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討論-600.回來的丈夫(降溫啦,注意保暖)讀書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杨逍说上兴致,开始侃侃而谈:“我大伯给我说了个媳妇,她叫红梳,是以前流落在山里被村里捡回来的一个姑娘,长得可好看了……”
“山里捡到的姑娘,很好看?”徐大冷笑一声,“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不是山妖就是鬼怪!”
杨逍点点头说道:“你真是无所不知,知道我们操弄鬼邪来着,也知道她是个鬼邪。”
徐大头一次在受到夸赞后无法生出喜悦之情。
他知道杨逍是在真心实意的夸他,可他确实无法因此而高兴。
王七麟被他们老是打岔弄的很不爽,催促着说道:“别废话了,继续往下说,她可好看了,然后呢?”
杨逍盯着他发出反问:“你为什么老是关心我媳妇呢?”
王七麟苦笑道:“我没有。”
杨逍点头认真说:“你有。”
“我草,”王七麟无奈了,可他又不能跟个傻子一般见识,只好诚恳的说道,“我真没有!”
“你真有,”杨逍看向其他人,“不信你问大家好,他有没有老是问我媳妇?”
众人纷纷点头,其中八喵点头的最殷勤。
王七麟索性不说话了,他坐下默默的喝茶水。
杨逍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被人说中心事,没脸来争辩啦?”
沉一说道:“阿弥陀佛,你还是继续往下说吧,喷僧跟你说,兄弟,我家七爷老猛了,你别逼他发火,他一旦发火恐怕会砍了你!”
杨逍问道:“他有多猛?他操弄过鬼邪吗?”
沉一一愣,断然摇头:“这倒是没有。”
“以后会有。”谢蛤蟆意味深长的说道。
绥绥娘子拖黑豆:“猪谷里豆,咱们出去,这里面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小孩子不能听,听了会长针眼。”
黑豆勇敢的说道:“豆不怕,让它长!”
绥绥娘子拎着他衣领将他拎走了。
没人管了,杨逍又回归主题:“红梳姐姐特别美,然后大伯帮我向她下媒,把她说给我了,让我也有媳妇了。”
“然后就是三天前么,我娶媳妇了,大伯说我要好好收拾,要精神点,这是人生四大喜!”
胖五一抓住机会表示自己的文采,在人群后头摇头晃脑的说道:“没错,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他如愿以偿得到了赞誉,杨逍看着他说道:“你念过书?你跟我大伯一样,都有文采,可是人家说,还有个人生四大悲,你知道吗?”
胖五一傲然道:“当然知道,久旱逢甘霖,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洞房花烛夜,不举……”
“不对,你说的不对。”杨逍打断他的话连连摇头。
胖五一问道:“怎么不对?”
杨逍说道:“你那不够悲,我的洞房花烛夜才悲,我老婆死了!然后我没有老婆了!”
说到这里他流下了眼泪,蹲在地上悲伤的哭了起来:“我没了老婆,我老婆死了!我哪里知道会这样?早知道……呜呜呜早知道我就不办酒席了,酒席有什么好的?有媳妇才好!不办酒席还能省下钱……”
“别哭了。”徐大看着老大的汉子哭鼻子觉得有点受不了,“办酒席能花几个钱?你省下的钱还能够你再去娶个媳妇?”
“行了行了,换个话题,不说这种伤心事了。”王七麟也劝说他。
胖五一则感叹道:“唉,确实,你这才是人生四大悲。洞房花烛夜,死老婆!”
杨逍抹了把鼻子哽咽着说道:“还还好,也不算、不算很悲伤,我好歹还是把洞房花烛夜给办完了。”
“什么意思?”王七麟又猛的站了起来。
徐大也惊骇的瞪大眼睛:“不是吧?你这孙子不会趁着它还没凉、趁着它还温乎着……”
跪在地上的杨山忍无可忍,叫道:“丧尽天良啊!逍崽,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你以前怎么不与大伯说?”
他们的表情和动作吓到了呆傻汉子,他下意识往后退,惶恐的问道:“怎么了?我怎么了?”
