名场面再现。
就是上次官方投票让玩家们自己决定制作哪个手办的活动。
这手办一拿出来,罗兰的脸色就青了。
然后基友们笑得眼泪直流,直不起腰。
更要命的是,这玩意的制作相当精良。
罗兰的表情动作,都做得十分逼真。
郁闷了一会,罗兰也只能接受,手办都出了,还能怎么办?
笑了好久,笑得腹肌都疼了,舒克擦着泪花,断断续续的说道:“你知道这玩意卖了多少份吗?”
“多少?”
“我买的时候,官网标明已经卖出四百多万份了,那是三天前,现在估计已经破六百万份了。”舒克又想笑了:“估计最后,能突破一千万份。”
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基友的手办,这么受欢迎。
整个游戏得玩家也才50W,这多出来的几百万买家是怎么回事?
有病吗?
罗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又开始郁闷了,他不得不转个话题:“我们来谈谈魔界远征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