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七章 天子傳召閲讀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村长的子孙们起了争执,互相敌对,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两个巡捕押着俘虏上来了。
有人指着他们,大声说:“诸位兄弟伯伯,咱们得立刻杀了这两个巡捕,否则的话,大家都要死无葬身之地啊。”
但是俘虏的儿子都拦着不让动。
刚才那人痛心疾首的说道:“你们也不想想,等这两个巡捕脱困了,你父亲还能活吗?早死晚死都得死。现在是他一个人死,还是很多人死的问题。”
俘虏的儿子犹豫了。
其实这人说的没错。
如果他们现在一拥而上,将两个巡捕杀了,那他们的父亲必死无疑。
但是,如果他们选择不杀这两个巡捕,任由这两个巡捕脱困。
那他们脱困之后呢?会不会转过身来,把他们给杀了?
俘虏的儿子心里也有些嘀咕。
但是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尊敬长辈,要以长辈为天,把自己当成地,要懂孝道……
这些东西,从小灌输,根深蒂固,已经长在他们脑海中了。
现在忽然间要让他们彻底摒弃……
他们做不到,万万做不到。
可是不摒弃的话,他们又该怎么办?
一时间,这些子孙都懵逼了。
两个巡捕注意到了这微妙情况。
他们干咳了一声,对这些人说道:“诸位,谪仙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你们主动自首的话,以后定罪的时候,是可以从轻处罚的。”
那些子孙都没有说话,不过心思开始活泛起来了。
那俘虏说道:“从轻定罪……可以免于一死吗?”
巡捕说道:“大概是可以的,毕竟你们刚才想杀我,却没有杀死。”
这俘虏应了一声:“那我主动自首。”
两个巡捕翻了翻白眼,心想:你已经在我们手里了,还自首个屁。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是关键时期,还是不要刺激他们的好。
于是这两个巡捕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好,那你免于一死了。”
这时候,村长的其他子孙也有点犹豫着想要自首,不过一时间没有下定决心而已。
俘虏冲自己的儿子们瞪了瞪眼:“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来自首?”
俘虏的儿子听自己父亲的教训听习惯了,于是低眉顺眼的走过来了。
巡捕满意的看着这些人,冲他们点了点头说道:“恭喜,你们活下来了。”
这些人问道:“那我们的罪刑。”
巡捕说道:“你们杀人未遂,本来就不会死。而且现在主动自首,更加罪减一等了。也许只要打上几下,教训一番就罢了。”
这些人全都开心起来了。
巡捕左顾右盼,说道:“不过规矩还是要讲的,最好给你们上绳子。不过……这里好像也没有绳子啊。”
俘虏的儿子们也积极地帮着巡捕找,不过找来找去,确实没有找到绳子。
这时候,有个巡捕嘀咕了一句:“把衣服脱下来,拧成绳子不就行了吗?”
俘虏的儿子顿时眼前一亮,拍手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跑男之纯情巨星 低空飞行
于是,这些人开始脱衣服。
一刻钟后,这里多了七八个光着上身,被衣服捆住的人。
而且他们是互相捆住的。
巡捕看着剩下的人,幽幽的说道:“你们还不投降吗?”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反正剩下这几个人,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其实这些人内心深处是想要投降的,但是又担心投降过去之后被杀,所以一直在犹豫。
现在俘虏的儿子全投降了,这些人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投降的理由,于是顺水推舟,遵从了内心的召唤。
等他们过去之后,也按照既定的程序,互相用了绳子,把对方绑住了。
绑好了之后,被巡捕押送着向村子里面走。
当他们进入村子之后,两个巡捕很快看到了老牛。
现在巡捕已经把老牛当成自己人了,看见老牛之后,仿佛看到了盟友,腰杆顿时挺直了。
而老牛看到这幅奇景,眼睛都瞪大了。
这两位大人,把村长所有的儿孙都抓了?
