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老丈留步!”
林子里陡然响起话语,背着柴禾的老叟身子猛地一抖,停也不停,直接往前飞奔起来,弄的刚过来的陆良生一行人有些莫名其妙。
好在老头背着柴禾跑不快,陆良生想要追上极为容易,从后面一把拉住那老叟柴禾,“老丈,你且停下!”
呼~~呼呼~~
老叟被强拽停下,大口喘着粗气,回头看是一个面相俊朗,身着青衫白袍的书生,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放下柴禾,一屁股坐去地上,摆了摆手,接连说了几句这边方言,令得陆良生根本听不懂。
袖里悄然掐出法决,牵着一条法线延伸老头的脑袋里,片刻,用着对方的话语,“老丈,在下与同伴途径此处,惊扰你了,给你赔个不是。”
“哎哟,你会说这边方言啊?”
老头擦了擦脸上汗渍,听到亲切的话语,原本还有些悬着的心终于才算放下来。
“你们这几个后生啊,真的能吓死个人,还以为碰到吃人的山魈,深山老林子的,你们瞎跑什么。”
“多有得罪。”
大抵知道老人为何吓得要跑,四周深山密林,忽然钻出这么几个人来,不是妖怪也会当做山上强人,陆良生又赔罪一句,随后才开口问起要问的事。
“不知老丈ꓹ 可否告知我,此处何地?”
老叟打量面前这个书生ꓹ 偏头望去后面跟来的四个,以及一头老驴,和驴背横坐的美丽姑娘ꓹ 有些恼的瞪了他们几眼,起身将柴禾反手提到后背ꓹ 屁股上面一顶,重新背了上去ꓹ 朝陆良生一行人招了招手ꓹ 回头边走边说。
“你们真是胆大,深山老林乱跑,还带着一个姑娘,也不怕害了人家,也是你们运气好,没碰上什么豺狼虎豹,快跟上ꓹ 随小老二走。”
老人穿着草鞋,常年走崎岖不平的山路ꓹ 每一步都很稳实ꓹ 叨叨絮絮的先是数落一番几人ꓹ 之后ꓹ 才想着这处地方,大多数山里人、农人一辈子很少离开生活的一亩三分地ꓹ 多数士听外面来的行脚商说起外面的事ꓹ 老人言语并不丰富ꓹ 但还算能将这方讲出个大概。
“这里原来是宁州…..宁州在哪儿就不知道了,后来又听说外面兵荒马乱ꓹ 到处打仗,然后,宁州就没了,老朽也很久没见到官府的人了,现在这边好多其他族的,你们没事别到处乱跑…..这边走!”
陆良生点点头,跟上老叟,听着对方话语,皱眉细思这宁州在何处,跟在后面的王风忽然轻声道:“国师,宁州就是南中一带,永昌郡和云南郡。”
这一说,书生这才想起,自中原乱了以后,好像确实彻底放弃了这边,难怪一时间想不起来宁州是何处,不过陆良生倒是记得,这边应该还有协州才对。
“国师,协州也有,不过还在北面,离这里远着呢。”
名媛盛寵
“你们四个倒是对各州郡熟悉。”
陆良生忍不住笑了起来,目光转去后面走在老驴两侧的四人,看到国师望来,王风、马流、张倜、赵傥连忙咧嘴堆起笑。
“国师看我等做什么,路走太多了,自然经常看图的,就记下了…….”
这时,前面领路的老叟忽然响起声音。
“诸位,出林子了,前面就是寨子,过去吃点饭食……”
帝凰謀天下
帶著寶寶玩轉末世
老人说笑着转过身来,陡然一阵大风拂过脸上,吹的脸皮凹出小窝移动,待风停下,睁开眼睛,只有几片树叶轻飘飘的划过视野,哪里还有什么书生、驴子。
“哎哟,遇上妖怪了!!”