杨山咆哮一声后又反应过来,说道:“不对呀,你没有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呀,第二天红梳死了,我们去看的时候,她是衣衫完整的!”
其他人也点头:“没错,当时红梳大红的喜服都没有脱掉呢。”
“逍子脑袋瓜子不太好,他不懂男女之事吧?他怎么能趁着红梳尸首还热乎着,去把事办了?”
王七麟回想起刚才杨逍扶着桌子做出的下流动作,觉得他或许傻,但不至于不通男女之事。
至于洞房花烛夜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感兴趣,于是接过话问道:“你继续往下说,你是怎么度过的洞房花烛夜?”
杨逍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就是搂着她度过的洞房花烛夜,我寻思,我反正娶了个媳妇,我得把洞房花烛夜度过,要不然大家伙会笑话我的。”
王七麟点头,还在等待他继续说,说出村里的诡事。
结果这货不说了,他又开始流眼泪,说自己想要个媳妇。
见此王七麟只好看向杨山问道:“他娶了个媳妇,这媳妇在洞房花烛夜当夜死了,然后你们村里开始发生诡事?发生的是什么诡事?”
徐大接着问道:“红梳怎么死的?是不是被你们逼着嫁给这傻子给逼死的?”
杨山急忙摆手:“不是不是,大人你们明鉴,草民可没有逼着红梳非得嫁给我家逍崽,是红梳看自己年纪大了、门前冷落了,她想找个男人养着,于是草民去找她去撮合她和逍崽,然后她便乐意了。”
“对,我们可没有逼着红梳去嫁给逍子,”跪在杨山旁边的蒋吉福也点头,“是她自己愿意的,草民估摸吧,她肯定是看逍子呆傻,这样她嫁过去后可以掌控住逍子,她能当家,所以才乐意嫁给逍子。”
“这骚狐狸不嫁给逍子还能嫁给谁?”内屋里头一声冷笑,“满村里只有逍子不知道她干的是什么营生,只有逍子愿意娶她!”
说话的是个妇女的声音和腔调,话里话外满是怨气。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样再联系杨山等人之前说的话,王七麟便隐约明白了红梳在连山峒做了什么:
“她在你们村子里做了暗娼?你们都上过她的门?”
难怪提到村里诡事的时候,这群人遮遮掩掩、含含糊糊,原来他们一个个的屁股不干净!
杨山苦着脸说道:“事到如今,草民也就不敢再瞒着大人了。”
“不错,红梳长得标致,又白净又窈窕,我们都对她有意思,可她看不上我们村里的泥腿子!”
“那我们泥腿子也看不上她!”旁边有人不悦的嘀咕了一句。
好看的小說 妖魔哪裏走笔趣-600.回來的丈夫(降溫啦,注意保暖)展示
王七麟看向两人:“嗯?”
杨山苦笑道:“大人,我们的话不矛盾,红梳长得俊不假,可是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挎,这样娘们好看也好玩,可不属于我们村里人呀。”
“我们村里人找媳妇,要的是能干活,能收拾地能养猪,能操持家里会做饭做菜做针线活,还会生孩子!”
“红梳不行,当时红梳流落山里的时候是冬天,受过冻,把身子骨冻伤了,她不能干活也不能生娃,唉,所以也是正好吧,她瞧不上我们村里汉,我们村里人也不愿意娶她。”
“然后你们就各取所需?”王七麟说出推测,“红梳来到你们村里,她不能干活,所以要活下去,只能像你们出卖身体。”
“你们也不必娶她就能在她身上过把瘾,只要给钱就行,对不对?”
一个中年人嘀咕道:“不给钱也行,给粮食给肉,或者帮她家去干活,她是个很有手腕的女人,你看最后她年老色衰了,还知道嫁给逍子当媳妇,让逍子去养着她。”
“给粮食也行?”徐大吃惊的问道,“还有这样的好事?不是,还有这样的事?”