没错,确实是所有儿孙,这些儿孙个个都脱光了上衣,被人用绳子绑着。
巡捕简直太厉害了。
一时间,老牛对这两个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本来对于对付村长,他心里还有些嘀咕,现在那一丝嘀咕全都不见了。
人就是这样,让他自己做什么事很难,让他跟风做一件事就简单了。如果前面所有人都成功了,他就更喜欢做这件事了。
老牛急匆匆的走了,他这是通知其他人了。
巡捕也没有阻拦他,知道他要去干什么。
这种事,传播的越广泛越好,知道的人越多越好,巡捕很开心。
他们两个押送着村长的儿孙,到了村子正中的打谷场。
打谷场是晾晒谷物的场所。
面积大,很平整,平时村民就喜欢坐在这里聊天说话,现在更是适合开大会了。
巡捕把村长的儿孙带到这里之后。
那些人还有些不解,问巡捕说道:“大人,咱们怎么来这里了?”
巡捕微微一笑,说道:“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这些儿孙愣了一下,犹犹豫豫的说道:“不应该……去城中审问我们吗?”
巡捕呵呵笑了:“费那个劲干什么?”
这些儿孙又惊又喜:“不用审问了?”
巡捕说道:“那倒也不是,看情况吧。”
这些儿孙有些不安的说道:“那……我们不用审问了?可以回家了?”
巡捕说道:“那也不用着急。”
这些儿孙开始忐忑不安了。
嫡女当
不过,已经被人绑上了,再不安也没有用了。
这时候,村民已经陆陆续续进场了,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审判的时候了。
当村民越来越多的时候,两个巡捕的底气就越来越足了。
羊尾,老牛,等等积极分子,全都站在巡捕身后。
很快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了。
曾经被巡捕指点过的人,一脸斗志昂扬,而没有指点过的人,则畏首畏尾。
其实全村人,多多少少都受过村长的欺负,但是多多少少,也都在村长的胁迫下害过人。
可以这么说,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无辜的人。
所以,他们有点害怕,不知道这两个巡捕要干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要屠戮全村人。
灭村,这种事朝廷干过。
但是一般是有反贼,否则的话,不会轻易屠杀全村。
但是现在这世道,一日瞬息万变,谁说得准呢?
就在村民犹犹豫豫,忐忑不安的时候。两个巡捕微微一笑,冲他们说道:“今日,我们是要诉苦,并不是要审判。”
“审判有罪之人,那是朝廷的事情,我们今日,是要听听大家诉苦,看看大家有什么冤屈,然后汇总整理出来,呈交给朝廷。”
有个胆子大的村民问道:“是诉什么苦?”
巡捕淡淡的说道:“什么苦都可以说。每个人都可以说,每个人必须说。”
有人犹豫了一会,小心翼翼的说道:“去年遭了旱灾,粮食减产,我吃不饱饭,只能用草根树皮充饥。”
“有一次吃到了一块树皮,苦得要命。这算不算?”
巡捕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算的。不过我好奇问一句。全村只有你遭了灾吗?”
这人说道:“那倒不是,所有人都遭了灾。”
巡捕又说道:“那是所有人都在吃树皮吗?”
这人说道:“那倒也不是,譬如村长一家就没有吃树皮。”
巡捕好奇的问道:“为何村长不用吃树皮呢?是树皮不合胃口吗?”
这人干笑了一声:“村长比较富裕,家里面田多粮多,自然不用吃树皮了。就算闹上三年饥荒,他也有吃的。”
巡捕哦了一声:“原来如此。不过……为何他家中的田多粮多呢?”
村民愣住了。一时间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村长,是他们村子里最富有的人,一直以来,大家都接受了这一点,再也没有往深处想过。
这个……为什么田多粮多,这还有为什么吗?这不就是正常的吗?
巡捕笑呵呵的说道:“是不是灾年的时候,他们趁着你们没有粮食的时候,把你们的田都低价买去了?”
“等到了丰年,他们地价上涨,你们再也买不回来了?”
