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如果提起深渊,那么人们往往会联想起无穷无尽、令人窒息的恐怖、极其恶劣荒诞的环境与危险狂躁的恶魔,想起那著名的万渊平原和那仿佛永不停息的血战战场。
因为它本就是科瑞尔当之无愧最恐怖的下层位面,是致力于死亡和毁灭的恶魔的家园,也是混乱邪恶灵魂的归宿之一。
但实际上无底深渊是通过无限的层面、无数的变化,映射出所有丑陋、邪恶与混乱概念的集合,随着盘旋向下的无数层面,最终归结于残暴的极致。
而通向巴托地狱阿弗纳斯的血战战场也不是永远都在无时无刻的战斗,只不过局部战争爆发的频率高到令人发指罢了。
一些吟游诗人在向人兜售捕风捉影的深渊冒险故事时,往往会说无底深渊有666层,这说法也不知是谁最先提出来的。
但实际上真正的层数远多于此,理论上拥有无穷空间的它是无限大的,比传统认知所能囊括的要远远可怕得多。
寵物小精靈之穿越火箭隊
而除了一些知识渊博的学者亦或是曾经真正去往深渊探险还能安然返回的位面旅者,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主物质位面的土著口中的万渊平原,被深渊恶魔们称之为———
帕祖尼亚。
它只是以万渊平原或一千零一密室之宫殿而闻名而已。
那里遍布着被狂风吹扫着的荒地,锯齿状的石山在成群的有翼恶魔遮掩下忽隐忽现的,在过去无尽的岁月里,一轮令人感到压抑的红色太阳使整个层面沐浴在酷热的高温和刺目的日光下,偶尔有乌云遮蔽在平原上,隐藏了潜在的危险,遍布在此层面的各处的巨大深坑直插入更深处的恐怖层面。
而其中位于帕祖尼亚一条触目惊心的大裂缝则格外显眼,它被深渊恶魔们称之为———大深渊。
传言在奥比里斯恶魔时代,这些无底深渊最初的恶魔住民大多选择留在万渊平原,然后暗中对通往更低层面的传送门深坑进行调查。
但某些恶魔则更喜欢一种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他们鼓动了一次‘精心策划’的魔法工程:
试图挖掘出一条深入无底深渊表面的隧道。
结果喜闻乐见的引发了一场空前可怕的大坍塌…
備選佳夫 丹寧
那场灾难动摇了整个无底深渊,十二名身为始作俑者的奥比里斯领主全部嗝屁。
但随着烟尘的消散,一条似乎向下无限延伸的,犹如洞穴似的裂缝显露了出来。
随着恶魔们对这条巨大而辽阔的裂口的探索,就发现无数天然的空间裂缝分布在它那悬垂陡峭的岩壁上。
它们是天然的传送门,并且每一个都通往无底深渊不同的层面,只不过有些‘门’是双向的,有些则是单程票,附赠熔岩火葬或是冰川天葬的那种,因此没有若是没有一份大深渊的地图,在这些门里乱窜无异于自杀。
标记大深渊的地图与记载了其中无数传送门的日志常见于格拉兹特的市场与位于帕祖尼亚的堡垒断域。
寵妻無度:BOSS老公惹不起 東雪影竹
嗯,据无数恶魔与位面旅者的血泪控诉,来源于后者的要比前者那个堪比魔鬼的坑比要可靠的多,但也没有哪个是完全正确的。
毕竟恶魔出品,靠谱程度可见一斑,风险自担。
但即便它们如此凶险,奥比里斯恶魔喜爱大深渊中的传送门依旧胜过分布在帕祖尼亚表面上的那些,断裂的桥梁与荒废的高塔横跨大裂缝并紧靠在它的峭壁上,象征着奥比里斯恶魔们在此地的远古殖民。
由于这条垂直隧道被认为是无限延伸的,因此大部分位面旅者将其归类为无底深渊的独立层面,并称这一地区为无底深渊第4层———大深渊。
虽然奥比里斯恶魔曾经就大深渊的使用达成了协议,但塔纳厘恶魔却不能忍受这样一个合作。
某些恶魔领主,特别是变幻女士阿尔蒂娜诗,由于她的钢铁要塞紧挨着这条垂直隧道位于帕祖尼亚的裂缝边缘,因此常年宣称大深渊的众多延伸是自己的领域,但本层的无限深远使得这种宣称根本没有丝毫卵用,额,可能单纯的恶魔之卵都比这有用。