杨山尴尬一笑,说道:“粮食是我们山里人硬通货,其实在我们这地方,钱铢用的真不多,大家伙都是以物易物,粮食最好使。”
王七麟问道:“别扯这些有的没的,红梳怎么死的?诡事与她有关吗?是红梳死后变成鬼了?闹出诡事了?”
杨山摇头道:“不是,唉,其实说起来,这件事真是一件头疼事,这闹出诡事的人家也是个可怜人家!”
“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有户人家,男人叫廖玉春,女人叫廖蒙氏,唉,这廖玉春呀,年轻时候最迷红梳,他一心一意想娶红梳回家,哪怕红梳不能干活不能生崽也没关系。”
“可红梳看不上他!”
“春哥就是个寻常跑山的庄稼汉,红梳想过好日子,她就算想嫁个人家,也是嫁个地主老财,起码嫁给个读书人,读书人有可能考取上功名去当官,她早先只想做官夫人。”蒋吉福说道。
语调有点酸溜溜。
王七麟猜测他曾经也去追求过红梳,然后让人给鄙视了。
杨山再次叹了口气:“唉,反正春崽即使结婚之后也还是迷恋着红梳,隔三差五去给红梳家送粮食送菜,帮她去忙活地里那点活。”
“廖蒙氏受不住这气呀,她跟春崽总是打架,后来见自家男人一直痴迷红梳,索性不给他廖家生娃,怀了娃子也会偷偷吃药打掉!”
一行人倒吸凉气。
“这娘们够狠心。”徐大咂咂嘴。
谢蛤蟆皱眉道:“无量天尊,廖玉春所做所行实在过分,廖蒙氏不愿意给他留后,老道倒是理解。可是这廖蒙氏不让他睡不就生不出娃来了?为何还让他睡?”
“既然被他睡了有了娃,却又把娃子给打掉,她有没有想过投胎在她肚子里那条命会多绝望?”
老道士摇摇头,自认已经有了想法。
但他没有急着把这想法说出来——山路太崎岖,赶车需谨慎,否则容易翻车!
杨山说道:“廖蒙氏起初是想用孩子拴住廖玉春的心,结果拴不住,她也是绝望之下才这么干的。她也后悔呀,她后来也想要娃娃,可是要不上了,只能养猫养狗,养了许多猫狗……”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王七麟怀里的八喵和身边的九六,果断换了话题:
“总之因为红梳,廖玉春和廖蒙氏日子过的乱七八糟,大概一个月前红梳有心想要找个人家给嫁了,其实她想嫁的不是逍崽,而是廖玉春!”
“春崽是个正常汉子,又对她言听计从,嫁给个这样的男人或许过不了好日子,但好歹能过个舒心日子不是?”
“春崽也乐意,可是他有媳妇的,他没法再娶红梳,红梳乐意也不行,廖蒙氏放出话来,红梳要是敢进她家门口,她一定想尽办法弄死红梳!”
“最后春崽不知道咋想的,竟然鼓动红梳私奔!”
“这事没能完成,东窗事发了,”杨山无奈的摇头,“廖蒙氏怎么能忍受这样的男人?她把事捅给了娘家,娘家来人给她出头去追打春崽。”
说到这里,老头脸上露出懊恼之色:“唉,廖蒙氏娘家人很厉害,春崽老实胆小,看见娘家来人就跑。”
“草民当时该拦住廖蒙氏娘家人的,春崽这娃死脑筋呀,当时私奔的信儿让人给捅出来了,媳妇娘家人又来打他,他怎么能有脸活下去?”
“可是没办法,当时春崽做的太过火,我们村子不能偏袒他,要不然以后哪里还有女人敢嫁进我们村子做儿媳妇?”
“草民当时就想,春崽色迷心窍,打一顿就好了,也该收拾收拾他了。”
“可是春崽真是个死脑筋的,他不向媳妇娘家人求饶,就是一个劲的跑,跑着跑着想不开,跳山崖了!”
叹气的声音接二连三。
只有杨逍大吃一惊:“大伯,春哥不是说被红梳伤透心了,然后自己离开村子去闯荡了吗?”