村民点了点头:“是这样。”
巡捕叹了口气:“何其残忍啊,一点都不厚道。”
那些村民有些疑惑的说道:“这就不厚道了吗?这不是很正常嘛?”
巡捕说道:“你们不是同一个宗族的吗?既然是同一个宗族,怎么会落井下石呢?”
这村民愣了一下,他挠了挠头,说道:“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叫做……亲兄弟,明算账。”
巡捕呵呵一笑:“亲兄弟明算账吗?那他为什么又要以族人的名义,处理族中不听话的人呢?”
“向你们索要田产的时候,就是亲兄弟明算账。想要干涉你们家庭事务的时候,就不是亲兄弟明算账了?”
“我请问一句,有谁是寡妇失业,被村长谋得田产的?”
这时候,有个妇人抱着孩子出来了。
她带着哭腔说道:“我便是了。我男人死后,村长就说,我是外人,要将我的田由族中管理,然后将我嫁到别出去。”
“其实我那时候已经有了儿子,田产应该是我儿子的。可是村长偏偏说我这儿子来路不正,不一定是他们村的种。”
巡捕摇了摇头,感慨的说道:“何其可怜?”
这些村民都没有吭声,因为逼迫这个女人,他们人人有份。
巡捕呵呵笑了一声,对他们说道:“今天他们逼迫这妇人,你们不出声,因为你们等村长吃完肉之后,可以喝汤。”
“明天他们逼迫外乡人,你们也不吭声,因为与你们无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后天他们逼迫你们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替你们说话了。这个道理你们还不明白吗?”
“你们多多少少,都有被村长欺负过吧?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反抗吧?”
这些村民都低着头不说话。
忽然间,他们都产生了一种感觉。
今天这两个巡捕,好像是专门来审判村长的。
他们刚刚想到这里的时候,两个巡捕大声说道:“我们今日这诉苦大会,是专门针对村长的,其他人的小毛病,既往不咎。”
此言一出,村民的积极性立刻被调动出来了。
然后,事先安排好的羊尾、老牛等人,全都群情激愤的开始指责村长。
羊尾声泪俱下,说在村长的阻挠下,自己如何如何背井离乡,如何如何过着惨不忍睹的日子。
老牛开始感伤死去的儿子,开始怀念自己的亲人。
这些事情,村民知之甚祥,甚至都亲身参与过。
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对老牛和羊尾无比同情。
于是,他们也同样群情激愤,他们也同样高喊着要杀了村长。
在喊了一阵之后,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村长何在?”
于是,有人向村长家冲过去。
当他们走到半路上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村长家的豪华大宅子。
这些村民更是义愤填膺了。
大家住在小茅屋当中,饭都吃不饱,唯独村长,过得像是皇帝一样。
这合理吗?这正常吗?天理何在?
于是,所有人冲了进去,开始寻找村长。
人生若只如初见 安意如
村长不在,似乎人间蒸发了。
于是大家开始抢东西。
两个巡捕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他们把刀缓缓的抽了出来。
村民有点怕了。
巡捕淡淡的说道:“大秦自有律法,要杀人,还轮不到你们。”
“村长是生是死,应该由朝廷来定。村长家的东西,有多少是抢来的,骗来的,偷来的,应该怎么分配,怎么补偿,那也是朝廷的事情,你们岂能自行抢走?”
“如果有抗命不遵者,那就按照抢劫处理。”
这些村民都怕了,纷纷点头,说道:“是,是,我等知道了。”
巡捕说道:“现在,全村都去寻找村长,看看他躲在什么地方,早日将他抓回来。”
于是,村民们纷纷跑了。
村长没有躲着,村长在听到风声的那一刻,就逃走了。
但是现在,村长遇到了和羊尾一样的问题。
逃离村子,就是漫长的山路,以他的体力,根本走不了多远。
到了晚上,蛇虫鼠蚁一旦出来,更加危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