老头一惊,吓得双腿发软,这才回想起林子里遇上的书生,衣袍干净如新,哪里像什么迷路的人,顿时一掐大腿让自己清醒一些,朝着空荡荡的林子又是抱拳又是作揖。
片刻,背了柴禾转身就朝寨子那边跑,他没发觉的是,刚才背着柴禾都有些吃力,此时跑起来,脸不红气喘,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一回到村里,把砍柴遇到的怪事跟寨子里的人讲出来,但没人信他……
…….
“良生,刚才为何不去那寨子里,说不得还能混一顿饭食,为师可是已经许久没沾米饭了。”
霞光从西面山头照来山腰泥路上,飞鸟拍着翅膀‘噗噗’的飞过一行人头顶,落去树梢发出清脆的啼鸣。
走过伸到山路的树梢下方,陆良生听着林里鸟鸣,回头朝坐在驴头上环抱双蹼有些生气的蛤蟆道人笑道:“师父,山里贫瘠,我们人又多,也没钱财了,总不能亏人家,再则已到了这边,师父还怕吃不上吗?”
蛤蟆道人愣了愣,哼了一声,将头偏开,转去方向。
花都貼身高手
無福消受美男恩
重生逆襲之路 浮世落華
灰姑娘的千億保鏢 渝城莎莎
“为师就说说两句,你以为为师老糊涂了?”
身后四人也不在意一两顿饭,至少现在已经回到大隋境内,心里激动不已,巴不得现在就回到长安,拉上相熟的人,将这大半年到过的西方各国、稀奇古怪的事说上个三天三夜,更何况还是跟国师一起,那关系可就不一般了,到时候说不得还能走上朝堂,取上娇妻美妾,到达常人一生难以到达的巅峰啊。
天色渐渐昏暗,陆良生一行沿途打听了附近城池,摸着夜路终于寻到了一处乡镇,凑合着对付一顿,天一亮继续赶路,不过这次陆良生特意放慢脚步,既然已回到大隋境内,倒是可以领略一番这边风景,看看山水,尤其当地苦涩的茶叶,喝惯了清淡的众人,顿时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随后,又去了名叫洱海的大湖,四个书生站在大石上吟诗作赋一番,陆良生则搭起画架,趁着旭日东升映出一片波光粼粼的景色,着墨画出一幅洱海图。
渴了,俯身捧起湖水轻饮一口,饿了,抓鱼摘果,一路信庭漫步,倒也随意洒脱。
夏日炎热渐渐褪去,满山青翠泛起点点秋黄。
看过了曾经属于中原各朝的云南郡,衙门破败不堪,城中多是南蛮、汉人杂居,维护治安也是当地土目。
‘看来随安那位友人想在此处立国,并不是没有道理。’
看着还算有秩序的街道,陆良生牵着老驴正要离开,忽然停下脚步,偏头看去街边茶肆,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话语,让他微微蹙眉。
“听说舍龙回来了,到处游说各族人。”
“他还想着立国的事?”
“乌蛮蒙氏这一带势大,这里又没汉人官府,如何不敢?”
“不过好像听说,他到处召集人,不像是要立国,反倒像是要打仗……”
“你们别说,我来说,这事儿我清楚!听说是他一个朋友被困在沧澜江那边,他回来搬救兵的…..”
舍龙?
他不是常跟随安一起的吗?
难道要救的就是随安……
陆良生连忙松开缰绳,跨步走进那家茶肆,那正说话的茶客只感视线阴了阴,抬起脸来,就见一个书生站在面前。
“这位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还请告知舍龙现在何处!”
不久之后。
陆良生出来,牵着老驴转去了城外,与原本要去的协州相反的方向,出了城门,蛤蟆道人爬上驴背张望了一下,看去前面的徒弟。
“良生,为师记得好像方向不对吧?协州在北面,这是去东面。”
“没关系师父,问题不大。”
絕世天君 幹鍋土豆片
陆良生笑了笑,转回脸,笑容渐渐冷了下来。
敢抓我弟子……
双袖一拂,带起大风,哗啦啦……四下枝叶狂摇,卷起片片叶子,眨眼间,便消失在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