蒋吉福对他摇头道:“逍子你别插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杨山对王七麟说道:“大人有所不知,这廖蒙氏是个好女人,而且很喜欢那个不成器的丈夫,春崽虽然伤她很深,可她还是愿意跟丈夫过日子……”
“这个能看出来。”王七麟点头,“换一个女人早就跑回娘家了。”
杨山沉重的说道:“谁说不是?草民和村子里的老人都知道,一旦让廖蒙氏知道她男人是被她娘家人给逼的跳了山崖,她肯定活不下去,她也得跳山崖!”
“所以我们就跟她说、就骗了她,说春崽面子上抹不开,跑出村子去自己闯荡了。”
“即使这样廖蒙氏也难受,她天天哭天天哭,哭着骂自家男人狠心,骂自家男人不要脸,可她还是天天等着她家男人。”
“我们劝她,村里做主,帮她跟春崽和离,反正她这样的好女人不愁嫁。可是她不肯,她很坚定的说她就等着自家男人,自家男人会回来的!”
“然后,半个月前春崽真回来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山等人纷纷露出怯色。
王七麟说道:“那回来的是不是人?”
杨山斩钉截铁的说道:“不是!春崽就是草民亲自给负责下葬的,当时他从山上跳下去,身子都碎成好几截,还是找了连线师才给他缝起来!”
“结果它回来了,你们说吧,这怎么整?大白天的走回来了!”
谢蛤蟆忽然问道:“大白天的,走回来的?”
杨山惶恐的点头:“对对对,大白天的走回来的!”
“那下葬的时候,有没有出现什么诡事?”谢蛤蟆再问,“下葬的墓穴位置有没有问题?”
杨山说道:“他是横死的,没进祖坟,是在山里头随便找了个地方埋下了。下葬时候倒是正常,一切顺利。”
谢蛤蟆狐疑的抚摸胡须,嘀咕道:“不会吧,你们运气那么好,找到了养尸穴?”
王七麟知道养尸穴的意思,要复杂的解释那真是牵扯到堪舆风水、天地五行,要简单来说则很简单:
养尸穴是一个独特的地方,尸体埋入后不会腐烂,最终会养成僵尸。
是的,当初辰微月就让人给埋在了这么个地方……
王七麟便问道:“那回来的这个廖玉春是什么样子?它身上有针线?它会不会说话?”
杨山正要开口,谢蛤蟆断然道:“这么短的时间回来,还能白天在大日头下走路,那回来的不是僵尸!”
“确实不是僵尸,”杨山点头,“真人所言甚是,他会说话、能吃饭,身上没有针眼,就是有伤疤,他表现的跟个寻常人差不多——不对不对,他表现的直接跟春崽差不多,他的言谈举止啥的,都跟春崽一样!”
蒋吉福接话道:“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廖玉春是个老实胆小的庄稼汉,就会伺候他在山对头的那点地,顶多下套子抓个山耗子、野兔子之类。”
“可是回来后他变了,他不下地去干活了,而且再没去找过红梳,倒是进了村里许多平日里关系不咋样人家的门!”
其他中年人纷纷点头,脸上纷纷露出沉重的慌张之色。
“三天前逍崽娶红梳,他也上过门!而且他上门之后红梳很害怕,偷偷找了草民说,说这个春崽去找她要钱,不给她钱便咒她死、说要杀了她!”杨山说道。
“结果第二天,她真的死了!一身大红霞披,喜服都没脱,就那么死在了床上!”
杨山越说,神情越是沉重。
王七麟道:“廖玉春很显然有问题,那本官先前要查他,你们为何推三阻四?”
杨山苦笑道:“大人,草民没有推三阻四,草民只是想好好招待你们,而且……”
他思索了一下又是叹气:“草民觉得这个回来的春崽虽然有问题,可不像是作恶的妖魔鬼怪,红梳那张嘴信不过的,她最喜欢胡说八道,所以草民不信她的话。”
“最重要的是,廖蒙氏命很苦,她这好不容易过几天好日子,唉!”
依然是重重的叹息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