这些互相竞争的恶魔领主倾向于派遣部下来看守特定的传送门,而不是他们所关注的辽阔区域,但无论如何,很多天性混乱的恶魔们还是无法控制自己那胡来的双手不去袭击他魔。
因此这个层面也就成为了另一个辽阔无边的战场,在这里行走的生活的话,最大的危险就来自于头顶的高空抛物———战斗时坠落的断岩碎片和被杀恶魔陨落的尸体,当然也有被其他恶魔扔下来的倒霉蛋。
可不要小觑了这里高空坠物的威胁,由于空间的纵深与各个传送门之间的重力絮乱,重力加速度与极限匀速在这里根本不适用。
可能一颗坠物在幸运的经历了漫长的落差后,速度将会堪比星球轨道上的太空垃圾。
一颗还未凉透的恶魔脑袋很可能砸出主战坦克炮弹的爆炸效果,牛顿老师看了都要忍不住揭棺而起。
而此时还没有多少活着的恶魔知道的是,某位人类施法者已经带着自己的爱人和一批特殊的领民们在这大深渊的某个阴暗的空腔层面悄悄扎下了根来。
并且这一住,就已经十年过去了…
他们正是当初按照李维的安排,通过传送门悄然偷渡到深渊的加尔文一行人。
这里原本是最早发现深渊触手的地方,但随着加尔文的天国套装越卖越火,甚至被一些不法走私商贩几次转手至其他位面后,这个层面的深渊触手都快被抓灭绝了,只能依靠定期停猎和食物投放,才留了一点可怜的死剩种下来。
而长达四十六年的抓捕,也让这些原本令恶魔们谈之色变的深渊触手竟是渐渐开始惧怕人形生物。
深渊触手的大范围绝迹,就让这个空腔层面成了驻扎深渊的一个绝好的选择。
这个空洞层面的环境有些类似于主物质世界的幽暗地域,虽然光线昏暗,却有着相对丰富的苔藓、有毒藤蔓还有些喜阴的深渊生物。
所以无论是身为人类的加尔文夫妇自身,还是身为恶魔的艾黎,亦或是她的坐骑红龙胡恩达,还是那些相较脆弱一些卡文斯鼠人们,都相对容易适应下来。
但即便如此,在最初的第一年里,那批跟着加尔文一同来到这里驻扎的卡文斯鼠人们也因为各种原因死掉了大半。
有些死于啃食有毒植被,有些死于失足坠落深坑,有些死于拾荒时的高空坠物。
可细纠起来,它们绝大部分…死于深渊的侵蚀,也可以解释为深渊版的‘水土不服’…
就如同著名的塔那厘恶魔一样,除了最初一批被混沌之后与一些奥比里斯对凡人灵魂邪恶转化出的塔那厘恶魔,几乎后续所有的塔那厘恶魔都是邪恶的灵魂或者邪念被深渊污染后形成的。
它们会蜕变成恶魔幼虫,它是恶魔的初级阶段,也是恶魔最爱的食物,最终通过杀戮与相互吞噬逐渐蜕变为最底层的怯魔、罗斯虫等。
相比起脆弱的灵魂,外来的旅者对于这种潜移默化的邪恶侵蚀相对来说相对高很多,短时间只会出现暴躁、易怒、多疑、猜忌等心理负面状况,但时间一长,也容易出现堕化。
也许是卡文斯鼠原本就是偏向中立阵营的混乱生物,又曾接受过加尔文的‘天国大法好’的洗礼,所以心灵层面上反而具有较高的抗性。
它们中绝大部,是死于身体的异化蜕变,但根据加尔文的观察,这些存活下来的卡文斯鼠,它们中大部分都出现了掉毛、秃顶、牙齿与爪子变得更加尖锐,明显变得更加适应深渊环境。
而在那最开始的时间里,加尔文同样无暇他顾,在确认了这片空腔层面没有过高的威胁源头后,加尔文就掏出了那具被李维戏称为‘白金之星’人形构装体,花费了近十个月时间,利用《冥想祈祷法》终于顺利从自己的灵魂催眠分裂出了那具被卡文斯鼠负面信仰‘污染’的邪恶人格出来,将其塞进了具备抑制器与元素晶核驱动的构装体中。
那一刻,仰躺在装甲车病床上面色惨白的加尔文,默默看了一眼紧握着自己的手、神情激动而复杂的妻子。
颇有种自己和维娜身份倒转,然后怀胎十月终于生出来了的荒诞感。
而更荒诞的是,就在他刚‘分娩’不到十分钟,就不得不与自己刚生出来的‘熊孩子’干了一架…
偏偏单凭他和维娜居然还干不过!
若不是出门溜红龙却依旧吃不惯深渊特产的艾黎赶着饭点回来,恐怕他加尔文就要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干死的施法者了。
他和李维都犯了一个常识性的致命错误。
既然是共享记忆的另一个人格的自己,那么既然他知道构装体抑制器的控制方法,那么另一个自己自然也知道…
好在加尔文与维娜都是一名合格的学者型法师,经过维娜的改造调试,加尔文总算能够完全控制那台构装体了。
成功控制下来的构装体,在经过与维娜的商议后,加尔文最终将这位邪恶的‘自己’,称为———
达尔文…
意为…进化。
也代表着加尔文对那些卡文斯鼠人的殷殷期盼。
道嶽獨尊
而这些卡文斯鼠人也没有辜负他和李维的期待,虽然初期的水土不服让他们鼠员大减,但残存下来的卡文斯鼠人却在卡文尼斯等鼠人首领的带领下,依旧坚定执行了他最开始的命令:
即在这一层原本属于深渊触手的巢穴谷地,利用石头垒筑起了一座石崖哨岗,并组织起了一只巡逻哨兵。
以它们目前的实力,以绝对局部数量优势解决一些误入其中的怯魔、嗜魔、潜魔、夸塞魔基本都不在话下。
碰到暴魔、狡诈魔、火焚魔这类的存在,卡文尼斯等鼠人首领不在场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惨重伤亡。
一旦碰到魅魔或是狩蛛魔以上的存在,就只有卡文尼斯、奎托、崔斯特他们三鼠以上亲自出手才可能解决。
若是不幸碰到了弗洛魔、血狮魔、狂战魔、迷诱魔、判魂魔这样的强大存在,就只能依靠艾黎、胡恩达乃至他和维娜进行救场才行了。
在成功分离出达尔文之后,加尔文就不再压制自己,水到渠成的以灵能术士之路踏入了属于自己的传奇天命。
同一时间,身处构装体内的‘达尔文’则在海量鼠人信仰之力的加持下,径直冲破了传奇大门。
但由于没有点燃神火成就半神的相关知识与仪式,‘达尔文’依旧只能算是一位传奇,还是比较水的那种。
因为走的是卡文斯鼠信仰神明的道路,所以‘达尔文’未能觉醒加尔文身为灵能术士的灵能施法专长。
这也就意味着他既不是能够使用部分神力的半神,也不是一名传奇灵能术士,甚至没有任何战士方面的相关知识。
一切都只能从头开始。
帝少獨愛小魔妻
不过那一天,也意味着李维麾下又同时诞生了两位新的传奇:
加尔文和达尔文。
它们一体两面,善良与邪恶并存。
超武升級
这个消息传到李维耳中时,据说那位银龙领主的笑声回荡在整个米纳斯提里斯的上空,久久不绝。
戏言泽兰迪亚,从此算是多出了一位教皇撒加了。
加尔文当然不可能知道撒加是谁,也没听说过来自蓝星的圣域传说,更不知道某一代人曾经一度被红白机双子座撒加光速拳与异次元空间所统治的恐惧。
但即便已经算是拥有三位传奇战力的加尔文依旧没有选择冒进,因为在恶魔领主扎堆的大深渊里,传奇,只不过是初步具备了深渊旅行的资本而已。
这十年里,一众斯卡文鼠人在这片隐蔽的空腔岩层内用着当年幽暗地域的办法种植从泽兰迪亚带来的蘑菇和农作物种子,遗憾的是,除了异变的蘑菇田,其他的作物无一例外全部枯萎了。
除此之外,加尔文夫妇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让卡文斯鼠们在冥河里打捞魂灵了。
它们是从物质界死后顺着冥河飘荡而来又尚未被无底深渊完全同化的灵魂,变成了叫作魂灵的祈并者。
祈并者有着苍白的皮肤,残忍的利爪,锋利的牙齿,稀松的头发,及惨白的眼睛,最令人作呕的是还可以看到许多蛆在魂灵浮肿的肉身中穿梭蠕动。
那些‘蛆’就是深渊意志侵蚀的实体显现,一旦这些蛆虫吞噬完了魂灵的养分,就会破体而出,成为深渊里随处可见的恶魔幼虫。
而加尔文吩咐那些卡文斯鼠做的事情,就是将魂灵从冥河垂钓而出后,将里面的蛆虫全部剔出再一同送到他那。
嫡女弄昭華
他想试试能否利用自己的灵能重新唤醒已经死去的人格…哪怕只是一部分。
但很遗憾,迄今为止,他都失败了。
可第十年的某一天,他突然发现,卡文斯鼠人带回的魂灵越来越少了。
他当即恍然,这绝不是卡文斯鼠人们偷懒了。
而很可能是…冥河的上游…
真的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